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年多次出现“蒜你狠” 山东不少蒜商成千万富翁

2016-04-18 14:32 来源: 潇湘晨报

53561460918946125.jpg

4月15日,长沙马王堆蔬菜市场,毛云海守在他的大蒜摊子前。图/潇湘晨报记者谢长贵

  4月15日,毛云海守着他的大蒜摊子有点打瞌睡。一个星期时间,大蒜收购价从4块7回落到3块6,他9号囤的大蒜还剩最后几车,因此他要赔10多万。

  毛云海,32岁,外号“眼镜”,马王堆蔬菜批发市场6大蒜商之一。市场每天向外供应50吨到100吨大蒜,基本出自这6位老板之手。毛云海是其中佼佼者,多的时候一天销售过20吨。

  不过,眼下这几车大蒜对他来说不算了不起的大事。今年1月以来,“蒜你狠”卷土重来,光在马王堆菜市场,毛云海就赚了近30万元。加上老家的蒜球生意,他入账近200万。

  产量下降、市场供求是这波“蒜你狠”行情的决定性因素,但其中也不乏投机者的推波助澜。

  在千里之外毛云海的老家,有“中国大蒜之乡”称号的山东济宁金乡县,因大蒜暴富的老板比比皆是,“一夜之间成为千万富翁”,毛云海伸出一根手指。本报记者王欢长沙报道

  蒜都形成

  这里控制着中国大蒜行情走向

  在马王堆菜市场,6位大蒜批发商有4位来自山东济宁金乡县。金乡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盛产大蒜,有“大蒜华尔街”的称誉。

  毛云海说,中国的大蒜产地主要集中在山东金乡、临沂、莱芜,河南中牟、开封,江苏丰县等地。土壤不同,蒜的品质和产量都不一样,“金乡蒜质量比较好、产量高,亩产可达2500斤,而其他地方就只有1500斤到1800斤左右。”

  毛云海的家乡一开始并不种植大蒜,12岁那年,县里来了一位叫万山麓的东北老板,投资几百万元鼓励农民种大蒜,县里家家户户都将麦子田改种了蒜。神奇的是,这一年他们迎来了大丰收。

  此后,大蒜成了这片土地的主人。每年国庆节,农民将蒜球入土,来年的五一劳动节前后收蒜薹,约18天之后,蒜球成熟,农民将其烘干晾晒后出售。

  大蒜收购商来到居民家中,开始回收蒜球。在此之前,为了囤到更多蒜,他们往往很早就与农民签订合同,甚至“包地”争取蒜源。

  “基本上,炒蒜贯穿大蒜生产、入库、销售的整个周期。”毛云海说。

  收购商以较为低廉的价格从农民家里收到蒜球,之后将其存入冷库,大的收购商一次性可囤到几百上千吨。因为大蒜的保鲜期可达三年之久,这无形中加大了收购商们的囤货周期,使他们可以更加灵活地调控、炒作供求市场。

  在金乡县,这样的大收购商有5个,他们熟悉游资炒作,彼此合作,互相抬高大蒜价格之后再集体抛售,赚得盆满钵满。

  “往往一批蒜还在冷库,就被转手好几次,价格加了几道了。”一位来自金乡县的蒜商说,“炒蒜”成为金乡县的一种现象,不是秘密,也不新鲜。

  如今,金乡及周边几个县市的大蒜种植面积将近200万亩,占中国大蒜主产区产量的一半以上,库存量更是超过六成。在这里著名的南店子大蒜交易市场,每年,来自全国各地的蒜商聚集于此,倒买倒卖大蒜,控制着中国大蒜行情的走向。

  炒蒜出现

  大肆收购、囤货两年赚了1000万

  2000年,毛云海16岁,开始接触大蒜生意。他和哥哥入股了老家一家蔬菜公司,哥哥最开始被派驻到长沙马王堆蔬菜市场,专门做大蒜分销,而毛云海辗转上海、浙江、四川等地,也是做大蒜销售。

  毛云海印象中,2003年非典那年,大蒜迎来第一次“畅销”。因为民间流传大蒜抗癌、消毒,大蒜供不应求,两毛钱一斤收进来,两三块卖出去。

  “假设有老板囤了100吨大蒜,也就是20万斤,一斤赚2块,他就赚了400万元。”毛云海说,在金乡,事实上,很多囤蒜的老板远远不止这个数。

  巨大的收益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大蒜暴跌,生产成本1.2元/斤,储存费0.15元/斤,但市场上最贵品种的大蒜也卖不到1元/斤。在马王堆蔬菜批发市场,蒜球批发价格为0.925元/斤,“低得不见底,蒜农和贸易商亏损严重。”

  “这种情况下,会产生一种现象,就是来年新蒜产量肯定减少。种蒜的农民有个特点,今年蒜价涨,明年就种得多,一跌又种得少了,而这正好给炒蒜的人提供了空间。”毛云海说。

  金乡县有个姓傅的大老板,从2008年秋到2009年春,四处调研,所到之处,从蒜农到贸易商没有一个看涨。但是他坚信大蒜一定会暴涨,他大肆收购、囤积大蒜,等待良机。

  果然,短短两年后的2010年,由于农民大量缩减大蒜种植地,加上新蒜生长不好,供不应求,基本面急转直下,库存里老蒜被抢购一空。没过多久,大蒜价格翻倍往上涨,从1毛涨到5块,翻了50多倍,不到3个月的时间,傅老板用30万赚了1000万。

  跟傅老板一样“赌”赢了的,很多一夜间成为百万、千万富翁。多位金乡籍蒜商透露,作为产量占全国总产量60%以上的中国“蒜都”,金乡县不乏资金过亿元者,实力在百万以上的中等贸易商更是普遍,“炒蒜”在这里成为财富和一夜暴富的代名词。

  这一年,“蒜你狠”这个词汇开始广为人知,老百姓直呼“吃不起大蒜”,“满嘴大蒜味,就是在炫富”。

  蒜价再涨

  今年这轮蒜价催生不少千万富翁

  也就是在2010年,毛云海取代哥哥成为长沙的分销商代理。此后,2012年、2016年,都是大蒜的利好年,毛云海都有经历。

  “2012年,大蒜卖疯了。”毛云海说,从蒜商的角度看,有时候并不是高价才赚钱,要综合回收价、销售量等考虑。2012年,马王堆的大蒜批发价格为2.61元/斤,这是批发商们普遍喜闻乐见的价格,“2块到3块,大蒜是最好卖的,因为这个价格不高不下,吃得人就会特别多。”

  当时的蒜米价格是120元/袋,毛云海卖了198车,一车5万斤,获利逾百万元。

  为什么价格低也会导致大蒜不好卖?毛云海说,“因为消费者都有一个心理,太便宜就反而不吃了,太高又吃不起,所以这中间有个平衡。”毛云海说,除了大蒜,其他蔬菜也是如此。

  毛云海的印象中,经历过2012年的高峰期后,2013年、2014年,大蒜行情又跌入谷底,“可能受大环境影响,餐饮不景气,大蒜行情就很低迷,直到2015年才有所好转。”

  所以2016年的这波“蒜你狠”行情,最早可追溯到2015年9月份,“可能国庆节办喜酒的多,一下就抬高蒜价。”毛云海说,2015年8月到9月,收购价从1块多一斤涨到2块多,批发价在此基础上再加三四毛钱每斤,等于差不多从2块涨到了3块。

  “之后,大蒜价格一路看涨,从3块到4块,再到5块,2016年1月份有了一个小高峰,到了6块多,3月到达顶峰,批发价达到了7块5,这就有点吓人了。”毛云海说,这个时候,很多囤蒜商、批发商有些红了眼,很多都在纠结要不要赶紧卖出去,也有的存在侥幸心理,以为还会涨。

  2015年,毛云海也囤了400吨大蒜,但在价格最高时,他并没有选择卖出去,而是继续等待。4月9日,他联系老家的收购商,以4块7的价格又加了100吨。4月份,大蒜价格开始回落,到了6块多钱一斤,毛云海“一看不行了,还不卖会亏死”,赶紧大量出货。这期间,他赚了大约20万元。

  “今年的最高价格已经超过了2010年时的最高点。”毛云海说,在金乡县,今年这一轮蒜价暴涨催生了无数千万富翁,“也就一个晚上的事。”

  何时回落

  新蒜上市后5月中下旬或恢复正常

  从4月10号开始,仿佛退潮的江水,大蒜价格开始普遍回落。

  4月14日,收购价降至每斤3块8,比毛云海后来的收购价低了将近1块钱,他还剩3车货没来得及卖出去,“亏了十多万元”。

  马王堆蔬菜批发市场的相关数据显示,从2016年1月份截至4月17日,蒜籽的批发价格平均为11.72元/公斤,而2015年全年的数据为6.84元/公斤,2014年则是4.39元/公斤——涨幅将近三倍。

  针对这轮“暴涨”,许多蒜商包括业内相关人士分析称,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产量下降;二是内需及出口等需求不减甚至增加;三是炒作。”

  毛云海说,因为蒜球在地面5厘米处,很容易在极端雨雪天气下坏死,“在金乡县,年前一场大雪,气温降至零下17度,很多蒜球在地里奄奄一息,年后又出现新一轮雨雪寒潮天气,无疑加剧了减产。”

  在南方,比如益阳南县的大葱生产基地,很多葱在今年年初的大雪中都冻坏了,根本没法上车运输,这也导致了葱价的大幅上涨,即所谓的“向前葱”。而更大范围来看,同样是由于天气原因,导致今年的蔬菜价格也普遍上涨,“涨得最厉害那天,是天气预报说有暴雪,超市的蔬菜都抢空了,后来有所回落,但一下子也没那么快。”

  从4月10号开始,大蒜价格开始下跌,4月15日,回购价跌至3块6。毛云海这天的蒜米价格相比14日每袋降低了10块钱,尽管如此,销售情况依然远不如之前。

  他算了一笔账,这轮“蒜”仗因判断失误,他在马王堆的生意“只赚了大约10万元”,好在老家的蒜球生意因为反应及时,销售可观,进账约200万元。

  眼下,随着5月份的新蒜即将上市,大蒜价格将继续回落直至平稳,“保守估计大约在5月中下旬左右恢复正常。”毛云海说。

  蔬菜市场的大蒜小江湖

  2010年,毛云海被总公司从成都调到长沙马王堆,在这里开始大蒜批发生意。

  他吃得苦,嘴甜,跟所有人打成一片。每天上午9点左右,他来到门面,守着一张两米长的桌子,等待来自各个市州的蔬菜贩子。拿货的人在他这里交了钱,领了条子后,再去蔬菜市场另一个角落搬大蒜——毛云海的外甥在大货车上,专门负责发货。

  在马王堆蔬菜市场,6个大蒜批发商之间彼此竞争,为获得客源,他们也讲究“套路”。“批发价彼此是保密的,但当天开市没多久,大家就知道对方价格是多少了。”毛云海笑道。

  4月14日,毛云海的袋装蒜米批发价是280元/袋(48斤),其他批发商有卖270的,也有卖290的,“如果我看到有对方的客人到我这里问价,我可能会开价260元,一袋亏了10块。不过没关系,只要他成了我这里的客源,我就有机会赚回来。”毛云海说。

  除了竞争,也尝试过“合作”。“就是每人出5万元合作保证金,统一定个价格,肯定会比正常时候高,理想情况下,大家都会赚。但因为大蒜质量不一样,质量差的那一位就不愿意了,他的蒜差,你要他跟我们卖同样的价格,不是没人买他的了吗?合作就成了泡影。”毛云海说。

  “这样也好,竞争才能激活市场,老百姓也不至于吃暗亏。”毛云海说,“其实每一轮暴涨暴跌,都把我们累得半死。真想慢下来。”毛云海说。

  马王堆菜市场即将搬迁,毛云海说他很舍不得,毕竟在这里待了6年,人都混熟了。但是他又充满期待,新门面数字吉利,908号,“‘就你发’的意思。”

  潇湘晨报记者王欢

[责任编辑: 左栀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18655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