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 炫闻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头条新闻炫闻问政舆情专题

【宁乡沩山泥石流大救援回溯】泥石流里爬出来的“90后”村官讲述:那一天发生了什么

2017-07-13 09:00:50 来源: 红网

  王喜欢喜欢拍村里的美丽风景,这是他拍下的事故前的王家湾组。

  这是泥石流来袭后,挖掘机作业后的王家湾组。

  泥石流来袭,部分村民逃生,满身是泥,王喜欢用手机拍下照片。

  灾难过去,宁乡沩山乡村民开始展开灾后重建。

  7月12日,来自宁乡沙河市场的志愿者,前来看望救援遇难者李国军家属周应。

  21岁的王喜欢说,接下来的任务,除了当好村委会会计,做好精准扶贫,还会和当地的各级干部一起,不遗余力地帮助村民灾后重建,“但愿死者安息,生者安好。”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杨艳 湖南宁乡报道

  一名特殊的大学生村官遭遇履新大考

  王喜欢,一个正在读大四的“90后”村官,履新刚刚34天,却因2017年7月1日宁乡县沩山乡祖塔村的两次泥石流,遭遇人生最大最危险的一次大考。

  7月1日下午,祖塔村王家湾组遭遇两次泥石流,第一次将59岁的村民周爱香埋倒,第二次将现场组织救援的30多名村民们袭倒,最终确认包括周爱香在内9人遇难。

  “当过去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泥石流向自己袭来时,我也一度吓得腿都软了,但我知道,我没有退路,只能往前冲。”组织村民撤离,在通讯中断的时候千方百计联系村干部,寻找泥石流里的父亲,把村民从泥石流中拽出来,分配救灾物资......21岁的他,历经血与泥石流的洗礼,在生与死的考验中变得异常坚定。

  事发那天,他本来准备去长沙参加专业考试

  王喜欢是湖南涉外经济学院艺术设计专业的大四学生,当选村会计时正好是学校的实习期。7月1日下午是学校通知专业考试的日子,他在6月30日下午赶到宁乡县城的姐姐家,准备第二天上午坐车去学校。

  那天暴雨。王喜欢心里还惦记着王家湾组77岁村民王楚钦家的房子。王喜欢家住祖塔村的丰子洞,和王家湾组隔得比较近。

  30日晚上,村里出现多处塌陷,村民们的朋友圈里开始转发灾情。王喜欢坐不住了,跟姐姐说要赶回村里。姐姐担心暴雨危险,姐夫说,这个时候必须回去。

  听了姐夫的话,王喜欢更加坚定了回去的信念。7月1日上午8时,他赶往宁乡县南站,大巴停运。他给77岁的王楚钦打了电话,请求老人家迅速转移。王楚钦家就在此次泥石流灾难发生的地方,房屋是危房,有的地方还是木头搭建。王喜欢担心的是危房倒塌。

  王喜欢还给隔壁家的王建打了电话,希望王建能帮忙转移村民。王建答应了,并且劝说村民离开。王建就是村民第一个遇难者周爱香的儿子。

  大巴停运,王喜欢打了个的士,紧急往村里赶。回来路上,部分道路受损,车子开得很慢,11点才到长滩路口。前面的道路积水太深,王喜欢下车走路回家。途中,有两辆摩托车送了王喜欢一段路程。

  王喜欢见村主任严志强的车子停在门口,饿了的他在村主任家里吃了中饭,然后来到王家湾组。父母在村口迎接王喜欢,三人在村民家里喝了口热茶后,王喜欢没有回家,往王楚钦家里走去。

  第一次泥石流袭来,他刚刚把三名村民劝出家门

  路上,王喜欢看见王建。他坐在离家30米开外的摩托车上,撑着一把大伞。此时,王建的母亲--59岁的周爱香已回到家中。采访时,王建说,自己劝母亲不要回,但老人家见没有下雨,便回家做清洗工作。“当时大家担心的是暴雨引发老房子倒塌,而家里是2014年建的新房,母亲认为没有危险。”

  和王建一样担心危房倒塌的王喜欢,去了王楚钦家。王楚钦的妻子,王喜欢喊她“太婆”,准备带他去看家里的危情,王喜欢一口回绝,“太婆,现在不是找险情的时候,要赶紧撤离。”王楚钦听了王喜欢的话,离开了家。

  随后,王喜欢看到90多岁的王正凡出来倒垃圾,他跑过去牵住老人,提出背老人离开。老人没让他背,答应倒完垃圾后就出门。

  王家湾组的10多户村民房屋都建在山脚,除了周爱香家,其他的村民家里几乎都连成一片,几乎都是老房子。王喜欢继续挨家挨户劝大家撤离。听到王汉凡妻子和两个女儿说话的声音,王喜欢迅速请三人撤离。

  王喜欢走了出来。正在这时,一声巨响。王喜欢看到身后三栋房子倒塌,一股黄泥滚滚而来,最终在离王喜欢不到6米的地方停住。

  “当时人都吓傻了。”王喜欢说。转而他回过头,对着一片土砖房大声喊,“大家快出来,快。” 王汉凡妻子和两个女儿跑了出来,村民们也陆陆续续出来,王喜欢不停地喊,要村民赶紧离开。

  此时,王建冲了过来,喊着他妈妈被埋了。王喜欢一把抱住王建,劝他不要靠近。扭抱的过程中王建的鞋子掉了。

  王建的母亲周爱香,此时已经被埋在了房子底下,面对着一大堆废墟,王喜欢死死抱住王建,王建渐渐冷静下来,主动往后退,众人都退到了王建此前搁置摩托车的地方。

  信号不好,王喜欢拼命找信号强的地方,逐个打电话,村支书的电话打不通,他就打副书记伍国强的电话,告知“房子倒了,人在里面。”随后,王喜欢朝乡镇领导打电话,把手机里的乡镇干部的电话几乎都打遍了,但都是无法接通。

  将消息传给了村干部伍国强,王喜欢稍微放心了一点。他继续要大家往后撤。很多人退到了几百米开外、地势较高的桥头。

  第二次泥石流袭来,王喜欢飞奔逃出

  大约40分钟后,村民们都纷纷赶来。村干部们来了不少。有人在看周爱香被埋的位置,有人准备搬废墟上的石头。

  “村民们是抱着一家有难,大家帮忙的心,想把周爱香救出来。”王喜欢没有参与救援,连续的奔波与悲伤让他筋疲力尽,他找了一个路边的小石头坐下,时不时起来看看。

  不久,王喜欢的父亲王新辉也来了,二话没说参与到救援当中。

  正在大家搬废墟上的石头、树枝的时候,坐在30米开外的王喜欢看到山头的一块门板大的土方在动,紧接着一大块山地开始松动,一片黄泥直泄而下,王喜欢眼睁睁看着一个白色衣服的身影埋在了黄泥里。

  有人喊“跑!跑!跑!”王喜欢带领一些村民拔腿就跑。因为离山坡远,王喜欢和村民在一阵狂奔后,逃出了滚滚黄泥,跑到了地势较高的桥上。一根电线杆横在桥上,王喜欢等人横跨了过去。

  “本能地逃跑,拼尽了全力。”王喜欢说,大概,可以比得上刘翔飞奔起来的速度。

  跑到桥头,看着一片黄泥,泥巴里挣扎着的村民,有人站着有人趴着有人在爬,王喜欢急疯了。他沿着小路不由自主地往里面走,他的父亲也在里面。

  一路上,王喜欢扯出两个满是泥巴的人,“也分不清谁是谁。”

  途中,王喜欢跳进去泥水里,鞋子拔不出来。他脱掉鞋子,光脚在里面挪动。远远地,王喜欢看到了父亲从泥水里爬起来的身影。走到父亲面前,他恢复成孩子模样,开口就说“吓死我了。”父亲王新辉回了一句“没事”。

  随后,王喜欢开始到处寻找信号。手机奇迹般地出现了信号,王喜欢打给了祖塔村第一书记周意明,喊着“快来救人,泥石流来了。”电话后,手机又没有信号了。

  泥石流后,王喜欢投入救援与灾后重建

  到处一片哭天抢地,没有村民能准确说出第二次泥石流的具体时间。有人说是4点10分,王喜欢推测说时间应该在4点20分左右,但也不确定。

  王喜欢说,现场一片忙碌,有村民爬着出来,有村民抬着伤员出来,出口处摩托车不断,那是村民前来运送伤者的工具。

  打完电话不久,王喜欢回到桥头,爬上来的村民必须经过桥边的堤坝。在那里,王喜欢看到牵着两个孩子的王建,三人满身是泥。王建的女儿受了伤,冻得浑身发抖,52岁的王美坤患有心肌梗塞,躺在路边,也冻得哆嗦。王喜欢脱下身上的球服递给王建的女儿,自己剩下一条短裤衩,跑回家拿衣服。王喜欢的家离事发地点有几里路,还要经过老龙潭水库,他一路飞奔,扫下一堆衣服装进塑料袋就往回跑。很快,王喜欢又到了事发现场,将衣服分发给村民。

  泥石流冲垮了堤坝靠近出口的一段,大概有6米的距离,带着两个孩子的王建没法通过,王喜欢牵着王建的大女儿,跨进了淤泥里。

  刚刚进入淤泥,人就陷了进去。淤泥接近跨部的位置,王喜欢抓紧孩子的手,一步一步挪动。将人送到了路口。

  “6米长的淤泥路,走得很漫长。”王喜欢回忆。送完孩子,王喜欢又通过淤泥路,准备背王美坤回自己家。但患有心肌梗塞的王美坤不能动,又不能背。王喜欢找到了村民李桥梁,希望能帮忙抬人。一旁的村民胡命秋回家拿了一把楼梯,跟了过来。

  三人合力将王美坤抬到了王喜欢家中安置。王喜欢随同李桥梁和胡命秋返回事发现场。

  此时天色已晚,该走的人都已走出了泥潭。王喜欢四处观望,反复大声呼喊“有没有人”,良久,听不到回应,只有泥石流呜咽的声音。他再次通过淤泥路,在路口村民家洗了洗,坐着摩托车去了村部安置点。

  7月1日当晚,王喜欢没有回家,睡在了安置点。安置点的后面也是山坡,王喜欢睡不着,后来干脆在小车里眯着,惊醒后再看看身后的山坡有没有异样。

  就这样,王喜欢和祖塔村的村民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一天。王喜欢说,他的心在滴血,但没有时间悲伤,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流过一滴泪。

  灾区正在重建,“但愿死者安息,生者安好”

  7月1日当晚,宁乡县委县政府的官员们都赶往现场。因为通讯中断,道路受阻,大家都是走路到达现场。而救援的大型机械,不得不处理好多次道路塌方,才能赶到事发地点。

  之后,各级驻村干部都驻守在祖塔村,负责救援和灾后重建。

  7月2日开始,政府和社会的救灾物资纷沓而来,王喜欢要统计灾情,统计和分发物资。不少爱心人士点名要送给遇难者家属,王喜欢都会前去带路。

  “我和父亲都逃出来了,该感到幸运。可还有这么多没有逃过劫难的村民,那些熟悉的面容在揪着我的心。”王喜欢说自己的心情难以言表,他在这场灾难里看到了村民的淳朴和善良,看到了大爱与感动,同时也深感安全知识和救援知识的短缺……他想,接下来的日子,他会吸取教训,多学救援知识,“但愿再也用不上。”

  王喜欢说,自己再也不想去事发地点,“那里承载着太多的悲伤。”

  7月1日的灾难过去,事发地点所处的山体还存在裂缝现象。当地政府决定,将事故现场的村民安置妥当后,推平山坡下的所有房屋。

  采访中,村民告诉记者,7月5日,是王喜欢21岁的生日,他一直都在忙碌,做着善后工作。

  尽管忙碌,王喜欢会时不时翻看手机里曾经的王家湾组事发点,照片里一片葱绿和美好。王喜欢说,这里的村民,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安身之处。而自己,接下来的任务,除了当好村委会会计,做好精准扶贫,还会和当地的各级干部一起,不遗余力地帮助村民灾后重建,“但愿死者安息,生者安好。”

[责任编辑:邓梦菲]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131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