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如何看电影》:来自《纽约时报》影评人的电影入门手册

2016-12-23 09:14 来源: 新华网

  日前,被誉为“活着的最伟大的影评人和电影史作家”——大卫·汤姆森的看电影入门手册《如何看电影》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引进出版。

  英格玛·伯格曼说:“我会选择的表达方式,很明显,就应该是电影。通过这种语言,我让自己被人所理解。”没错,电影人用电影这种语言表达自己,表达情感,希望观众能够了解。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看电影,在家看、在电影院看、在手机上看,自己看、和朋友一起看、边记录边看,看的方式多种多样,看的目的各不相同。作为一位阅片无数的影评人,大卫 汤普森会告诉你看电影究竟在看什么,是一次艺术的爆炸?又或者是看个开心? 这是一本研究电影的指南,能让作为观众的你看得更开心、更感动。

  作者大卫 汤姆森,出生于英国伦敦,曾在达特茅斯学院教授电影理论,曾为《纽约时报》《卫报》《电影评论》等多家媒体撰稿。除了是专业影评人以外,汤姆森还是一位多产作家,出版过 30 多部著作,类型涵盖电影理论、名人传记、明星轶事等。

  书中引用了数百部影片,其中涵盖了许多经典之作,如《雌雄大盗》《苏利文的旅行》《公民凯恩》《放大》《假面》,到最近的《华尔街之狼》《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等百余部电影。大卫 汤姆森通过举例分析电影的各种语言和表达方式,解答观众看电影时的所有疑惑。

  [基础信息]

  书名:如何看电影

  作者:[英]大卫·汤姆森(David Thomson)译者:黄渊

  出版社: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书 号:978-7-5192-1923-9

  出版时间:2017.01

  定 价:46.00元

  [内容简介]

  看电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看的方式有许多种,就像电影的定义也有许多种;这本书的终极主题是关于看,或者说看这个动作本身;看电影是一个富有情感的过程,其动作本身就能激发情感。作为一位阅片无数的影评人,大卫·汤普森会告诉你看电影究竟在看什么,是一次艺术的爆炸?又或者是看个开心?这是一本研究电影的指南,能让作为观众的你看得更开心、更感动。

  [作者背景]

  大卫·汤姆森,1941 年出生于英国伦敦,曾在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教授电影理论,曾为《纽约时报》《卫报》《电影评论》等多家媒体撰稿。除了是专业影评人以外,汤姆森还是一位多产作家,出版过 30 多部著作,类型涵盖电影理论、名人传记、明星轶事。

  [媒体推荐]

  我们这个时代,没有比这更好的电影书!

  ——迈克尔·翁达杰(Michael Ondaatje),小说家、诗人,代表作品《英国病人》

  各种各样的电影评论,没有哪个会比大卫·汤姆森的更权威、更让你受益良多。

  ——英国《The Spectator》杂志

  [编辑推荐]

  书中引用了数百部影片,其中涵盖了许多经典之作。

  媒体称大卫·汤姆森为“活着的更伟大的影评人和电影史作家”。

  这是一本看电影的初级入门手册。

  教你如何看出电影的乐趣与内涵。

  [图书目录]

  1.看得开心吗? ………………………………………………… 001

  2.屏 幕 ………………………………………………………… 012

  3.孤独地在一起? ……………………………………………… 027

  4.看过一遍不够,再看一遍? ………………………………… 041

  5.看(watching)与见(seeing) ……………………………… 059

  6.什么是电影信息? …………………………………………… 077

  7.什么是镜头(shot)? ……………………………………… 095

  8.什么是剪(cut)?剪起来痛不痛? ………………………… 108

  9.你听见什么? ………………………………………………… 129

  10.什么是故事?它重要吗? ………………………………… 147

  11.谁拍了这些电影? ………………………………………… 162

  12.英雄都做些什么? ………………………………………… 176

  13.能看见钱在哪儿吗? ……………………………………… 189

  14.记录与梦 …………………………………………………… 204

  15.屏幕在哪里? ……………………………………………… 220

  鸣 谢…………………………………………………………… 228

  [书摘]

  看得开心吗?

  在某些人的概念里,影评人尽是些冷血的家伙。许多观众走进影院都是冲着找刺激、寻开心或是提升幸福感。但影评人不同,他离场时偷偷摸摸地,微弓着背,脸上暗露笑容。那感觉就像是,他刚才看的不是电影,而是一次爆炸。没错,爆炸,一次艺术的爆炸。而他也并非影评人,更像是特工。是他预先安下的炸弹,此刻又悄然地带着自豪离去。他为炸弹起了作用,以及它起作用的方式而感到自豪。但观众总觉得,既然来看电影,就理应看得开心。所以在有些人看来,看电影还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那只会让人扫兴。

  上述就是那些人的想法,好在你与他们不同。否则你也不会把我这本书捧在手里、抱在怀里了;否则,你没理由会看这么一本关于如何看电影的书。你愿意听我说下去,那便意味着你也感觉到了,这事情其实还挺复杂的,得细细琢磨一下才行。自打电影这种媒介诞生之后,在它的头60年历史里,人们留下的是这样一种印象:看电影似乎就是为了开心,不为了别的。但在那之后又过了60年,电影产生了各种崭新的可能性。其中之一便是,电影不光只有诸如《马耳他之鹰》(The Maltese Falcon)或《第三个人》(The Third Man)那样的悬疑片,同样也有了类似《放大》(Blow-Up)或《假面》(Persona)、《木兰花》(Magnolia)或《爱》(Amour)那样的悬疑片。后者的悬疑在于,这些电影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其隐晦的片名又代表什么意思,《木兰花》里那些青蛙到底怎么解释?电影发展的新可能还在于:一代又一代的新观众如今也都觉得,某些电影或许就和我们生命中所有美好的东西一样——所有那些令你无法忘怀的好东西,就和冰激凌或是桑德海姆(Stephen Sondheim,美国音乐剧大师)一样。于是,看(或者说全情投入)电影这件事也变得复杂起来,而且成了一种长期行为,所以你很可能觉得需要一些引导。

  20世纪60年代,“电影研究”终于开始在学术界扎根,于是有了一些出发点很好的书籍。它们图文并茂,试图解释何为远景镜头,何为特写镜头,其用途又各是什么。但类似这样的规则怎么说都让人觉得不太靠谱,那感觉就像是由思想警察组装出来的玩意儿。一旦遇上类似《雌雄大盗》(Bonnie and Clyde)那种在大银幕上毫无拘束的冲动性,你的兴致刚被撩起,但碰上这种规则,那感觉就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我之所以拿《雌雄大盗》举例,原因在于它恰好代表了电影里那种60年代的能量,代表了对危险和冒险的向往。它在提醒你:手抓牢,这一路会很颠簸。它在向你提问:看他们杀人杀得那么开心,这么做到底应不应该?还有,这究竟是一部关于1932年的类型片,又或者它是在暗度陈仓,真正的目的是要说说1967年的事情?

  针对上述那种体验展开讨论,那才是我更感兴趣的。谈谈电影的亦真亦假,它能同时兼具这两点;谈谈镜头是什么,它能达成什么效果,剪接又是什么;谈谈如何靠着电影信息和我们无法改变的窥淫癖来推进故事;谈谈声音能起什么作用(包括它对现实明显的补充作用,以及音乐声忽然传来的那种疯狂);谈谈电影里的金钱本色(面对金钱,从来没有哪种艺术形式能像电影这样毫不掩饰,但电影也最受制于金钱);谈谈电影拍摄过程中永远不会缺席的创作权、归属权争议;谈谈所谓的纪录片神话(它真的是电影未来的出路,抑或纯粹只是换种方式来讲故事的花招?)。

  但还不止这些,因为这本书的终极主题是关于看——或者说关注——这个动作本身(这其中还包括了倾听、幻想、对下个礼拜的盼望),所以我们的讨论范围还会延伸,将看这个动作当成整个大行动或是承诺来做讨论。和看电影一样,开车也可以是一件开心的事,它们都具有一个富有情感的进程——其动作本身就能激发情感。但司机不能只关注自己正在开车的这个动作,他还得看路、看信号灯、看天气、看陌生人的突然举动。既然不能用开车来做比较,那我就试着用读书、欣赏画作、观察海边的野生动物或是你身边比野生动物更狂野的人类,以及我们对自己人生的整体考量来和电影作比较。比较出来的结果就是:150年前,人们过着自己的日子,并且以书本、游戏以及道德规范作为参照物。但在那之后我们拥有了电影这个途径,它可以从整体上模拟我们的处世之道。很多时候,它取代了生活本身,道德规范就更不用提了。所以说,我们在看,但看的是正在看的我们自己。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陈新星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21120172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