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xhwhnfgs@163.com
顶部广告
顶部小广告

初心璀璨:追进“无人区”

2016年11月08日 15:12
来源:湖南卫视

  株洲田心,被誉为中国电力机车的摇篮。从仿制国外电力机车开始,到瞄准研发亚音速和超音速磁浮飞行等最新技术,中国高铁研究已经在有关领域进入了“无人区”,78岁的黄济荣是一名老共产党员,在他眼里:“无人区”,依然是激情燃烧的岁月。

  在长沙高铁南站与黄花国际机场之间,我国第一条自主设计、制造、施工、管理的中低速磁浮列车,刚刚安全试运行满半年。列车总是开向繁华,而黄济荣总是想着回归平静,那里存放着他的初心。

  这本年近半百的德语字典,是黄济荣当年从田心走向德国的“桥梁”。

  原铁道部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副所长 黄济荣:我说我想到西门子去,他说西门子不要,我说为什么,他说中国人不要。所以我以后记住他这句话,后来我有足够的机会“报复”他们。

  1989年底,从德国回到田心的黄济荣,受命主持铁道部重点科研课题:“1000千瓦交流传动地面试验系统”。结果,一年烧掉的试验设备就装了一卡车。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丁荣军:老烧,烧得我后来有一点手发抖。

  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副所长 黄济荣:我说烧吧,烧才能烧出经验出来。

  “一卡车的失败”,终于换来了交流传动系统的研制成功。中国第一台新型电力机车AC4000终于在田心诞生,时速110公里,这让西门子的同行出乎意料。

  原铁道部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副所长 黄济荣:他说我们对你们能研制出这样的车子感到钦佩。

  “田心速度”越来越快,2001年,200公里/小时;2002年,321.5公里/小时;2008年,“和谐号”动车组实验速度达到400公里/小时; “田心车轮”越跑越远,伊朗、哈萨克斯坦、新加坡、印度、马其顿都奔跑着“株洲造”;株洲轨道交通年产值达到千亿元。

  今年十月二十一日,中国中车宣布600公里高速磁浮研究正式启动,被誉为高铁“金钟罩”的轨道交通安全保障项目,等多个关键技术再次由田心人领衔。未来磁浮可以让列车以亚音速和超音速“飞行”,时速超过1200公里。

  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研究院副院长 陈高华:这方面我们现在已经是,也面临了“无人区”的境界。

  55年前,刚刚选址田心的铁道部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正是一片没有开发的“无人区”。

  原铁道部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副所长 黄济荣:我要把行李从火车站运回来,他们就给了我一台两个木头轮子的板车,是当时所里唯一一台最现代化的运输工具。

  让中国人坐上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是黄济荣从浙江大学毕业来到株洲的初衷。1936年,从美国留学归来的程孝刚、茅以新在这里打下中国轨道交通第一根桩基时,也是带着这个梦想。

  田心IGBT八英寸生产线,是目前全球最先进的两条IGBT生产线之一,今年3月,田心版IGBT正式装备中国标准标准动车组。至此,一列高速动车上的四万多个零部件,全部变成中国制造。中国人实现自主研制轨道交通的梦想,从1936年算起,是80年;从1960年代算起,是半个世纪。

  新员工:黄老,我想请教您……

  黄济荣:我不喜欢别人叫我黄老,我还不老。

  黄济荣心里想,他要干到一百岁。

  黄济荣对丁荣军说:我们要实现这些目标,请问我还可以为你效劳吗?(记者:李越胜 邓皎 李特生 摄像:龚文彬 覃添 吴淑君(株洲台))

  胡湘平:建设者最光荣

  老党员黄济荣这一代知识分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纯粹,为了不输人后,为了开疆拓土,他们舍得把自己的全部交给事业。黄济荣告诉我们,他的老同事夏寅,退休后定居美国,得知自己患了癌症后,不是想着治病而是立即赶回株洲,倒也要倒在田心,死也要死在科研所。即使生命已经停止,轨道始终延伸。株洲田心由籍籍无名的荒野,变成中国电力机车的摇篮、中国轨道交通研究的“无人区”,是因为拥有一代代追梦人、一批批建设者。建设新湖南,需要的正是这种纯粹、这种投入和这样璀璨的初心。

 

【关闭】【打印】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凌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73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