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纪念周总理逝世41周年:周总理的湘潭情缘

2017-01-09 08:59 来源: 华声在线

  2016年《湖南日报》深度版

  油画《保卫湘潭》 杨永安 作

  1953年1月,周恩来为齐白石祝寿。(资料照片)

  40年前的1月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政府总理周恩来在北京逝世,享年78岁。他离世3天后,百万人齐聚长安街两旁,在泪雨滂沱中为他送行。“十里长街送总理”的故事被编入小学语文课本,让一代代中国人铭记这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开国元勋。

  周恩来与开国领袖毛泽东家乡湖南湘潭的人和事有着难解的情缘:在湘潭霞城书院研究“文夕大火”救灾方案,与湘潭文化名人齐白石成忘年之交,陪刚果贵宾游览韶山……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今年是毛泽东、周恩来两位伟人逝世40周年,周恩来与湘潭的点点滴滴将永远流淌在岁月的长河中,被人铭记。

  1 在霞城书院召开重要军事会议部署抗日

  1938年初冬,日本侵略军占领武汉,进入湘北。国民党政府张皇失措,以“焦土抗战”为名,下令火烧长沙。

  大火从11月12日晚烧起,至14日才熄。全城房屋大部被焚毁,居民被烧死两万多人,财产损失不计其数。这就是震惊中外的长沙“文夕大火”。

  据湘潭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易大东介绍,为了防止大火蔓延,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定人心,同时对长沙采取某些救灾措施,11月13日凌晨,周恩来与叶剑英等从长沙八路军驻湘办事处风尘仆仆地赶到湘潭,进行了一系列工作。

  “周恩来等人一下车,没有休息就邀集郭沫若、田汉、洪深、冯乃超等人,一道来到霞城书院开会。开会当天,他们决定立即组织动员直属第三厅的抗敌演出队,赴湘潭街头开展宣传演出活动。”易大东说,这样做的效果很好,湘潭全城很快转乱为安,没有出现任何纵火事件,对长沙的救灾也有了相应的行动。当天下午,周恩来在湘潭河西市区老庆云银楼逗留了一会儿,晚上在万国旅社住宿,第二天即乘车南下衡阳。

  “我只想用这一幅画将周恩来定格在湘潭。因为有了他,才保全了当时的湘潭。”站在自己心爱的画作《保卫湘潭》旁,湖南工程学院副教授、画家杨永安动情地说。

  《保卫湘潭》大型油画,长达3米、高约1米。画中,周恩来位于画面中心,湘潭各界人士围坐一桌。远处天色透着紫红,可以看到长沙方向燃起的大火。作品标签上写着:1938年周恩来、叶剑英、郭沫若、田汉、杨第甫在霞城书院召开重要军事会议部署抗日,使湘潭免于又一场“文夕大火”。

  记者发现,画面中出现的16个人,神情、姿态、衣着全不尽相同。除周恩来等人外,既有八路军的指挥员、记录员,又有国民党将领杜聿明,还有霞城书院教师代表、当地宣传抗日救国的百姓和商界人士。

  湘潭市国学研究会会长杨斌告诉记者,杨永安所绘的所有人和物都建立在史实基础上,画面中主要人物展现的相貌和气质全部依照《湘潭县志》等历史资料创作而成,就连屋外的背景建筑,都参考了上世纪30年代湘潭县城的鸟瞰图。

  这幅画是杨永安在2015年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创作的。他说:“很少有人知道霞城书院与周恩来的历史渊源。虽然霞城书院的遗址因火炬学校的建立而不复存在,但我希望能通过这幅画,让更多的人了解书院过去的精神风貌,记住周总理为湘潭作出的贡献。”

  2 齐白石老人逝世,周恩来前来瞻仰遗容,并参加公祭仪式

  作为湖湘文化的发源地,湘潭涌现出了齐白石、杨度、黎锦熙、吕骥等诸多文化名人。他们曾都跟周恩来有过交往,并受到了他的照顾。

  “我在我爷爷的葬礼上曾见过一次周总理,他风度翩翩,气质非凡,我当时都被他迷倒了。他穿得很朴素,待人非常亲和,完全没有国家领导人的架子。”家住湘潭的齐白石嫡孙齐由来现已82岁高龄,他告诉记者,祖父在世时曾多次受到周总理的关照,作为齐家人他将永远铭记周总理的恩情。

  新中国成立的时候,齐白石受到周恩来的邀请,有生以来第一次出席由国家领导人主持的招待会。回到家里,他感到由衷的欣喜,几次对家里人说:“我没有想到我会参加这样盛大的招待会,比起旧社会来,真是太不一样了。”

  1950年秋,周恩来偶然听到齐白石的住房年久失修,又破又漏,且有坍塌的危险,便命政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派人加以修缮。齐白石对此由衷感谢。

  恰巧此时,齐白石的长子不幸病故。周恩来知道后,即派秘书带花圈来跨车胡同吊唁,送来人民币500元表示慰问。这对齐白石来说是一个莫大慰藉。

  1953年,周恩来在中南海怀仁堂为齐白石补庆90大寿,并由木偶剧团作了专场演出。周总理频频向大家招手致意,径直走到白石老人的身旁,俯下身来亲切地对他说:“您是人民杰出的艺术家,您为人民、为我们的国家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您。”

  1957年9月17日,白石老人去世。晚上11时,周恩来前来瞻仰遗容。他和白石老人的家属们一一握手,慰问悼念。5天后,他又参加了齐白石的公祭仪式。

  杨度曾因劝进袁世凯称帝而背负骂名。1975年10月7日,久病的周恩来突然清醒过来,派秘书给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带话,袁世凯称帝时的“筹安会六君子”之一的杨度曾是中共党员,是他批准的。杨度逝世后被安葬在万国公墓,他和潘汉年曾前往吊唁。一个保守近半个世纪的秘密才逐渐披露。

  1929年,正是中国共产党处于地下时期,在白色恐怖的上海,杨度在周恩来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此事在当时只有少数几人知道。

  20世纪30年代初期,周恩来称呼杨度“皙子先生”,杨度则称周为“伍豪先生”,他们是上海滩的同志。

  现居北京的杨度孙子杨友龙接受记者采访时说:1949年,章士钊作为南京政府和谈代表之一前往北京,我父亲作为章士钊的秘书一同前往。面见毛主席时,章士钊介绍我父亲,说:“这是杨皙子的大公子。”毛主席说:“哎呀,杨皙子可是我们自己人啊!”可见,毛主席知道杨度是共产党人,但当时并没有对外宣示。直到1975年,周总理去世之前才顶着强烈的政治压力将之公布于众,这才使得大家明白这段历史。

  1978年第三次修订《辞海》时,遵照周总理的遗言,经编辑部多方查找资料证实,补入杨度“晚年移居上海,加入中国互济会及其他进步团体。1929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在白色恐怖下坚持党的工作。”

  在著名音乐家吕骥眼中,周恩来是一位精力充沛的人。70多年前,吕骥第一次在太原国民师范听周恩来作形势报告。鲜明的观点、科学的分析、精炼的语言,让在场的人深受感染。周恩来一口气讲了5个多小时,中间没有间歇,仅喝过一两口水。结束时,现场爆发出热烈掌声,1000多人被他精彩的报告带出了迷雾,对国内外的军事政治形势有了清楚的认识,胜利的信心大为提高。

  听完报告之后的一个晚上,吕骥向五台山前线出发了。第二天,在行军路上,他就给一首词《武装保卫山西》谱了曲。

  从此,这首歌就开始在山西前后方流传开来。吕骥曾说:“这可说是我们听了周副主席激动人心的报告后的一个实际行动。”

  3 在周恩来的关怀下,韶山铁路仅半年就建成了

  “我已经82岁了,第一次见到他也时隔50多年了,但他那英俊的外形,和蔼可亲的样子,到现在我还记得清。”现居韶山的马葆莹曾是韶山招待所的一名女服务员。1964年4月16日,周恩来陪刚果一位贵宾来韶山,是由她接待的。

  当天上午10时许,两辆红旗牌轿车在韶山招待所(即今天的韶山宾馆4号楼)门前停下。马葆莹走到车旁打开车门,神采奕奕、慈祥可亲的周恩来总理下了车。她太高兴了,总理伸出手来,示意握手时,她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握手时又紧紧握住不放,舍不得松开,又马上感到自己失礼了。周总理问过她的名字后,交代她:“你不要向你们的领导汇报了,我们到接待室休息一下就去参观。”

  在参观完毛泽东旧居后,周恩来回到休息室,马葆莹拿了文房四宝,请周恩来题词留念,并请求合影珍藏。周恩来婉言谢绝,解释说:“今天我是陪外宾来韶山,不能签名,也不能和你们合影,以后我还会再来的。”

  “没有合影固然遗憾,但可以看得出,周总理是个守规矩、讲原则的人。”马葆莹说。

  周恩来不仅去过韶山,而且无微不至关心着韶山。韶山有不少同志在北京或其他地方受到过周恩来的亲切接见,聆听过他的谆谆教导。1969年4月,时任韶山党支部副书记的毛泽仁出席党的“九大”,分组讨论时,坐在周恩来的身旁。周恩来与他亲切交谈,勉励说,你生长在毛主席家乡,非常幸福,要好好听毛主席的话。“九大”闭幕那天,周恩来领着毛泽仁见毛主席,介绍说,这就是毛泽仁,毛泽东喜意浓浓地说:“原来是我的堂弟弟。”停顿片刻,又问:“你是哪行的,是属鉴公祠,还是震公祠?”毛泽仁兴奋极了,一时语塞,未答上话。

  此外,从韶山革命纪念地的建设到宣传方针,到工农群众的衣食住行,周恩来都挂在心上,具体过问。

  1971年,他明确指出,韶山的宣传重点是毛泽东青少年时代的革命实践,尤其是农村调查、建党、发动和领导农民运动。韶山铁路,也是在周总理的关怀下,仅半年就建成了。韶山火车站的选址、设计和扩建,周恩来都有具体指示。设计人员对车站地址提出过两个方案,一是把火车站放在离毛泽东旧居5公里远的地方,即现在的车站地址;另一设想是把铁路延伸到韶山冲内。周恩来认为第一个方案好,既能保护韶山冲的原貌,又使参观的人流有回旋的余地。现在的实践证明,这是一个英明的决策,体现了周恩来的远见。

  韶山苗圃里,生长着一大片中阿友谊树——油橄榄。这是1964年周恩来访问阿尔巴尼亚带回来的树苗,派人送到韶山栽培的。这些凝聚着周恩来情思的中阿友谊树,早已枝繁叶茂,长大成林;还培植了10多万株新苗,分送河北、湖北、江西、福建、浙江等地栽培,亦已形成片片油橄榄林了。

[责任编辑: 左栀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0269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