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A股又现天价离婚 看看湘股夫妻联席控股公司有哪些

2017-02-08 09:39 来源: 三湘都市报

A股又现天价离婚,妻子带走10个亿

  1月25日晚,大伙儿都在回家路上满心期待过年团圆时,梦洁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姜天武与伍静女士签署离婚协议,姜天武将1.275亿股公司股票分割给伍静,按照1月25日梦洁股份每股8.03元的收盘价,上述股份市值约10.24亿元。

  富翁聚集的A股市场,从来不缺乏天价离婚案。纵观湘股板块,不少公司都是夫妻为联席控股股东,有股民就调侃称:大佬们还是好好过日子吧。

  董事长因离婚

  被分走10亿多市值

  有钱人离婚,分开的是婚姻,也是财产。

  姜天武作为梦洁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总计持有梦洁股份2.55亿股股份,其中限售股是1.91亿股,流通股是6374.4万股,持股比例为公司总股本的37.6%。与伍静签署离婚协议后,姜天武将一半的股份,即约1.27亿股公司股票分割至伍静名下,按照1月25日梦洁股份8.03元的收盘价,上述股份市值约10.24亿元。

  分割过户完成后,姜天武还将持有约1.275 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18.67%;伍静所持股份亦占总股本的18.67%,而且与持股比例为1.09%的伍伟,因姐妹关系构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 19.76%的股份。

  为了“保住”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姜天武与公司5%以上股东李建伟、李菁、李军以及张爱纯签订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协议签署后,姜天武将合计持有2亿股、占比29.36%的股权,仍为公司单一表决权比例最大的股东,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纵观2016年,上市公司股东或高管的离婚案件不在少数,对公司股价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比如去年昆仑万维、今年年初一心堂等上市公司的股价,均在公告离婚消息后大跌。

  而从梦洁股份发布董事长因离婚而致股权分割公告后的两个交易日来看,其股价并未走“天价离婚案一出,股价应声下跌”的常规路径。1月26日,上涨1%;节后第一个交易日2月3日,略跌0.37%,报收8.08元。

  多只湘股夫妻

  为公司联席控股股东

  根据公开资料,梦洁股份姜天武的前妻,此前并未持有上市公司股票,随着二人姻亲关系的结束,伍静反而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在湘股板块,“夫妻档”上市公司不少,据记者粗略统计,数量在10家左右,绝大多数是由丈夫掌权并为第一大股东,而妻子为幕后助手为联席股东或一致行动人:

  金杯电工实际控制人为持有上市公司20.82%股份的吴学愚,吴学愚也是公司的董事长,其与妻子孙文利为联席股东,孙文利并非公司高管成员;

  多喜爱实际控制人陈军与妻子黄娅妮为联席股东,夫妻二人分别持有上市公司28.51%、22.34%的股份,股份数可谓是旗鼓相当,其中陈军为公司董事长,公开年薪为42万元;而黄娅妮为公司董事,公开薪酬为24万元;

  艾华集团掌门艾立华与王安安夫妇,董事长艾立华为实际控制人,而作为联席股东的王安安直接持有公司股份4866万股,占比16.22%,任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二人在上市公司拿薪皆为40万元,可见“不分高下”。

  此外,夫妻二人为联席股东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还有克明面业、蓝思科技、景嘉微、老百姓等,其中由妻子掌权的,有蓝思科技和中科电气两家。

  当中科电气创始人余志明把公司交给女儿余新时,余新出任董事长,其丈夫李爱武为董事、副总经理。蓝思科技周群飞任董事长、总经理,年薪480万元,郑俊龙为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年薪288万元。

  除“夫妻档”联席控股公司外,湘股中还有像加加食品以杨振为首、妻子肖赛平、儿子杨子江一家三口为联席股东掌控公司的;还有马上敲钟上市的盐津铺子,张学武、张学文兄弟俩是联席股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链接

  天价离婚案一出

  股价下跌或成常态

  昆仑万维2016年9月12日晚间公告称,董事长周亚辉与妻子李琼离婚并就股份分割达成协议,将直接持有的昆仑万维2.07亿股股份分割过户至李琼名下,同时将持有的盈瑞世纪的实缴资本94.64万元分割过户至李琼名下。

  由于盈瑞世纪间接持有昆仑万维2亿股股份,李琼离婚分割盈瑞世纪的实缴资本间接获得昆仑万维的7054万股股份。按照当时公司股价为26元计算,李琼分割的股份价值逾70亿元,成为A股离婚案件之最。自宣告离婚至今,昆仑万维的股价自25.33元跌至最新19.92元,期间累计跌幅近25%。

  无独有偶,一心堂的大股东阮鸿献、刘琼夫妇原本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中高居云南富豪榜第二位。2017年1月4日,一心堂发布公告,控股股东阮鸿献、刘琼二人已办理离婚手续,股份分割后,二人持股市值分别为37亿元和20亿元。虽然阮鸿献已表示将对上市公司认购约1亿元股份,进而实现增持;但公司股价1月5日应声下跌逾1%,至今累计跌幅近6%。

  2016年,三维丝、五羊科技等上市公司的股价均在公告离婚消息后大跌。此外,投资者对公布离婚消息后的股东减持的预期通常也不乐观,从而对股价造成负面影响,从长远来看有可能进一步影响公司发展。

  记者手记

  “豪门恩怨”与小散何干?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钱人。”而有钱人,大概也十分害怕突然离婚,毕竟婚姻一分为二,财产也得一分为二。

  梦洁股份的10亿市值在小散看来,已经不少;但富翁丛生的A股,离婚的代价可谓是“没有最贵,只有更贵”。

  2017年伊始,一心堂宣布公司控股股东阮鸿献、刘琼二人离婚,一本离婚证,瓜分了二人持有上市公司高达57亿元市值的持股权。尽管阮鸿献在谈及离婚原因时,谈到了性格不合,但在市场看来,“作为实控人容易抹不开同业竞争,还不如各做各的更加轻松”显得更为真实,感情没了,作为生意人来说,利益当然要成为第一考虑。

  对当事人来说,分走数十亿市值或许也会心颤,但真正肉痛的却是上市公司的小散们。

  大佬们说散就散了,财产说分就分了,公司股价却因此跌得一地鸡毛,这让小散们叫苦不迭。在梦洁股份股吧,有股友甚至发帖说:“董事长家庭问题处理不好,公司的问题也会处理不好”,负面消极情绪显而易见。

  可见,豪门恩怨,真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责任编辑: 陈新星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21120429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