>>正文

“面条大王”陈克明:30年专注一件事没有做不好的

2015-07-06 15:57 来源: 新华网湖南频道

    

克明面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克明做客新华网会客厅 

    新华网长沙7月6日电(记者 赵伟 张晶)30年前,一次意外,他壮士断指,失去了养家糊口的木工手艺。30年后,思变改行,他走村串巷卖面起家,土房刷广告刷出了十几亿身价。从穷小子到亿万富翁,从农民工到面王,他的经验告诉我们,30年只做一件事,没有什么做不好的,他的成功,是典型的励志故事!陈克明,克明面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日前做客新华湖南会客厅 ,畅谈那些年,那些事。

    新华网:克明面业,中国挂面第一股,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陈克明:我从1984年开始从事挂面生产研究,经过三十年来的奋力拼搏,现在克明面业发展成为国内挂面行业领先的民营食品高科技企业。公司总部设在南县兴盛大道工业园区,拥有河南遂平、延津、湖北武汉、湖南岳阳、成都四川(在建)等子公司,以研发生产挂面为主,产品涉足调味酱、纯净水等食品行业,资产总额达10亿多元,员工2900余人。公司挂面年生产能力达30万吨,销售额达12.2亿元,其产能、销售额、市场占有率均名列全国挂面行业第一。

    新华网:听说陈董当年有一手木匠手艺绝活,在十里开外的乡村都很吃香,名声也不小?计划经济时代,当时怎么选择并不怎么看好,社会也不怎么认同的做面、卖面行业呢 ?

    陈克明:在文革的时候,由于父母是教师,我们家被划分成了“黑五类”,到了1976年,父母和弟弟妹妹都转为吃国粮的公家人,而我因为已经结婚,不符合政策要求,一个人留在农村,学了个谋生的木匠活,因为我对做木匠活感兴趣,做得也认真,不少人都会来找我做木工,那时日子过得也不错。

    1983年,因为一次意外,不慎刨断了食指和小拇指,我不得不放下我的锤子和锯子,结束木匠生涯。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打击。但为了养家糊口,不能闲着,这期间我收过破烂、卖过鱼、卖过菜、收猪胆制“胆红素”,但都没能赚到钱。

    加入做面的行业既是一种无奈之举,也是对市场机遇的把握。有一次在市场上的一家粮店门口,看到十几个人因为听到店主回答只有南县面条调头就走。我不禁疑问为什么本地人更亲睐外地面条,我们南县难道做不出好面条吗?我就有个不服输的劲头,认为没有事情是办不成的,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让南县人吃自己做的面条。

    2001年,弟弟所在供销社不太景气,我妻子就提出和弟弟一起办厂,弟弟以管理入股,股份分三分之一给他,两个妹妹也投了不少钱,由于我们信誉很好,筹集到不少资金,公司厂房也逐渐扩大,产量也上升得很快。

    弟弟陈克忠的到来了对公司产生很大影响,他有20年的商场经验,我就让他负责营销工作。我专心致志地研究产品与技术,专注做面,我们兄弟俩齐心协力,克明面业如虎添翼。弟弟来的15年,公司业绩翻了150倍。

    新华网:听说当时,你用手摇机做面,摇的手都痛了,第一锅面煮出来,都糊了,能讲讲当时的情况和心情吗?

    陈克明:隔行如隔山,学会一门手艺都是需要过程的。最初面条形状都做不出来,再到好不容易做成面条,但煮出的面条又变成糊状,当时这些挫折并没有打击到我的自信心,万事开头难,也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我想我学做木工花费了好几个月,刚开始也是学不好,但最后还是成功了。

    创业是不断遇到困难,又不断战胜困难的过程。为了解决困难,一开始,我就跑去问会做面的师傅,没有正确答案。我就将大厂家的面买回来探查,可肉眼看不出所以然。于是我专门托人从长沙买回挂面制作的书。刚开始不要说里面的一些专业术语读不懂,就是不少字我都要搬着字典慢慢咀嚼。书里讲到,面粉的质量,直接关系到面的成形,好的面粉,会形成弹力更强的面筋。读到这里,我想因为本钱不多,做面的面粉用的都是低档货。用高级面粉一试,就成功了。

    新华网:做面业像木匠手艺一样,要求“精准”,做面肯定这中间有些环节出了问题,当时是怎么解决这些困难的?

    陈克明:做面条每个环节都得精益求精,需要解决的问题肯定不少。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公司通过不断提高科研技术水平来解决这些困难。公司现已拥有50项国家专利,其中发明专利9项。比如,做面加水率高低对面筋生成量和口感直接相关。而我们做的面条与手工面条相差较大,手工面条加水率可以达到50%,而挂面最多可以加到30%。然而加水加多了,就会出现“坠条”。我和员工们想围着机器琢磨,提出了很多种改进的方法,一一试验,最终发现一般的面条设备都是切5段的,我们把设备进行修改,切成4段,也就是短了20多厘米,面条也不会那么容易拉长,加水率就提高了,问题也就解决了。我们为提高质量,减少产量这也是值得的。

    再如,有销售商反映,一些面条经过运输、碰撞后,面条容易断裂。以肉眼观察看上去好好的面条,怎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从原料到配方,从包装到装卸,我一个个做实验找原因,又买来品牌面条,一试验发现也有同样的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天,我在切面机上观察,发现切头与面条接触的一瞬间,有强烈的颤动现象,从而形成波纹传递造成面条表面不均匀,经过运输、搬动等环节,就容易折断。问题找到了,可搞机械改进,对我来说,难度非常大。我和助手一起整天围绕切面机琢磨,吃饭时有时端着饭碗要愣上半天,睡觉了突然想到什么,会马上翻身下床,找来纸笔将灵感画下来。半年多的时间,通过对刀片的一次次改进,面条的波纹现象消失了。面条波纹上的一番折腾后,克明面业的损耗立刻下降了5%。

    这些都让我觉悟到的是:做面的技术似乎很简单,但简单里面含着许多“不简单”。在大家不经意的地方,解决了简单中的“不简单”,才会是赢家。十公里的路,如果说有一米断了,就过不去了,同样,做面细节没做好,公司整体就走不远。

    新华网:苦心钻研,面是做出来了,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物流,以及营销手段,听说你当时是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卖面的,而当时社会各界对生意人并不看好,地位也比较低,认为是投机取巧,当时怎么放下“斯文”,不怕出丑,吆喝卖面的?

    陈克明:1984年,虽然还处于在计划经济时代,但社会逐渐开放化,政府也认可个体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但接受生意人还是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先是我爱人挑着担子,打头阵,回来的时候剩下很多。我迫于无奈,想着老婆孩子还要养,也只能放下身段,亲自上阵,刚开始我只敢到没有人的地方,但一天下来没卖出几斤面,回到家被我老婆说“太斯文”,第二天只好走街串巷吆喝,但还没喊出声,我的脸就红了。

    新华网:如果生存是创业最大的原动力,那么认真是他初始竞争力形成的注脚。做面,曾经是你养家糊口的天职,自己可能也没有想到命运的新一页“认真”翻过来时,产业的梦想又是如何升腾起来的?

    陈克明:这是一个追梦的过程,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动力。第一个梦想为了一家人过上好日子,希望南县人吃上我陈克明的面条,我花了十六七年做到了;第二梦想,希望克明面业一定成为中国挂面行业的领军企业,做一家规范、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标杆性企业,在2012年,我们达成了这个目标,克明成为了中国挂面行业第一家上市的公司;第三个梦想,我们要在未来十年内将企业规模做大,做成百亿企业,把企业寿命做长,做成百年老店,为更多人提供实现人生梦想的舞台。

    一个个梦想的设定与完成,也是克明面业的发展史,从生活的改变到企业做大,再到未来做强,一步一步走在圆梦之路上,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愿景,我会用努力和执着,做一个追梦人,实现“中国梦”。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陈新星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5829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