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xhwhnfgs@163.com
顶部广告
顶部小广告

初心璀璨:复活瓷魂

2016年11月08日 15:12
来源:湖南卫视

  一百年前,醴陵瓷器惊艳了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可是,二十年前,这张闪亮的中国名片却一度黯然失色。陶瓷传人孙建成受命于危难之际,成功地复活了醴陵釉下五彩瓷的巅峰之作——毛瓷。同时,他也复活了醴陵陶瓷界光彩夺目的匠心。

  孙建成使用的这管狼毫顶上,套着一个“铁帽子”,八两重,用来提高腕部的力量,使笔下线条更加沉稳。他从8岁开始,每次手握毛笔,都要比别人多出八两的重量。这个“铁帽子”,爷爷用过,父亲也用过。

  湖南省工艺美术大师 孙建成:三天不练手就会生,像我现在画的比较稳,就是长时间的练习。

  55岁的孙建成,即将代表醴陵陶瓷界参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他的绝活是将传统水墨画中的泼墨技巧融入到釉下五彩瓷板画中,这是醴陵陶瓷界一次新的出发。

  湖南省工艺美术大师 孙建成:我就是把那个泼彩引进到我们绘画山水里面来 丰富了我们釉下彩的技法 在继承的基础上又有一点创新

  毛瓷是醴陵釉下五彩瓷器的巅峰之作,一套74版的毛瓷曾在香港拍出了800万的高价。2000年初,由于跟不上市场变化节拍,醴陵陶瓷厂纷纷倒闭,在国内外的地位降到谷底,复活毛瓷,是醴陵陶瓷扳回面子的重要一城。醴陵三百多名最优秀的陶瓷艺人苦战一个多月,近百次的试验均告失败。

  孙建成:做了一个多月,一个正品都没做出来。当时就要我立军令状,做不了就下岗,我就接受了挑战。

  39岁的孙建成临危受命。上手第一天,一个严峻的现实摆在孙建成面前,制作毛瓷的洪江大球泥没了。没有洪江大球泥,复活毛瓷就是一句空话。孙建成和同事们选取了上百种瓷泥,一一进行试验比对,连续三十多天没回家。终于,孙建成从新西兰找到了一种瓷泥来替代大球泥,然而烧出来一看,有很多黑色的杂质。为了找到杂质的源头,孙建成一个又一个工序的反复排查,几十天后才确认杂质是自来水管道内的铁屑。孙建成给水管龙头加上了一个“过滤嘴”,而厂区里的窗户、天花板等有铁屑的地方,全部用油漆粉刷,防止铁屑掉落。

  孙建成:当时我们对的生产环境的要求,比医院对产房的要求还苛刻。

  进入量产环节,问题又来了,煤炉窑火候不好把握,一炉上千件产品,只有十来件合格品。

  时任艺术瓷生产班长 吴尚夫 :很多人就是慌了神 是不是搞不成器 是不是要重新来过啊 有人甚至说 当初根本就不应该用孙建成

  最低落的时候,孙建成又拿出套着“铁帽子”的画笔,调整自己的思绪。祖父孙耀先曲折的人生给了他启发。孙耀先是一名红军战士,受伤离队后辗转在醴陵扎下脚,成了那一代陶瓷人的翘楚,动乱年代因身份未能确认而受到打压,一度被赶出醴陵陶瓷界,但他初心不改,以一己之力盘活了新化瓷厂。

  孙建成:爷爷告诉我,认准的事情,什么时候都不要轻易放弃。

  正好这个时候,醴陵引进了天然气窑炉,解决了火控难题。复活毛瓷终于成功了,这一天是 2001年5月29日,也就是孙建成立下军令状的第106天;这一天也标志着毛瓷告别了作坊式生产,走上了标准工业制造的轨道。2015年,醴陵陶瓷产业实现总产值556亿元。主导毛瓷再造的孙建成,被提拔为副总经理,很多人带着毛瓷的光环下海当老板,可他却出人意料地提出,要做一名普普通通的画师。

  孙建成 :大家都去赚钱当老板 这个工艺总要传承下去吧!至少在我这一辈不能停了。

  孙建成现在用的就是父亲的画室,父亲善于画松鹤,他创作的“松鹤延年”曾作为国礼送给了多国元首。松鹤的羽毛层次分明、展翅欲飞,需要一种特殊的颜料才能达到这种效果,这种颜料含有氧化铀,在高温烧制之前对人体会造成放射性伤害。

  那一代人,都是用氧化铀作画,孙孙新水大师的堂兄孙根生,也善于画松鹤,因为经常受到放射伤害,去世的时候全身皮肤溃烂。(记者:戴飞 吕凌云 鲁超 醴陵台 摄像:潘璐 李银)

  胡湘平:舍得的智慧

  有舍才有得。孙建成舍得一次次砸烂次品,才成就了精品,舍得吃亏,才守得住初心。舍得是一种选择,是一种承担,其实也是一种智慧。越是咬定青山不放松,越是能把根深深扎进泥土,长出一株常青的陶瓷艺术之树。建设新湖南,需要这样的坚守,这样的匠心。

    

    

【关闭】【打印】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凌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73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