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 炫闻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头条新闻炫闻问政舆情专题

数据有形:告诉你2017年湖南如何“逆袭”超级洪水?

2017-07-13 10:47:27 来源: 红网

  湖南省民政厅厅长唐白玉(中)、副厅长邓磊(右)与厅救灾处的同志在会商灾情。

  7月1日凌晨6:20,湖南省民政厅厅长唐白玉在省减灾委办公室、省民政厅救灾应急值班室审核灾情数据。祝林书 摄

  7月4日,一台叉车正在中央救灾物资长沙储备库作业,向大货车搬装运往重灾区的救灾物资。祝林书 摄

  1998年,湖南省博物馆收藏的抗洪相关实物证书。杨峥嵘 提供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杨斌 长沙报道

  谁能想到,2017年的夏天,三湘大地将以一场人与洪水的决战姿态定格历史?湖南省水文局的监测数据显示,6月湖南下了20.5天雨,全省累计平均降雨量407.1毫米,相当于在湖南全域下了5个洞庭湖的水,突破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记录。省会长沙是此轮暴雨最为严重的地区。6月22日至7月2日,长沙市平均累计降雨量435毫米,超过1998年特大洪水期间记录120毫米。

  “来势汹涌,湖南境内的许多河流湖泊水位暴涨!”7月3日零点12分,湖南湘江长沙站水位,超警戒水位3.51米为39.51米,超过1998年的39.18米,成为湘江历史最高水位。湘江长沙段主要支流浏阳河、沩水、捞刀河均超1969年以来历史最高水位,换句话说,湘江刚经历了超越1998年的巨大洪灾!

  然而,史上最暴烈的洪灾,却并未造成有历史记录以来的最惨烈的损失。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使湖南能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了对抗洪魔的最大胜利?

  湖南遭遇历史罕见特大洪水袭击

  2017年,湖南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一场洪水?

  6月22日开始,湖南省遭遇了今年以来一轮最强降雨过程,强降雨总量之多、范围之广、强度之大、历时之长,均属历史罕见。全省降水超出同期的历史最高年份1954年和1998年,最为凶猛的是6月的最后两天。

  湖南省水文局副局长宁迈进介绍,6月湖南累计平均降水量407.1毫米,较历年同期均值偏多91.6%,较1954年6月的384.4毫米偏多5.9%,较1998年6月的337毫米偏多20.8%,排在有资料记录以来第一位。

  长沙水文局监测数据显示,6月份全市平均降雨558毫米,较历年均值(234.4毫米)偏多138%,相当于整个汛期降雨量的56%。“长沙往年汛期一般是4月底至7月初,但今年降雨集中在了6月。”

  雨水集中,加上持续时间长,导致湘江、资江、沅江水位连续两次超警戒水位,尤其是湘江水位在7月3日刷新历史记录,一度引发了国内外的关注。

  抗洪老兵:2017年洪水败给了高标准抗洪建设

  曾参与湖南1994、1996、1998、1999年抗洪,现为湖南省委政法委政治部调研员的杨峥嵘认为,经历多次重大抗洪行动,“属1998年洪灾最为惊心动魄,整个长江中下游包括湖南、湖北、江西等省份的灾情最为严重。但是,2017年的洪水感觉来势非常迅猛,因为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信息传播快而更牵动人心。”

  “从指挥调度、人员组织、应急救援、物资供应等角度来看,2017年的应对无疑是最有效的。”杨峥嵘告诉时刻新闻记者。

  1998年6月28日,岳阳麻塘垸出现垮塌,洪水威胁京广铁路,杨峥嵘和同事带领230多名战士奔赴现场,只能用沙袋、身体堵管涌,前后在抗灾前线奋战了两个来月。1996年,湖南桃源抗洪,当时长张高速还没建,部队经319国道抵达桃源县城外约三公里处,就被洪水堵住出路。没有快艇等装备,洪水流速又快,只好把两艘冲锋舟绑在一起涉水前进,一股激流冲来,冲锋舟就像被猛推一把,差点翻船。

  杨峥嵘说,“相比2017年,以前的抗洪物资设备条件存在巨大差异。比如,今年国家部委对湖南救灾款、物资的调拨,三峡大坝减缓开闸放水照顾湖南泄洪,大型机械化救灾装备的运用,水利基础建设的加强,省内大型水库提前放水蓄容等等措施,都为减少洪灾损失,夺取2017年抗洪胜利奠定了基础。”

  湖南省档案馆的记载显示,1998年洪灾期间,全省共出现各种险情2万多处,大都是因为堤防标准低、质量较差所致。1998年特大洪水期间,仅长沙25个万亩大垸就溃垸2个,千亩大垸大部分溃决。而在今年超历史水位下,长沙的万亩堤垸、千亩堤垸都经受住了考验。

  据报道,长沙万亩堤垸按50年一遇标准设防,堤防普遍加高1—2米;湘江长沙城区段两岸防洪大堤按100-200年一遇标准完成建设78.8公里,城乡堤防完成达标建设235公里。为此,长沙市委、市政府近年共计投入260亿元加强水利基础工程建设。

  时过19年,湖南在隐患排查整改、应急预案准备、应急保障措施、水库(电站)、内江内湖调度、及时检查督导等方面都有了极大的提高。

  从电视时代到手机时代信息传播大变革

  1998年洪灾,报纸、广播和电视等传统媒体是信息的主要传播手段。然而部分偏远地区,因为信息闭塞,耽误最佳避灾、救灾时间的例子比比皆是。

  湖南大众传媒职业技术学院教师王洪一直关注湖南近二十年媒体沿革。他介绍说,1998年的湖南,省、市级媒体结构还是三驾马车——纸媒、电视、电台,信息传播不发达,宣传机制保守,灾情传播往往“第二时间”才到达百姓面前。

  进入2017年,“互联网+”以及新媒体成为媒介宠儿。借助智能手机等客户端,特别是时刻新闻、新湖南、掌上长沙等省内主流网络媒体及政府全媒体平台通过直播、专题等迅速、全面、准确地传递灾情,与数千万手机自媒体舆情交相辉映。所以与自媒体紧密协同打一场信息对称仗、舆论鼓舞仗,是新时期防汛救灾营造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舆论氛围的另一场战斗。

  尤其是红网新媒体集团(以下简称红网集团),在6月23日晚即迅速成立防汛抗灾宣传报道指挥部,党委书记、董事长舒斌任指挥长坐镇调度,党委副书记、总编辑贺弘联任副指挥长,派出10路记者赶赴湘西、怀化和常德等重灾区,14个市州分站记者,100多个县市区分站记者则下沉到各自防区,参加防汛抗灾报道。

  据统计,从6月23日至7月7日,红网总站共刊发各类稿件4517篇,重点报道200多篇,红评文章30多篇,揭批恶性谣言10余起,网上总点击量1.7亿人次,为夺取全省防汛抗灾的阶段性胜利提供了强有力的舆论驰援。

  民政等部门全领域深度参与 国家级救灾储备库提供保障

  如何防灾、减灾?

  湖南省民政厅救灾处副调研员祝林书给了这样的答案,“就民政部门而言,主导和参与了从灾前预警、救灾物质储备、专业队伍的建设与培训、灾后救助等全领域工作。”

  2017年6月20日,湖南省民政厅即通过QQ工作群等方式,向全省各级民政部门发送汛情预警信息,提前布置防灾工作。汛情发生后,指导全省5万名核灾员查灾、核灾,并通过“国家自然灾害管理系统”上报灾情,实现了全省灾情实时状况的播报,为上级部门研究对策、积极应对提供了时机。

  祝林书说,“中央救灾物资长沙储备库的建成并投入使用,则为湖南灾后救助提供了强大的物资保障。”长沙储备库建成于2016年底,作为中央级17个储备库之一,不仅为湖南地区提供救灾物资保障,还解决周边省份的救灾物质需求。

  祝林书表示,为实现救援力量下探,永州市和常德市成立了市级备灾减灾机构,临澧县成立了县级备灾减灾中心。省内其他市州、县市区正加强与各级政府和编制部门的汇报对接,争取成立市县级备灾减灾中心,配备专职人员。

  此外,湖南省民政厅今年计划重点支持8个县级救灾物资储备库建设。目前,正在进行项目立项、建设用地、配套资金等前期准备工作。

  灾后救助历来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在湖南省民政、财政、保监等部门积极推动下,2017年全省范围内推行了因灾居民人身死亡巨灾保险,并在洪灾多发的岳阳、常德、益阳、张家界、郴州、永州等6市部分县区开展了因灾农房倒塌和农业巨灾保险试点,7月1日在岳阳平江启动了全省巨灾保险理赔,现场为该县因灾死亡的4人各赔付10万元。”祝林书说。

  湖南省财政今年已累计拨付巨灾保险保费补贴4312万元。当前,中国人保财险湖南省分公司等5家承保公司已全面启动洪灾理赔紧急预案,确保农业巨灾保险5日内赔付到位,人身死亡保险3日内赔付到位。

  在湖南省减灾委办公室、省民政厅的统筹协调下,湖南省红十字会、省慈善总会、省妇儿基金会等社会公益慈善组织积极发动募捐,帮助受灾群众渡过难关。蓝天救援队、长沙绿舟防灾减灾促进中心、长沙民众应急促进中心等社会组织第一时间到灾区开展人道救援、医疗服务等抗灾救灾工作。

[责任编辑:邓梦菲]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1312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