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专访】湖南省交通厅厅长刘明欣谈“治超”

2016-01-26 09:28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这些问责措施具体是怎样的,又起到了什么作用?

    刘明欣:对于未完成目标任务的市州,我们的态度是十分严肃坚定。为督查他们切实落实相关治超措施,我们省交通运输厅明确3条具体问责措施:第一,一律不参加全省年度交通发展目标考评,取消其年度目标管理奖金分配资格;第二,暂停其交通项目资金拨付和所有项目申报审批;第三,以省厅名义正式致函当地市州政府,建议对市州交通局长、公路局长、治超办主任的年度考核评定为不称职。

    治超与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和人身安全息息相关,是一项十分重大、意义深远的民生工程。就像14年的“7.19事故”,驾驶人未取得道路危险货物运输从业资格证是一个方面,同时我们应该对这个超载问题高度重视!如果当时严格按照规定转载运输,驾驶员也是符合条件的,也许就不会造成这么重大的事故,50多条人命啊!治超是保护交通发展成果,也是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更是维护全社会共同利益。它不仅是交通公路部门的职责,也是各级政府、各相关部门的共同责任,需要得到全社会各个方面的理解和支持。这一点我们一定要引起高度重视!

    新华网:在公路治超工作方面还存在哪些困难或问题?又是如何应对的?

    刘明欣:我省公路治超工作虽然取得了阶段性的突出成绩,但我们对治超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和反复性要有清醒的认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省公路治超工作方面还存在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部分市县的马槽车还比较多,虽然马槽车不等于超载车,但是存在超载的隐患,必须坚决消灭马槽车;马槽车的治理特别特疼,因为很多车辆买回去后机主可能回去自己加高,这样就增加它的载货力,但是对于公路的压力是十分大的。我之前就看到过一个马槽车司机改造后,需要搭梯子才能下来。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不把公路压坏,看着就让人心痛。这压坏的马路都是老百姓的钱啊,如果只顾着修路,不去治超,到最后就等于把百姓的钱扔进大海。尤其是高速公路上,对此我们采取行政和经济手段相结合。严抓严惩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了解到很多超载的司机主要目的就是拉货赚钱,所以我们采取经济的手段去整治遏制。目前我们仍然还是采取按路程收费,不过超载后每吨按四倍价钱收费,这样的“超载计重收费”的办法让他们没办法赚钱,也是一种控制手段。

    二是已割掉的马槽车还有可能死灰复燃,再安马槽,必须严密监控,保持打击的高压态势;如果这一个方面我们不做好,就是对于老百姓的不负责任。比如,沪昆719事故,当时肇事车辆核定载货量1.58吨,实际装载乙醇6.52吨。这个超载就很严重,载重大了当时发生事故车子根本刹不住车。最后酿成可怕的悲剧,我们不得不引起重视!

    三是源头治超工作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源头治理十分重要,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否则问题永远层出不穷。

    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都是采取第三方来检查,这样既能达到客观公正,又能树立我们政府的公信力。你一千份调查,只要达到八百五十份就算合格。否则就通报批评,再差就直接追责。对于公路治超一定要严格,否则下面就拿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当儿戏!

    新华网:未来在公路治超方面,我们交通厅2016的目标是什么?又会采取什么具体措施来实现这一目标?

    刘明欣:2016年,我们要把普通公路超载率稳控在0.3%以内,这是目前我们最基本一个目标。

    围绕这一目标,除了采取已有的行之有效的措施外,重点是要加强科技治超、精准执法和源头管理。我认为最主要是要抓好以下三件事:第一、建立健全省、市、县三级网络监控平台;第二、有计划、有步骤地安装不停车预检系统,完善路网监控。这要和各市州和县市的智慧城市、天网工程、交警卡口等结合起来,做到尽可能节省投资,信息共享;最后一点,是要求重点源头企业,比如矿山、水泥厂、砂石场、水泥搅拌场和重点物流园,安装称重地磅、门禁、IC卡管理系统等源头监控设施,并实现与监控平台对接,还要研究乡镇治超的问题。通过这些办法,使得治超工作落到实处,进入一种新的常态化。(完)

   上一页 1 2  

[责任编辑: 陈新星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2111789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