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4岁《西游记》作曲许镜清:万人众筹音乐会圆30年梦

2016-12-14 09:38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74岁《西游记》作曲许镜清:万人众筹音乐会圆30年梦

  在本场音乐会中,86版《西游记》电视剧音乐作曲者许镜清与剧中的师徒四人再聚首。从左到右依次为马德华、迟重瑞、许镜清、六小龄童、刘大刚。受访者供图

  12月4日、5日,“西游记音乐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对于86版《西游记》电视剧中几乎全部音乐的作曲者、今年已74岁的许镜清来说,这场他期盼了30年的音乐会终于在超过2.9万名网友的支持下成功举办。日前,许镜清在其家中接受了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采访,讲述了这场音乐会前前后后的故事以及自己对音乐、艺术的理解。

  “演出的时候我都没敢去看。我没敢站在台上,我怕听到音乐声,怕听到掌声,我不知道听到的会是稀稀拉拉的掌声,还是热烈的掌声。那天晚上,我就在化妆间一个人孤独地坐着,心里又惦着这场音乐会又不敢去看。那个心情,受煎熬啊。”

  即便音乐会已经结束了几天,回忆起当天的情景,许镜清还是哽咽了。

  “等到音乐会快要结束时,工作人员找我上台,跟观众见个面。听到工作人员说‘许老师,效果棒极了’之后,我眼泪就下来了。到台上,主持人问我,你此刻的心情如何。我说我就是想哭。我真的在台上流眼泪了,向大家鞠了好几个躬。”

  他反复告诉记者,没有大家帮忙,没有大家的赞助,没有团队的集体力量,这场音乐会办不成。

  如果从许镜清最初想办这场音乐会的那个时刻算起,已经过去30年了。

  1983年,当时在中国农业电影制片厂担任作曲的许镜清进入《西游记》剧组。在随后的4年中,他为该剧写了15首插曲、上百段配乐。同时,这些音乐作品也随着电视剧《西游记》的播出进入千家万户,成为几代人对于《西游记》这部作品记忆的一部分。

  其中,片头曲《云宫迅音》,片尾曲《敢问路在何方》,插曲《女儿情》《天竺少女》,器乐曲《猪八戒背媳妇》等作品更是经久不衰。

  音乐会演出现场。受访者供图

  许镜清说,30年前他就有“要开个音乐会”的想法了。十几年前,许镜清开始奔波努力。不过,用他的话说,这期间自己一直“孤军作战”。音乐会也始终由于资金问题没能启动。这段时间,他“受到过别人的欺骗,也受到过一些人的冷眼、白眼”。“我当时没想太多,如果有二百万就能让它启动,这个事也可以做,但没人掏这个钱。”

  “我曾经找到一个文化企业,他说‘你先拿50万块钱,我们去操作’。当时我哪有50万啊,像这样的公司挺多挺多的。”

  许镜清还记得,几年前自己曾经和“一个比较大的演艺公司”谈过音乐会的事。“刚开始他们表示同意,来来往往谈了有6、7次,也谈了些具体细节,到最后他们说不办了,没有精力办。其实他有精力办别的。”

  类似这样的事还很多。也是在几年前,还曾有个老板答应投资办这场音乐会。“当时我就拿出积攒的将近二十万块钱,做了7、8首主要的歌曲。做完了把他请过去,那天他喝醉了,坐在录音棚里,音乐一响,开始还勉强睁着眼,后来他就睡着了。”

  “等音乐停了,这位老板也醒了,起来说了一句‘我觉得这个音乐做得还不行,方案还得重新考虑’,就抬屁股走了,从此就没再理我。我花了十几二十万又打了水漂。不但没办成,反而赔了十几二十万进去。类似这样的事还有那么几桩。”

  就这样,办音乐会的事情被一直拖了下来,转折来自于去年一个网友的建议。“这么多年,我一分钱都没筹到。一直到去年,有网友就说你众筹吧,众筹靠大家的力量可以办成。我当时不理解众筹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众筹可以办成这场音乐会。”

  许镜清这才开始向团队中的人打听众筹这个对他来说很新鲜的方法。“后来他们跟我解释了。我一咬牙,就办吧,就看看支持我的人有多少。”

  今年8月30日,“西游记音乐会”众筹项目在网上发布。随后募集资金的速度是许镜清始料未及的。“没成想一天就筹到一百多万,特别快。我完全没预料到,当时预计头一天能有个十万八万就很高兴了。最终经过3个月到11月结束,共筹到461万。还有很多网友说,‘我来晚了,没赶上众筹’。”

  “我真的要感谢大家。众筹的人的这种支持、这份感动,比官方说给你500万开音乐会或者一个企业给我掏500万开音乐会的分量都要重。这是大家的心情、大家的期盼。”

  音乐会演出现场。受访者供图

  众筹启动后,许镜清随即开始紧张地筹备整个音乐会。网友的支持让他意识到,这场音乐会已经不是自己个人的音乐会了,而是西游记迷们的音乐会。“我一想这些西游记迷这么多年对我的爱、喜欢,如果不把这个音乐会办好,真的对不起他们。”

  “我跟导演要求,舞台上你来负责,现场一定要有魔幻的感觉,要有惊人的东西,要艳丽。音乐上我来负责,每个音符都经过我,我会把音乐做的很棒。”

  等到真正运作起来,许镜清发现,众筹的资金仍然不够用,“当时算了一笔账,大约要520万到530万的样子,缺了几十万。但我感觉这几十万还是好拿的。我录音做音乐时,二十几首音乐要60多万,他们给了我30万,我自己掏了一半的钱。做出来后有两段音乐做的不合适,虽然已经付了钱了,但是我听感觉不对,把这个废了又重新做。”

  而对于这些创作于30年前的老歌,许镜清都再次做了改进。“当年创作时,有一种用我的歌去描述《西游记》中人物的感觉。现在重新制作,我就是为了这场音乐会。原来我得跟着画面走,现在把画面甩开了,就是纯粹的音乐。音乐怎么做好听,怎么能嗨起来,怎么让观众喜欢,我就怎么做。”

  在86版《西游记》的音乐中,许镜清当时就加入了电音等“超越那个时代”的音乐元素。这次音乐会,他又有所完善。

  “‘噔噔噔噔’前奏曲原来是由小型乐队演奏,有电贝斯、合成器、电吉他,加了两个铜管,再有就是古筝、琵琶。如果这次还是这样的乐队,去追80年代的原版前奏曲。那我觉得观众会失望的,这不和电脑里放的一模一样吗?”

  所以,这次许镜清用了60多人的大交响乐队。“铜管、木管都是齐的,四个圆号、八个木管,一大堆弦乐,加上民乐将近70人了。这么大的乐队要有点气势了,不只是追求‘噔噔噔噔’那个感觉。旋律是当年的,感觉是当年的,但乐队是宏大的。我觉得这样才是现代人要听的感觉。”

  此外,许镜清还特意提到了本次音乐会上的《猪八戒之歌》。“《猪八戒之歌》原本我是准备要‘枪毙’的。因为原来唱得文绉绉的,没把猪八戒的感觉唱出来。但是导演说师徒四人必须一人一首歌。唐僧、孙悟空、沙和尚都有了,就差猪八戒。这次我把《猪八戒之歌》改用电声,又加入摇滚元素,这首歌成了四首歌里最受大家欢迎的。”

  “我也考虑到听这个音乐会的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与其让他们听那种像绕口令的歌,不如听我这个具有中国味的、可以嗨起来的、像《猪八戒之歌》这样的歌曲。我觉得这才是我们中国人的感觉,要摇滚,就要摇成这样、滚成这样。我觉得我们是中国人,写中国的东西,要中国的摇滚,中国人自己喜欢自己写的中国摇滚。应该这样的。”

  就这样,许镜清逐一将这些老歌重新制作。“那时候非常紧张,有时候录音乐要到后半夜,从下午开始,一直工作到后半夜三点四点。就这样把音乐做出来。我真的很认真,听了一次又一次,每个音符都搞的很细。我把这音乐拿过去之后,大家说音乐特别好,我心里就有底了。”

  即便是这样,意外情况还是出现了。“我们众筹开始时定的演出时间是3、4号,3号礼拜六,4号礼拜天,正好周末。后来突然跟我说,3号国家有重要的政府会议,必须要让。我们当时想可能会挺麻烦,可能好多人退票,我们好不容易众筹到这个状态,再往回退……大家心里很着急。”

  “后来决定演出时间整体往后挪了一下。结果确实也有退票的,但不多。我们跟大家解释了一下。大家也都挺通情达理的,很支持我。”

  音乐会结束后,现场观众拥到台下,迟迟未离开。受访者供图

  12月4日,音乐会如期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距音乐会开场还有一个半小时,已有数千人排起长队,等待入场。随后音乐会现场的视频、照片频繁出现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中,感动、回忆、泪目,这样的词语也频繁地被用来形容这场音乐会。

  当晚,在掌声中,许镜清几次向观众90度鞠躬。在他背后的屏幕上,超过2万9千人的众筹名单滚动播放着。

  “音乐会结束后,很多观众都拥到前面,都张着手要跟我握手。那是我最感动的一个场面。因为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己很一般、很平凡,思维、情感都跟大家一样,没有什么突出的。大家这么爱我、这么喜欢我,喜欢我的音乐和我本人,我不能冷落他们。有可能的话,我真的想挨个都拥抱一下,但是当时我不可能下去,就只能挨个握手,能握到手的挨个握手。我看到底下有两个女孩,眼睛哭的都红了,让我特别感动。他们都跟我说,音乐一响,眼泪就流下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让他们有这样的感觉,可能就是童年的美好记忆促使他们受到了感动。”说到这,许镜清再次哽咽了。

  被问及最近的生活有什么改变,许镜清说自己很平静。“我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我觉得就是做成了我自己的一件事。要说是我多少年做的一个梦成真了也行。当初这对我来说是个幻想,最后变成真事了。无论怎么样,把这事完成了,大家都满意了,我自己就这么一个心态。”

  (记者 宋宇晟)

[责任编辑: 邵一婵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81120114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