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艺苑风景丨周中华:朱墨潋滟入芳华

2017-04-01 15:46 来源: 湖南日报

    朱墨潋滟入芳

  文丨迟美桦

  我问:“一天忙忙碌碌下来,你最想做点什么?”中华说:“铺开宣纸,画上几笔,便觉得元神回归。”我问:“若有闲暇时光,你最想做点什么?”中华说:“铺开宣纸,画上一天两天,就像活在世外桃源一般。”

  作为一家保险公司的高管,周中华每天的工作是繁忙和繁琐的,她风风火火做职场上的白领女子;作为人妻人母人女,她任劳任怨地操持着一个家。她说,但凡有点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她就写写画画。在她的书画世界,过滤掉庸常的忙碌,让纷繁红尘远路相绕。朱墨无言似有声,她从容地捣弄着,用一山一水,来丈量人生的远近;用姹紫嫣红,浓缩大千世界;用内心的安然从容,化作笔下的鸟语花香。

  周中华对水墨丹青的喜爱,用她的话说是“打从记事起就爱到骨子里”。她是家中的老幺,六岁丧父,体弱多病的母亲无法照顾她,她只能随家里刚出嫁的大姐去县城读书。县城的柏油马路、热热闹闹的街市她毫无欣喜,她想妈妈,想着谁帮娘放羊、谁去摘青翠滴绿的辣椒、谁去扯萝卜、燕子是否又飞回来了……想的表达方式,除了躲在被窝里哭还有就是涂鸦——画家里的菜地,画屋前的山茶花,画家乡山坡上的牛羊……

  读师范的时候,美术班的同学在女生宿舍专门有一间空宿舍,用于她们就寝后唯一可以不断电,晚上可用来画画的房间。中华当时每天晚上都去那间有灯的房间学习,看美术班的同学们调色、勾线、画画,然后自己悄悄学着画,时常陪到天亮。

  儿子高考选择美术专业,请了专业教师在家培训。初衷是为了陪儿子学习,耳濡目染又拿起了画笔。儿子进了大学,时间也充裕了些,中华找到以前业余跟着学画画的老师,开始从美术基础知识学起。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湖南省美协的李玉钧老师,并拜他为师学画牡丹,人到中年,才正式走上了正规的学习之路。

  为了学画齐派虾,她找到长春吉林,奔着齐派传人姜福林而去。姜老师画风飘逸,笔下晶莹剔透的虾似乎会游起来,这让中华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长沙到长春,路程遥远,往往只能是周五晚坐飞机过去,周日晚赶回长沙,有时碰上晚点,她就坐进放在机场的车里打个盹,周一早直接开车上班。跟随熊大炎老师学习花鸟大写意;找陈迎楷老师学写毛笔字,也曾师从国内有名的山水画家李天路先生……

  看中华的画,初期作品多是花鸟入画,满纸花花绿绿、活活泼泼,也并无什么风格。甚至,布局也显俗套、呆板。而最近三年来的作品,画风大不相同。栩栩如生的鱼虾、昂首高歌的雄鸡、雍荣华贵的牡丹、吉祥富贵孔雀……气韵生动、形神兼备。用笔线条流畅,画面感追求清雅唯美,逐渐形成自己的审美志趣和绘画语言。

  那天中华微信发来一幅新创作的《鱼风和畅图》,有凌霄花马兰花,有水有鱼虾,我甚至看到了有春风拂过。其画风清雅俊逸,活泼玲珑。用笔沉着稳健,润枯相间,为画面营造刚柔相济的意象。其色彩处理于浑厚中透出典雅,富有现代绘画色彩审美理念与效果。

  中华说:“我拜师学艺已经有十余年了,众师的指导和培养,让我深刻地领悟到做人与画画的关系,我努力学习,取众师之长。”

  中华的画在圈内也是小有名气。

  某天,一位书画收藏家找到中华,想收她几幅画。中华先是惊讶:那人竟然说是慕名而来呢!然后有点窃喜:毕竟捯饬了十年的一桩事情,有人关注啦。更多的是受到鼓舞,觉得可以继续在这条道儿上走下去。她说:“我对自己的画有些敝帚自珍呢,似乎每一幅画里,都记载着我的似水流年,藏着我满心的花开花落。”

  中华把自己的画画写字皆看做一种修行。她不卖画,不赠画,不为名,不求利。一如画其面诠释语言:万花丛中,总有一树芳华遮风挡雨,总有一根枝头可以停歇。心中种着清寞与鲜妍、明月与清风,不觉冬去春来、不觉雪融花开。画画的时光,心无外物所累,带一丝杏花烟雨的清香,找个角落沉淀灵魂。

  画里乾坤,却道是朱墨潋滟,流年芳华。

  (周中华,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南省直书画家协会理事,湖南省女书法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 左栀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074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