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 炫闻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头条新闻炫闻问政舆情专题

湖南君山的乡村振兴试验 “第二队伍”如何破解乡村治理难题

2018-01-10 11:07:52 来源: 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74 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牛奶湖村村景

  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牛奶湖村村景

74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2期)

  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

  今年4月,岳阳君山强化村支两委队伍以后,试图探索新的乡村治理体系,打造一支名为“六员”的第二队伍,是其在乡村振兴战略上先行一小步的创新之举。

  岳阳市君山区委书记谢胜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我们的探索与十九大报告对乡村治理体系、三农工作队伍的新思路、新要求是高度契合的,也让我们有了进一步前进的底气与动力。”

  打造乡村治理第二梯队,“放杠杆”撬动美丽乡村建设

  2017年4月10日,君山区政府发布 《关于建设美丽乡村的实施意见》,要求各村应普遍成立美丽乡村建设理事会等群众自治组织,择优配备村民担任“六员”。

  君山区农业局局长易俊良解释,“六员”不是说六个人,而是指六项工作职责,即环境卫生保洁员、治安网格信息员、禁拆治违巡查员、农村道路养护员、封洲禁牧管理员、食品安全协管员(农产品质量安全协查员)。

  按照规定,“六员”原则上按每个村5~8人配备。“六员”需统一与所在村签订服务承包合同,服务承包费用实行区统筹、镇兜底、村补充的办法,其比例为7:2:1,月工资为1200元。在君山区,六员队伍共有414人。

  君山区广兴洲镇洪市村党总支书记张春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村里选聘合适“六员”并不容易,“年龄要在60岁以下,有声望,有能力,能说会道,会写会算,口碑要好,还会协调关系,老百姓才服气”。

  更重要的是,要有公益心。

  易俊良坦言,多年来,农村积累了不少痼疾。比如说脏乱差现象,杂草丛生等。“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农民参与农村公益事业的积极性不高,满意度也不高,绝大部分都需要政府投入或购买服务。”易俊良说。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君山区委副书记、区长李勇认为,君山一年多的实践表明,解题的关键是“放杠杆”。他说,农村要自治,把农村亟须解决的问题,由农民自己管理起来,“政府、社会与村民要一起上,不能你搞你的,我干我的,甚至在旁边看笑话,而是要合力一起干。”

  “六员”就是撬动群众主动性的杠杆。君山区副区长庞域建认为:“群众积极性不起来,政府再怎么投入也没有效果。凡是群众参与度高的地方,政府就多投入,形成正循环。”

  李勇表示,“有了这支队伍,就有了一条腿,站在泥巴里的腿,‘六员’是我们最借重的一支队伍,近一年的实践效果表明我们的方向是对了。”

  从搞卫生到营造文明新风,“六员”一件接着一件办

  在君山区的美丽乡村建设方案中,农村环境卫生整治位列八大行动的首位,这也是“六员”的首要工作。

  除了做好公共区域的卫生维护,村民家里的卫生也归他们管。钱粮湖镇牛奶湖村“六员”蔡友根说,村里有一户年轻人不太爱卫生,常常在家门口乱扔乱堆垃圾,“我上门劝了3次,后来还把他老父亲请过去教育,现在家门口也干干净净了。”

  除了合力改善环境,罗志明今年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劝导邻居蔡国华办酒席。这是君山区美丽乡村建设八大任务中的第二项——乡风文明培育。

  李勇认为,农村有些恶习制约了社会经济发展,其根子就是乡风不文明,有些现象还特别突出,要狠刹人情风、禁赌、严禁大操大办酒席等,营造文明新风尚。

  大办酒席是盛行于岳阳地区的陋习之一,君山尤盛。

  办酒形成了恶性循环。许市镇横山岭村“六员”徐丽霞解释道:“你不办酒,送出去的礼金就收不回来,办了酒又要钱,其实也收不回多少,算来算去,大家都是亏。”

  打破这一循环,必须有新的力量。今年6月,牛奶湖村召开村民大会,商定乡规民约,提倡喜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事尽量不办,禁止放鞭炮,办酒席只能搭一个拱门,反对用豪车接亲,上高档菜肴和烟酒。同时,村里采办了一批不锈钢餐具,“谁办酒,提前十天报告,就可以从村里借这套餐具,不需要用一次性塑料餐具。”陈本法说。

  今年8月,村民蔡国华为庆贺小孩考上了大学办酒。罗志明说,“我们劝说以后,全部按民约来办,已经买了的塑料餐具也退了回去。”这是牛奶湖村第一场新形式酒宴。

  从环境卫生到移风易俗,再到封洲禁牧,君山区副区长庞域建认为,“六员”的工作都很琐碎,每一件事情都与老百姓的利益息息相关。只有一件接着一件办,一年接着一年干,才能更好地建设美丽乡村,实现振兴乡村。

  年轻人加入“六员”,打造一支更有带动力的队伍

  对“六员”试验,李勇总结,从实际效果上看,“六员”是对传统乡贤文化的扬弃,能够提高村民参与乡村事务的积极性,增强基层群众的向心力和自治能力,搭建新乡贤与乡村社会结构有机融合的平台。

  他也坦言,“六员”队伍也存在待遇不高、素质不高、年龄偏大等问题,“特别是产业带动能力不强,还是需要吸纳更多的新人进来”。

  庞域建说,美丽乡村建设,村支两委加上“六员”的动员能力是一条腿,农业产业化转型升级是另一条腿。两者的结合是把返乡创业年轻人、帮带群众致富的“能人”、肯扎根基层的年轻干部这些群体纳入乡村治理体系之中。

  今年30岁的陈建东是柳林洲街道野鸭湖组村民。2011年,他从长沙返回老家种植黄桃,2016年第一年挂果。今年收了20000多斤,每斤售价约13元,纯利16万元,收回了前些年的投入。在其影响下,不少邻居也种上了黄桃。陈建东称,未来想成立黄桃种植协会,还要筹措资金办黄桃加工厂。

  君山希望将陈建东这样的年轻人纳入乡村治理队伍中。然而,这也是工作的难点。

  易俊良并不讳言,“社会上,经济优先的意识导向导致大批能人更注重自身致富,加之大量事务性工作压向基层,累而不优,脱产的基层干部这个职业吸引力并不强。”

  并非全职的“六员”或许是一条可行的吸纳通道。李勇表示,年底要对“六员”全面考核,淘汰一批,明年新引进一批,慢慢提升队伍素质。“目前来看,‘六员’工作简单,随着时间发展,美丽乡村建设的要求提高,‘六员’的素质在工作中也会水涨船高。今后,年轻人多了,能力强、素质高的人多了,也就真正打造出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队伍。” ( 记者 李永华)

[责任编辑:陈新星]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21122237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