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国第一漂”茅岩河漂流首漂的缘起

2017-03-02 13:24 来源:

 

    我和喻振海讲的经历和故事,深深地打动了这帮年轻人,大家充满着对神秘茅岩河的憧憬和向往。

  看着大家意犹未尽的样子,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的心头涌现:“要不然组织一次漂流活动?一来长江首漂已经两年多时间了,通过这个活动在我们大庸传承一下长江首漂精神,同时纪念一下长江漂流英勇牺牲的英烈;二来展现一下大庸吉他学会组织的活力,扩大学会组织的影响力;三可以让大家一起领略一下美丽神奇的茅岩河景色。”

  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膨胀,在我心中缠绕。

  喻振海看到我沉思的样子问:“乐乐,你在想什么?不会又有什么想法吧!”

  吉他是一门音色优美、和声丰富的古老西洋乐器,它的历史之悠久甚至超过了小提琴和钢琴,许多伟大的音乐家都很喜爱它,并且推崇备至。伟大的德国作曲家贝多芬曾夸奖道:“在真正的大师手里,吉他简直就是一个小小的交响乐团。”意大利杰出的小提琴演奏家帕格尼尼,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吉他演奏家和作曲家。

  1981年在怀化师专的张建,以及在吉首大学学习的老兄覃文学和同学朱昆,在81级数学系学生田建伟的影响下,开始学习吉他。1981年底,掌握了一定演奏技巧的覃文学、朱昆和张建回到大庸休假,他们带回的吉他音乐磁带,使我等一些青年感受到了吉他这门乐器非同一般的音色和极具现代激情的感染力。很快,吉他以它独特优美的音色和丰富的和声,以及激情伴奏的感染力受到大庸年轻人的喜爱。

  和喻振海一起搞些有想法的事太多了,我们彼此都很了解。86年创办大庸吉他学会,组织首场吉他音乐会, 1987年组织新春吉他音乐会,我俩都是核心组织者。每次活动我都是负责统筹规划,协调有关单位,号召参加人员,而他都是具体事项的策划和组织者。可以说,在当时,我们俩在一起想办的事,没有什么办不到的。

  “是呀!我在想一件事,不知道大家赞不赞同。”我从思绪中回过神回答道。

  “你说说,看是什么事,你有的几个点子应该都是好点子,讲吧!”喻振海跟着说。

  我把缠绕在心中的想法告诉大家,这下可好,大家一听就热闹了起来。

  长江漂流对我们老大庸人的影响太大了,吉他学会的每个人都知道长江首漂的故事。

  1977年美国著名的漂流探险家肯.沃伦成功地漂流了印度恒河上游,当别人问他下一目的地时,他指着喜马拉雅山意气风发地说:“只有山的那边,伟大的长江没有被人征服” 。  

  此后,肯沃伦向中国有关部门提出漂流长江的申请,被正式批准于1986年漂流长江。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1985年有一个中国人为漂流长江已经作了五六年的准备。他就是四川乐山人尧茂书。 1985年初,尧茂书得知肯·沃伦获准漂流长江的消息后,决心要在美国人之前实现中国人对长江的首漂。6月20日,他驾驶“龙的传人号”在长江源头下水,在历时三十三天,漂过一千一百多公里后,壮烈牺牲。尧茂书用他的生命捍卫了中国人自己对长江的首漂权。

  尧茂书首漂长江的精神激励了那个时代不少具有激情的中国人。

  为实现长江的全程漂流,完成尧茂书没有完成的壮举,1986年初,由王茂军等八名洛阳青年发起组织、十七名队员参加的“中国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于1986年5月27日,再次抢在了肯·沃伦的前面在长江源头下水开漂。

  纵穿沱沱河,勇闯金沙江,跨越虎跳峡,过三峡……他们终于到达了长江尽头-上海吴淞口。当他们受到英雄般的欢迎时,他们中的四名队友却永远留在了滚滚长江。他们完成了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用无动力漂浮器材征服虎跳峡全程的壮举,那是一代中国青年用生命写就的民间史诗。

  长江漂流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是中华民族具有不屈不挠,敢于奋进,敢于领先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在那个年代,那种精神是多么的赋有影响力。

  长江漂流英雄们的壮举,深深的感染了那个年代的每一位热血青年,也影响着我们大庸的一代青年。

  有些急性子的董兵激动地说:“干得,漂一次去!尧茂书首漂长江的精神太感动我了,如果现在是去漂长江,我就第一个报名参加,何况是漂茅岩河,我们几个都是在澧水河边长大的,经常漂滩,没有什么可怕的,漂去,我举双手赞同!”

  喻振海也很激动的说:“这个创意很好,可以增强学会的活力和凝聚力、又可以激发大家的热情。同时又有一定的纪念意义,我同意搞一次。”

  旁边的董华、满丽萍、徐一鸣都说:“干得,干得,我们学会很久都没有组织活动了,这是一个很好的活动,我们都愿意参加。”

  我说:“漂流可不是一般的活动,有一定的危险性,如果要组织,对参加的人员要提出条件,至少要会游泳。”

  此话一出,董华、满丽萍、徐一鸣几位不会游泳的可不干了,平常讲话很快的董华可急了,吵着说:

  “不会游泳怎么了,漂流又不是游泳,我们呆在漂流艇上不下水,不就得了,不管怎么样,反正我要参加!”

  性格很泼辣的满丽萍的话就更直接了:“漂流活动不让我参加,以后我就不参加学会的任何活动了,你们要去,除非躲着我去,要不然我赶都要赶去的。”

  覃卫东在旁边插话说:

  “那翻船了,掉到水里了怎么办?”

  “我们穿个救生衣不就得了。”董华抢着说。

  看他们几个这样冲动,我对他们说:“漂流可不是简单的事,不像平常在静水里游泳,有个救生圈或穿个救生衣就可以保证安全了,茅岩河有许多险滩,浪很大,你们哪个漂出了事怎么办,我们怎么向你们的大人交待?”我的话音未落,满丽萍接口就说:“漂死了不要你管,就是漂死了也值得!”

  徐一鸣说:“去,怕么子!死哒就死哒!”

  没想到大家的态度这样坚决,非去不可。

  喻振海说:“如果大家硬是坚持要去,就去,我们把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一些,也许就不会有安全问题。我们吉他学会组织这个活动在大庸来讲是个创举,也可展现一下我们土家人不畏艰险,勇于挑战的精神。”

  看着他们坚定的神情,看样子不让他们去是不行了,我说:

  “既然大家都这样坚持要去,那就去吧!但要回去给自己的大人说好,要征得他们的同意。”看到我表态了大家又高兴,又有些担心。

  “要我家里同意,那我就绝对去不成了,讲不得,讲不得。”满丽萍急忙说。

  董华说:“我大哥肯定会支持我去的,要大人同意恐怕就难了,漂流是我们自己的事,就不跟大人说了。”

  徐一鸣也说:“这个事就不用跟大人说了,自己的事自己定吧!”

  但我还是坚持说:“你们最好还是给大人说一下,免得大人担心。”

  漂流的事定下来后,我告诉了母亲,母亲也没有怎么反对。

  董华回去后,把此事偷偷地告诉了她无话不说的哥哥,其他人都没有向别人透漏情况。

  首漂完完全全成了我们年轻人自己的事情。(覃文乐)

 

[责任编辑: 刘豫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557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