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xhwhnfgs@163.com
顶部广告
顶部小广告

初心璀璨:“箭”出江南

2016年11月08日 15:12
来源:湖南卫视

  下海的人富了,留下来的人穷了。但是,江南工业集团43岁的导弹专家昌铁强不改初心,潜心研制出世界一流的新型战术导弹。他深深地知道,科学家的份量,决定着国家之间实力天平倾斜的方向。

  江南工业集团 军品研究所所长 昌铁强:以前的装备研制周期可以八到十年甚至更长一点,现在一般的装备的研制周期,都三到五年甚至会更短。昌铁强结婚13年,一家三口连个合照都没有,全家旅行最远的地方是长沙橘子洲头。23岁从太原机械学院毕业,第一次到靶场,昌铁强就被师傅汤祁忠镇住了。

  昌铁强:在现场留下了两三发瞎火弹,他带着我就是深入现场去找这两发弹,找到以后他让我躲在后方,然后他自己把那个产品就拆开了,拆开了又找到这个弹为什么,引信为什么瞎火的原因,当时感觉心里既温暖又害怕。

  同样是23岁,共产党员王永福,为了保住厂房,扑向了一颗冒烟的手榴弹,那是1951年12月1日。也是23岁,江南第一任厂长吴运铎,在修复炮弹时被雷管炸掉4根手指,差点儿失去一只眼睛,那是1940年。江南工业集团,正是由吴运铎亲自选址创办的。用朱老总的话来说,那时候我们的兵工厂,“所有家当还不如王二麻子的剪刀铺齐全”。

  江南工业集团 某型导弹总体专家 曾国伦 搞一个导弹,就像做一个冷盘,需要什么呢?需要咸鸭蛋,没有鸭蛋,那要临时喂鸭子,没有香肠,临时要喂猪。那要经过好多次,上百次、几百次的失败。

  2007年,第一次担任总体设计师的昌铁强,奉命研制一款新型战术导弹,要求准确命中数十公里外桌子大小的移动目标,穿透保护层,然后在目标内部爆炸。

  昌铁强 现在我们搞的导弹,就像是撒出去一只鹰,它能够自己直取奔跑中的猎物。

  在最初的试验中,导弹始终无法稳定的截获目标,预想中的“千里眼”变成了“睁眼瞎”,这让整个团队心急如焚。

  江南工业集团 总工艺师 王海云:反复做,反复也达不到,那时候是最最沮丧的时候。

  江南工业集团 科技部长 李笑:国内也没有成熟的技术可以借鉴,那么只能靠自己。

  导弹在飞行过程中的高温高速环境,是影响制导设备正常工作的关键原因。做了大小几百次推演和模拟实验,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昌铁强的团队终于攻克了这一难题。

  长了“眼睛”的新型导弹,命中精度比上一代产品提高了十倍。在穿透障碍物的瞬间,导弹战斗部要承受相当于自身重量数万倍的冲击,要想不被提前引爆,必须使用特种钢材和炸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昌铁强心想,现成材料好是好,就是太贵。他决心自己干。经过反复试验,昌铁强把炸药价格降低了四分之三,钢材价格降低了20倍。

  昌铁强 人家打出去是一台顶级宝马车,我们打出去的是一台大众,我们的威力还要大一些。

  和试验失败一样,守住初心,也要内心强大。20年里,和昌铁强同期到厂的60多个大学生,只有两成留了下来。

  昌铁强:工资发不出来,发个生活费发个几十块钱,或者到年底的时候打个欠条。

  江南工业集团董事长 朱向军: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这个时候我们企业非常困难。

  像昌铁强这样的技术权威,只要跳槽,身价立刻可以涨到现在的十几倍。他徘徊过,犹豫过,特别是女儿出生之后,妻子一度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但今年年初,昌铁强还是又一次婉拒了人家的高薪聘请。

  昌铁强:作为新一代兵工人,我们有责任把老一辈对党和人民的绝对忠诚延续下来

  朱向军:只有不忘初心、坚守下来的,才是企业发展的财富。

  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有3款江南制造的导弹,接受了党和人民的检阅。(记者:范林 牟鹏民 王飘岩 曾伯秋(湘潭台) 摄像:楚彬 唐凯)

  胡湘平:守住初心靠忠诚

  把最专心的陪伴给了导弹,把最远的旅行给了戈壁。共产党员昌铁强这20年,就像一团燃烧的火、一束聚焦的光,一次次伴随着新型试验导弹准确地命中人生的靶标。把一切献给党,这是湖南军工人的初心,守住这份初心,需要绝对忠诚的精神底色。他们相信,生命有一种更美的颜值,就是让人生梦想与中国梦一起绽放。带着梦想的人们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共同建设我们美好的家园,湖南的明天就一定会更美好。

 

【关闭】【打印】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凌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73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