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刘慈欣谈中国科幻:职业作家少产业化程度低

2015-10-15 09:53 来源: 中华网

《三体》三部曲英文版封面 资料图片

  《三体》三部曲英文版封面 资料图片

  8与23日,刘慈欣的《三体》获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刘慈欣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人。这是“世界科幻协会”所颁发的奖项,是世界最高级别的科幻文学大奖之一。随后,9月12日,中国科幻小说最高奖项“银河奖”时隔16年重回北京举办,刘慈欣获得“科幻功勋奖”。

  一方面,纷至沓来的荣誉,让中国科幻文学摆脱了备受冷落的境遇,迎来了鲜花与掌声。但另一方面,包括刘慈欣在内的不少业内人士不断强调:中国科幻文学的现状不容乐观,未来的发展路径仍在摸索中。用《科幻文学》主编姚海军的话说,“科幻的现实图景可谓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让人喜忧参半”。

  难点一:中国科幻的新生力量很弱

  刘慈欣获奖后,有一位科幻文学编辑乐观地说:“现在中国的科幻已经有了非常好的突破口,就是以刘慈欣的《三体》为开端。”但姚海军却连连摇头,“这个口子打开以后,我们突然发现,后面的兵力很弱、很有限。无法扩大战果,是我们最着急的”。

  纵观中国科幻文学大舞台,除了刘慈欣,这些年也只有王晋康、韩松、何夕、宝树、江波、夏笳、陈楸帆、张冉等名字被反复提及。在姚海军看来,中国科幻新生力量的成长和市场需求之间,还有很大的不适应。特别是职业的科幻文学作家寥寥无几。

  刘慈欣对此也深有感触。他认为与其他类型的作家相比,科幻文学作家需要更多的理工科知识背景,甚至需要较高的学历,而这些人往往有其社会工作,无暇专注科幻文学创作。

  究其根本,问题出在国内科幻出版规模小,难以养活大批专业作家。从2014年来看,原创科幻长篇新书出版量不足三十部,正式发表的短篇也限于两百篇内。

  刘慈欣在参加美国芝加哥星云奖颁奖典礼时,明显感受到中美科幻文学市场的差距。作为美国作家协会的一个内部会议,星云奖现场竟然有近两千名观众,其中超过半数都是专业作家。而中国的“银河奖”却仅有不足200人参会,且其中只有不到50位专业作家。

  但科幻文学作家王晋康相信,科幻文学是最具有未来性的。“凡是在社会的上升阶段,科幻文学都要发展,比如英国、法国、美国。从这个方面来看,中国科幻文学具有发展的动机。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读者和作者,特别是年轻的知识分子和白领走进科幻文学领域。”

  难点二:有影响力的作品不多

  科幻文学作家队伍规模有限,直接导致了长篇作品匮乏。就在刚刚举办的“银河奖”上,主办方公布称:因2014年度国内原创科幻长篇质量普遍平平,缺少亮点,“最佳长篇小说”奖空缺。

  对此,刘慈欣坦陈,短篇创作在有些方面确实比长篇容易一些:

  “首先,某些科幻类型属于创意密集型,一个长篇要有很多创意才能支撑起来,而短篇只需要一个创意。”

  “其次,长篇涉及的知识面更加宽广,需要的资料、信息更多,搜集和写作的难度就更大。”

  此外,刘慈欣认为,有很多写作之外的现实问题,制约着科幻文学从短中篇跨越到长篇。“科幻作者有很多是学历非常高的作家群体,他们的工作都很忙,抽出时间写长篇比较困难。”

  尽管长篇作品缺乏亮点,但姚海军惊喜地发现,2014年科幻的中短篇创作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可喜的苗头。

  不久前,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2014中国最佳科幻作品》,并计划每年都推出这样一本囊括当年最优质科幻文学作品的年选集。姚海军成为该书的主编,并亲自筛选出了一些优秀的中短篇作品。

  “比如张冉科幻大片般紧张刺激的《大饥之年》、桂公梓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金陵十二区》、阿缺试图回归小说本原的《我讲我爷爷的故事》。这一系列作品均展现出作者对故事节奏、悬念乃至细节的良好把握能力。这是科幻小说赢得更广泛读者的关键。”姚海军说,2014年值得关注的此类作品,还包括顾适的《死亡流水线》、江波的《桃源惊梦》、戴露的《医生的冒险》等,它们同样既是科技时代的新传奇,又是传统意义上的好看小说。

  这些优质的中短篇科幻小说的出现,为中国科幻文学带来了新的活力,也奠定了发展的基础。

  难点三:产业化方向仍不明晰

  与其他类型文学发展路径相似,科幻文学也需要通过产业化,壮大、发展自身。但问题不容回避。

  “奖项,是类型文学产业化过程中的重要元素。如果这个类型都没有权威的奖,很多市场操作就会缺少支撑。”姚海军提出。

  目前,中国科幻文学最高奖项“银河奖”,是由著名科幻杂志《科幻世界》发起并主办。尽管《科幻世界》已经创办30余年,在业内拥有足够的影响力和群众基础,但姚海军认为,“银河奖”仍有其缺陷。因为主办方《科幻世界》是一个企业,不是一个行业组织。

  姚海军认为,如果想让中国的科幻产业获得更大发展,要以更高的视角做这件事,比如创立更权威的奖项。

  此外,中国科幻文学的产业发展路径不明确,是另一个阻碍。作为世界科幻文学的“领头羊”,美国已经完成了产业升级,其利润中心已经从出版转移到了影视、游戏等领域。而中国科幻文学依然处于以出版为中心的阶段。

  姚海军粗略估算,中国科幻出版的产业规模目前约有1亿元人民币。但如果明年《三体》电影上市,带来的产值可能会是整个中国科幻文学出版产值的几倍。

  尽管产业化看起来很美好,但对于创作的反哺未必全然理想,甚至可能会带来行业的浮躁。但姚海军认为,产业化是必由之路。“如果这个类型不能向其他领域延展,就无法获得发展。怎么写出好的作品,这是作家要解决的问题。而对于出版者来说,要把好作品进行更广泛地推广,就必须要推动产业化发展。”(记者 李苑)

  (责编:chico)

[责任编辑: 陈新星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21116829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