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红军司号员张生荣:战斗打在哪,号角就响在哪!

2016-09-29 10:26 来源: 新华网

    

    当红军是抗日救国,不是想升官发财

    张生荣,1919年7月生,江西于都人,曾经三次报名参加红军,因为年纪小,母亲很担心,哭着阻拦,前两次没去成,第三次,也就是1931年,张生荣12岁时,母亲同意了,流着眼泪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如今你去参军了,我这个心也‘摘下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了。”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张生荣从江西于都随红一方面军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早期当过勤务兵、野战医院服务员,后来被介绍到独立三师司令部司号排学吹号。从江西于都出发到陕北,二万五千里长征,一步都没有落下,用他的双脚绕地球走了大半圈。在抗日战场,在解放战场,部队哪里有战斗,他的号角就在哪里响起。

    长征初期,日夜行军作战,有时他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掉到沟里坎下,惊醒过来,爬起来又继续前进。有时候,灶刚打好,烧了火,米还没熟,敌人就追了上来,没办法,只能将就着半生半熟的米汤一起吃。晚上急行军,火把没有了,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疯跑,有同志掉在泥坑里、稻田里,第二天就成了泥人,还有同志鞋子跑丢了,就光着脚继续跑。

    有一次,年仅15岁的张生荣发高烧病倒了,团长让警卫员在他包里放了两包挂面,将他安置在一个村里。病情刚有初步好转,张生荣就马上拒绝村民挽留,一路狂追部队而去,“红军一天走七八十里,我病了一天也走六十多里,部队休整的时候,终于跟上自己的部队,那时的心情像走失的孩子重又回到了母亲身边一样高兴。”

    张生荣回忆道,作为红一师特务连司号员,当年红军17勇士强渡大渡河,就是他吹的冲锋号,那个场面,“子弹如雨一样,炮弹掉在河里,溅起10米高的水花。”日本鬼子在晋察冀根据地大扫荡时,部队就打穿插迂回游击战,经常让敌人大股势力扑空。国民党的兵说我们“虽然服装不整齐,但打起仗来却硬邦邦的”。

    张生荣还回忆起白求恩,“这个外国人很了不起,支持我们抗战,给他备的马,他不骑,留给伤病号;给他一名炊事员做饭,他也不要,大家吃什么,他就吃什么。白求恩葬礼时,我们全连司号员吹响了哀乐。”

    “今日,我可以说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了,我看到了国家的兴盛、军队的强大、人民的幸福,也死而无憾了。长征精神万岁!中华民族的复兴,靠你们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了。”采访结束时,张生荣告别的语气充满了无限的情感。(完)

   上一页 1 2  

[责任编辑: 邓梦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21119641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