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唤醒“沉睡资产”:资兴探索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

2017-03-16 16:52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长沙3月16日电 2015年5月,经中央深改组审议和国务院同意,我国在29个县(市、区)推进农民股份合作、赋予农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资兴市是湖南省唯一被确定为全国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县(市)。试点工作一年多来,资兴“活了地”“活了权”“活了资金”,农村再次呈现出了盎然生机,并初步形成资兴做法。

    荷塘深处的资兴三都镇辰南村,一大片古民居群落风貌犹存。古树老井荷花、石磨民居篱笆,让人陶醉在“山深人不觉,犹在画中游”的意境里。去年,辰南村被评为了省级美丽乡镇示范村,湖南经视又在该村举办了首届乡村生活节,让辰南村彻底火了一把。

    然而,早年间,这个村子的生态环境虽然优越,但也像很多空心村一样,人气不旺,产业匮乏。尤为可惜的是,大量耕地抛荒,颇具旅游开发价值的古民居群闲置成为了“沉睡资产”。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的春风吹到了辰南村,激活了一池春水。

    “辰南村组建了集体资产股份合作社,通过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制定了合作社章程,选举了理事会、监事会成员,并确定了资产管理、股权量化等各种制度。”理事长袁华平介绍说,“村里成立了木瓜塘土地专业合作社,全村农民将承包地委托土地合作社统一管理、统一经营,农民以土地入股,按股分红。”

    木瓜塘土地专业合作社将集中的1500余亩土地流转到了湖南绿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投资6830万元,建成一个1200亩的荷花种植观光园,园内新建了游道、观景桥梁楼等旅游设施,将辰南村打造成一处全新的乡村旅游目的地。

    村民袁金平从中嗅到了商机。辰南村有一栋破旧的古民居,过去是村集体所有的榨油坊,荒废多年。他租赁了这栋古民居,投入上百万的资金将其改造成古色古香的“荣华斋”,打造成一个荷花生活精品馆。

    抛荒地成为了荷花公园,破民居摇身变成了精品馆。村民猛然发现身边还有一大批一直在睡大觉的 “死资产”可以变成“活资本”。村民们陆续筹集了近600万元资金对10栋位置较好、较集中的老旧民居进行翻修和改造,大力发展以“吃农家饭、住农家屋、干农家活、享农家乐”为主题的农家乐,50余名闲置在家的农民重新就业。

    去年,辰南村成功创建为3A级旅游景区,吸引了10余万游客前来观光休闲。目前,全村已经兴办了农家乐5家,还有5家正在筹办中。四面八方的游客消费带动了当地村民种养业的发展,就近解决当地村民就业100余人,老百姓钱包开始鼓了起来。

    如果说辰南村是资兴农村集体经济欠发达村股份制改革的代表,那么资兴唐洞街道新民农村集体股份合作社则是另一种模式。新民社区地处资兴城乡接合部,交通和区位优势明显,经过近10年的经济发展,村级集体资产积累达数千万元。

    为了防止集体资产流失,新民社区聘请了湖南志成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进行资产评估,盘点出合作社共有门面、农贸市场、未开发土地等固定资产,资产总额达2380万元。

    新民社区党总支书记谷红武坦言:“以前,这些资产全部由社区干部在经营,政企没有分开,有相当一大部分资产被闲置并没有按照市场规律运作,潜力没有挖掘出来,没有发挥出最大效益。”

    新民社区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后,将所有资产、资金总额按人均量化到人,以户为单位发放社员股权证书。股权证发挥的不再只是一本简单的“证明式凭证”作用,而是赋予流通和交易价值,可进行金融抵押、担保,还可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通过转让、退出等方式进行交易。

    股份合作社成立后,社区办公经费和领导班子不得再从合作社报账,将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账务从社区账务剥离出来,实行单独核算。同时,新民社区专门设立了“四部一室”,即资产管理部、项目发展部、财务管理部、股权管理部、综合管理办公室,让村民在决策中从“无权”到“有权”,管理从“干部为主”到“群众民主”转变,保障了社员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

    改革后,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新民社区股份合作社充分利用区位优势,先后入股开发和美住宅小区、康家塘组综合农贸市场建设项目,解决了村民安居和农产品购销等问题,直接增加社员收入60多万元,为股份合作社创收100多万元。

    此外,被唤醒的“资产”还有 “睡”在抽屉里的林权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集体土地使用证等。自2015年资兴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房屋产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以来,已实现了以农村土地、房屋产权、林权等产权抵押贷款45宗,获得银行贷款6214万元。(周巍 王跃华)

[责任编辑: 左栀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0640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