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揭长沙微整形黑幕 成本几十块钱的玻尿酸卖上千元

2017-03-18 09:40 来源: 潇湘晨报

  原标题:记者暗访长沙微整形,竟是暴利“危整形”!丨3·15晨报在行动

  爱美的需求催生了庞大的微整形市场。只要能拥有水嫩的苹果肌,几百甚至上千元一支的玻尿酸,也有不少人愿意打。

  然而,这些标价不菲的玻尿酸真的靠谱吗?不惜血本所做的微整形又是否有安全保障?

  3月1日起,潇湘晨报记者暗访调查微整形行业乱象,揭露疯狂背后的真相。

  40余平方米出租屋内,打针老师佑佑(化名)穿着白色睡袍,露出长腿,正在给学员们进行微整形培训。因其中一名接受打针的顾客过于紧张,佑佑老师的针头不小心扎进其太阳穴血管,鲜血不停地冒出来。看到这种场面,佑佑老师表现得很淡定,“这不算什么,上次不小心扎进顾客额头血管,针拔出来时血喷了我一脸。”

  在老师操作过程中,注射器被学员随意观摩把玩,一旁还有人抽烟、啃鸭脖。四针玻尿酸顾客共花费2400元,其中打针老师拿2000元,余下的400元大部分要分给拉客代理,这也意味着,每支玻尿酸的成本价就几十块钱。

  暴利自称收培训费每月能赚数十万元

  3月9日晚,长沙BOBO国际大厦微整形黑工作室,佑佑老师正在为客户注射玻尿酸填充太阳穴,一旁的学员则在抽烟。暗访截图

  根据知情人提供的信息,调查记者添加了微信名“A包子美私人定制微雕”的人为好友,提出要学习微整形,对方表示需先支付200元定金才能告知工作室地点。3月2日晚10点多,记者按照约定来到位于长沙解放西路BOBO国际大厦25楼的工作室。

  记者发现,所谓的工作室并没有悬挂招牌,它只是一间出租屋。入口处吧台上四处摆放着锅碗瓢盆,里面还有两张治疗床,旁边桌上散落着废弃的针管、药物等,屋内没有任何消毒设施和其他医疗设备。

  看见记者到来,打针师佑佑开始介绍业务,并宣传工作室的利润来源:学员培训收费8000元以上、代理收费800元,同时还能赚取药物差价。

  所谓代理就是介绍身边想打针的客人到工作室来。除了注射费抽成外,代理还可在成本价的基础上随意喊价,从中赚取药物的差价。佑佑老师补充道,“代理赚钱没有学员赚得多。”

  尽管医学基础为零,但佑佑老师还是推荐记者报名培训,“一周学会,一月精通后开工作室。”至于行业如何获取暴利,他打了个比方:招一名学员收一万,二十名就二十万,“我收一批是十个,一个月仅收培训费就能赚数十万元,赚钱赚疯了。”除了高额培训费外,药物差额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跟你交个底,一支成本不到100元的玻尿酸能卖到800元以上,而注射玻尿酸填充项目,至少要三支以上。”佑佑老师吹嘘称,只要打针手法好,不用担心赚钱问题,还可以去省外出诊,玻尿酸卖1800元一支。不过他表示,“3·15”期间对私人工作室生意有很大影响。

  成本工作室只需租房,不需要任何证照

  用过的注射器等用品随意散落在桌面上。

  佑佑老师说,开工作室不需要多少成本,只要租个房子简单装修,其他手术医疗器械用品都不需要配备,“微整形就是凭手法赚钱。”他表示,私人工作室连工商营业执照都不用办,更不用提其他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等证照,“我们没有任何证照。”

  “学员培训没有固定时间,属于一对一教学,打重要部位就会集中教学。”佑佑老师说,平时如果有客人打针,就会电话通知学员去现场学习,将打针穴位标记出来,教学员在相应部位该如何去打,如何去造型塑形。等观摩一段时间后,学员认为自己能上手就会招募模特练手,先从打下巴开始。他表示,下巴、太阳穴这些部位可以随便打,“不管你怎么扎都没事。”

  至于学成后是否会发资格证书,佑佑老师对此笑称,“学校才会发,那证没什么用,你又不能去医院里上班。”被问及货源,他说玻尿酸等药物比正规美容医院里的便宜很多,“因为药是从韩国法国偷税运过来的,这里面水很深。”

  在交谈过程中,佑佑老师一直强调“这一行是暴利,凡是赚钱行业都要冒风险”。而所谓的风险就是被媒体曝光和相关部门查处,如果确定是在工作室打出事的,就会被索赔和罚款,如果严重点甚至要坐牢。“只要不把客人打出事,被抓到都不怕,只要说‘客人愿意来我这里,不愿意去医院’就没事。”

  培训扎到血管,用纱布止住血就没事了

  经过一周的等待,记者被通知前去交费培训。3月9日晚上9点多,工作室里包括记者在内共有八人,其中一名男性顾客等待着注射玻尿酸填充下巴。

  佑佑老师打了一通电话,随后一名女子送来了八盒玻尿酸。记者注意到,盒子包装上全是韩文字样,没有识别码,也没有标注中文标识和进口批准文号。一名女学员拿出一个黄色盒子,将白色麻药涂在男子下巴上,盒子上同样都是韩文字样。

  通过交流记者得知,为逃避执法打击,工作室的玻尿酸等药物都存放在附近小区,“不敢放在房里,而是存放在车库的车内。”

  当晚9点47分,佑佑老师开始给顾客打针,但他并没有更换衣物,而是直接穿着白色睡袍。涂完络合碘,佑佑老师戴上一副橡胶手套,并给记者指出即将扎针的穴位。两分钟后,他拔出针头试图坐下给男子塑形,结果坐空了直接摔倒在地,右手拿的注射器针头险些扎到男子。“还好针没在他脸上。”他站好后缓口气说。

  扎针过程中,男子不时喊“痛”,佑佑老师则取出注射器,将其随意放在床上,用手去捏下巴塑形并拿纱布擦拭流出的血。在他捏下巴间隙,另外两名女学员把玩着注射器,未戴消毒手套。扎针进行到第7分钟,佑佑老师示意记者去体验推药,“你大胆推,放心,手别抖,要柔和一点,不要太猛。”

  就在男子扎针的过程中,一名年轻女子恰好赶来打玻尿酸填充太阳穴。扎针之前,她同样被抹上白色麻药,佑佑老师戴上同一副橡胶手套准备施针。或许担心疼痛,女子左手握住一名学员的手。

  “麻药没效果,可能扎到血管了。”女子刚说完,太阳穴部位不停冒出血来。“我往你血管上捅都没事。”佑佑老师对学员们解释说,“没事,扎到血管了,用纱布按一下,血止住就没事了。”他安慰女子说,“放松点别紧张,一紧张血管就膨胀。我上次帮别人打额头,那人也是紧张得叫,结果一针扎到血管了,等我把针拔出来,那血喷我一脸,立马拿一坨纱布止血。”

  扎完右侧太阳穴后,女学员松开女子的手,走到一旁抽烟,而另一名穿着睡袍的学员则坐在沙发上啃鸭脖。24分钟打完三针玻尿酸,女子称身体不舒服且要赶去参加培训班,在支付2400元后匆忙离开,第四针改日再打。当晚,佑佑老师还给另外一人打瘦脸针,注射肉毒杆菌素。

  一支玻尿酸收600元,四针共2400元,其中佑佑老师收2000元,余下的400元大部分要分给拉客代理,这也就意味着,一支玻尿酸的成本不到100元。随后,佑佑老师教育起了学员,“600元一针太便宜了,这种单以后少接,不能把价格扰乱。以后要接高端客户,一支玻尿酸卖1000多。”

  查处取缔黑工作室,没收违规药品

  3月15日晚,天心区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执法人员对该微整形黑工作室进行查处。 图/记者金林

  3月15日晚上,接到上述黑工作室违法行为举报后,长沙市天心区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副局长龚杰明带队赶到BOBO国际大厦。执法人员收缴“肉毒杆菌素”、“玻尿酸”和抽血试管、注射器等经营工具,逐一登记涉嫌违法从事医疗美容活动的人员信息。同时,该工作室因未办理任何证照被依法取缔。

  “发现一起,取缔一起。”该局局长廖元平说,依据手术难度和复杂程度以及可能出现的医疗意外和风险大小,当时的卫生部将美容外科项目分为四级。根据《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规定:A型肉毒毒素美容注射属于美容外科项目分级中的一级项目,而可开展此项目的机构必须是设有医疗美容科或整形外科的一级综合医院和门诊部,设有医疗美容科的诊所。

  3月16日,廖元平说,除了对藏匿于写字楼的微整形工作室进行严查严处外,该局还会在全区范围内组织开展美容美发卫生专项执法检查,重点督查是否超范围开展医疗美容项目,如注射玻尿酸、割双眼皮和绣眉等。对在监督检查中发现的违法单位和违法行为,将依据《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从严查处。

  走访:微整形是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

  有业内人士爆料,在万达广场写字楼,无证美容机构有30多家。3月6日,记者走访了万达广场,一家微整形工作室的负责人薇薇称,“昧着良心赚钱的人太多了”。

  “淘宝上的玻尿酸,价格最低的都是几十块,正规厂家的七八百元。所以低价的肯定是仿冒品,质量无法保障。”薇薇说,微整形风险很大,“但因为暴利,所以跟风者众多。”

  记者调查发现,一家洛施丽华注射美容培训中心也在招学员,这家培训中心的网站看上去十分高大上,号称打造“中国首家保姆式教育航母”。记者根据网站公布的联系方式致电易老师,他在电话中说,“最近的大班都满了,要到月底才开班。”不过当得知记者急于插班时,易老师回复称,“还有一种随到随学的小班。”小班只教两个人,学的东西也扎实些。他称要先交500元定金才能告知具体培训点,支付8800元学费才开始培训。

  而记者查询官网发现,该培训中心地址在雨花区韶山中路,早在2015年,就被媒体曝光过。在没有任何行医资质的情况下,学员们不仅要在对方脸上标记打针位置,培训完后颁发的“证书”也形同废纸。

  3月16日晚7点多,记者再次致电易老师询问被曝光一事。他对此表示,“被曝光很正常,微整形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是否有资质没太大关系,你可以去看看别的学校,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

  建议:加大源头打击,减少市场假药

  长沙瑞澜医疗美容医院郭林林院长说,微整形是利用玻尿酸等新材料进行皮下注射,无需开刀。这本是一种在短时间就能变美的高科技医疗技术,但因受暴利驱使,近年来黑工作室在全国遍地开花。这种宣称零基础学员速成的培训班,在无任何资质、环境不达标的情况下,胡乱注射来源不明的药物,逐渐让微整形变“危整形”,严重扰乱了整个医美行业,也严重侵害爱美者的身心健康。

  “黑医疗美容机构为了降低成本,常常购进廉价劣质卫生材料,既无国家相关批准,又无质量安全保证,甚至自制卫生材料。药品中也不乏假药、劣药和过期失效的药品。”郭林林说,正规美容医疗机构采购药物,会选择大型的药剂生产厂家,不仅要查看其是否具备药品资质,还要考评各方面是否合格。

  郭林林提醒,药物包装上有识别码,进口的药物包装必须标注中文标识和进口批准文号,“正规药品不可能流入到无证美容院、私人工作室,厂家对于无医疗资质的不会供货。”

  “微整形是医学范畴的技术,必须是取得《医师执业证书》《医师资格证书》的专业医生才能操作,这是最基本的原则。”郭林林说,因为微整形也涉及到解剖学等人体学方面的问题,如果不具备专业知识,误将药物注射进血管里,会引发不良反应。郭林林院长说,黑工作室根本不具备消毒条件,急救措施也没有,如果在注射过程中患者出现一些不适,急救都保证不了。

  郭林林院长建议,应加大源头打击力度,减少市场上的假药横行。此外,严禁无资质人员开展医疗美容服务,对造成人身伤害的行为从严惩处。

  (潇湘晨报)

 

[责任编辑: 左栀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0650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