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 炫闻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头条新闻炫闻问政舆情专题

北戏南传 无问西东 湖南京剧传承的那些故事

2018-03-12 09:09:52 来源: 长沙晚报

  

  梅兰芳《贵妃醉酒》演出照。资料图片

  3月27日、28日,国家京剧院将携两台大戏《谢瑶环》《白蛇传》来长演出,以纪念田汉诞辰120周年。回溯历史,国家京剧院从北京赴长沙的路线,恰似京剧“北戏南传”的过程。清朝末年,始有京剧戏班来长,来长沙后,京剧经历了从鲜为人知到风靡全城的过程。在娱乐多元化的今天,湖南京剧人更是使出各种绝招,进校园、玩快闪、排新戏,摸索传承与发展的新路。

  “省京”创作的京剧《辛追》剧照。资料图片

  “财神爷”有遗憾,观众不分京剧与湘剧

  每逢春节,要说长沙城里人气最旺、最热闹的地方,火宫殿肯定榜上有名。从春节到元宵节,火宫殿连番举办多场庙会,而古戏台上“财神爷送财赐福”,则是庙会中的重头戏。演财神爷的名叫李永顺,是湖南省京剧保护传承中心(以下简称“省京”)的国家二级演员。

  一个偶然的机会,李永顺得到了在火宫殿演财神爷的机会,从此一演就是18年。他的脸谱是按京剧元素画的,台上的一招一式也是京剧的基本功,不过台下的一些观众“外行看热闹”,不太分得清这是湘剧、花鼓戏还是京剧里的财神爷。因此,这位长沙城“吉利爷”也有遗憾:“过去我们经常有送戏下乡的活动,出去联系时,经常有人说,我们不要京剧要看花鼓戏。有时演完之后,也听到有观众说,‘今天的花鼓戏不错。’”

  顾名思义,京剧之所以称为“京剧”,是因为它诞生在北京。此前,网上有一则有趣的帖子,细数了“北方胃”和“南方胃”在饮食习惯上的差别。中国幅员辽阔,南方、北方在许多方面迥然不同。作为“籍贯”在北方的剧种,京剧进入湖南是“北戏南传”,当初着实费了番功夫。

  尹伯康先生所著《湖南戏剧史纲》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长沙知名票友王定保(别名王迪衡)从武汉邀请京剧艺人九盏灯等来长沙,成立九如北班。俗话说“同行相忌”,外来的戏班要来本地抢票房,本地戏班当然不愿意了,“湘剧恐受影响,阻其入城营业。”江湖传言,两边甚至还动起了手。强龙不压地头蛇,有了本地湘剧班的阻挠,九如北班无法进城,只能偏安于小西门外水府庙开演,这也是长沙乃至湖南有京剧班之始。

  即便如此,京剧也算是在长沙周边扎下了根。当时他们演些什么呢?查阅资料可知,是《朱砂痣》《九更天》《桑园寄子》一类的京剧折子戏。 不过一开始,九如北班的日子并不太好过,“湘人初尝京味,似不合口,故看者不多。”习惯“湘菜”的票友们对这一远道而来的“北方风味”似乎并不买账。

  “省京”演员表演传统剧目,展示扎实基本功。 资料图片

  “四大名旦”曾来长沙献艺,万人空巷看梅郎

  如今,京剧走遍世界各地,成为介绍、传播中国传统艺术文化的重要载体,分布地以北京为中心,遍及中国。遥想当年,京剧从北京出发,来到全国各地,怕是在不少地方都遭遇了如在长沙遇到的窘境。不过京剧如今能流行全国,自然是有它不同于其他戏曲的魅力。当初的九如北班并未在水府庙盘旋多久,便觅得机会,终于踏进了长沙城。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九如北班扩大组织,更名四喜京班。当时有个喜爱皮黄的梁姓乡绅,经由他疏通,本地的湘剧同业才松了口,允许京剧班进城营业,戏园的地址也由水府庙迁至太平街孚嘉巷,起名四喜茶园。这期间,也有京剧班到过湖南岳阳演出,反响不错。

  京剧在长沙城内站稳脚跟之后,也需要一个契机加以发展,这个契机很快就到了。1913年,军阀汤芗铭进入长沙,执掌湖南军政大权。其属下多为北方人,喜爱京剧,这为京剧在湖南的传播铺平了道路。同年,又有一位熊姓人士组织京剧富贵坤班在樊西巷仁美园开唱,名曰霓园,时称“时髦戏”。霓园也是湖南戏班中第一次出现女演员。有史料记载,“长市初观女角,讶以为奇,后渐渐平剧立定脚跟,足能抗衡于湘班矣。”

  可惜好景不长,因为军阀混战、社会动乱,京剧班陷入了困境。许多在湘京剧艺人,为谋生计,只得兼演新剧(时称文明戏),出现京剧、新剧合演的现象。这一局面到了上个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才渐渐好转。此时京剧“四大名旦”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都在这一时期到过长沙演出。尤其是其中声名最盛的梅兰芳,1937年来长沙献艺时引发了“万人空巷看梅郎”的盛景,京剧得以风靡全城。

  1952年,达子红成立红星京剧团,后于1959年改为湖南省京剧团。1963年,以湖南省艺术学校京剧科毕业生为基本队伍,加上从北京分配一批优秀的演职员,成立湖南省青年实验京剧团。

  省京的老同志邓友清就是那批南下的演职员之一。他回忆说:“当时文化部在北京各京剧团中选择了五六十人,都是二三十岁的新生力量,我就是在那时来湖南的。到长沙之后,我们被安排住进了竹山园的招待所,接待条件都很好。住下没多久,大家开始紧锣密鼓地排练,地址就选在了解放路的兰陵剧院。当时,大家排了几出传统京剧,反响很好。”

  “文革”时期,湖南的京剧事业一度中断,此后虽然以省京剧团和青年京剧团的骨干力量为基础,重新组建了省京剧团,但业务水平已不复当年。这一状况直到近20年才得以改观。1999年、2002年,湖南派往中国戏曲学院附中和北京市戏曲学校学习的两批优秀青年演职员学成归来,这些人已成为今天省京的骨干。“现在湖南京剧欣欣向荣的发展状况,就是这批充满活力的骨干创造出来的。”邓友清评价道。

  长沙现有2万多京剧票友,在2016年,长沙橘洲京剧社、国韵京剧社等10余家知名京剧社在湘江剧场齐聚一堂,正式成立了长沙京剧票友会。2014年,票友杨昌俊参加全国和平杯京剧大赛荣获金奖,被誉为“全国十大票友”;2016年,冯可愚、王道球参加全国和平杯京剧大赛预赛,荣获“湖南省十大名票”美誉。

  岳麓区第一小学的小朋友演绎“胡司令”(右) 。 长沙晚报记者 李锋摄

  进校园、玩快闪,“省京”为传承创新出绝招

  在今天这个资讯爆炸、娱乐多元化的新时代,京剧像其他剧种一样,也面临着传承与创新的问题。担负着这一历史使命,省京想了不少好办法、新路子,出了不少“绝招”。

  绝招之一——“京剧从娃娃抓起”。在刚刚过去的开学季,省京将京剧带到了校园,教小学生学京剧成为“开学第一课”。在3月5日长沙中小学开学当天,岳麓区第一小学就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开学第一课”,来自湖南省首个博物创新课实验班的16名小戏迷带来了一场“博物进校园 戏说新学期”京剧汇报演出。

  “适才听得司令讲,阿庆嫂不寻常……”“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都有一颗红亮的心……”多首大家耳熟能详的唱段响彻校园。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恐怕不会相信这些演员还只是六七岁的一年级孩子。

  对于这场演出,省京的负责人陈争光给了4个字的评价——“十分成功”。一开始,老师们还担心孩子们不会喜欢京剧这种“老古董”,但没想到孩子们的兴趣不输资深票友。这也坚定了陈争光继续在校园推广京剧的决心:“下一步,从内容上,我们争取多编排一些与语文课文相关的课本剧,让孩子们寓教于乐,既能学习理解课文,也能加深对京剧的兴趣;从范围上,我们希望在岳麓一小培养更多的孩子,并把这种模式复制到更多的学校,并从中找到有天赋的好苗子。”据了解,由省京制作的儿童京剧《花木兰》正在制作之中,目前该剧已与相关文化公司签订了50场的演出合同。该剧将远赴美国等国演出,成为中国文化输出的载体。

  绝招之二——“传统戏曲连接潮流时尚”。今年春运开始的第一天,省京与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联手为旅客精心熬制了一碗“国粹文化浓汤”,玩了一场“京剧快闪”。

  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T2航站楼到达层,数十名身着京剧现代戏服装的京剧演员于当日上午10时突然闪出,演唱《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大家耳熟能详的京剧唱段。将传统和现代因素糅合在一起的表演让人耳目一新,吸引旅客纷纷驻足观看,有的拿起手机拍照,候机楼的气氛也瞬间被点燃。

  这不是省京演员们第一次玩快闪,2017年国庆期间,省京的演员们就已经尝过鲜了。当时,他们与长沙火车南站联手举办了一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的京剧快闪活动。

  陈争光称:“之所以策划快闪活动,就是希望用时尚的方式,让传统戏曲走近人群,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并关注传统文化;让从事传统戏曲表演的青年演员们用这个时代年轻人的方式,来表达自我。”

  绝招当然不止两种,对于未来,省京其实还有更多的规划。目前,一个名为“CALL IN 京剧”的项目正在申报之中,它将面向社会,用类似“进校园”的培训方式发展更多热爱京剧的年轻人。

  岳麓区第一小学的小朋友演绎小战士。长沙晚报记者 李锋摄

  融入本土文化元素,新编《辛追》增添湘韵湘味

  本月底,为纪念田汉诞辰120周年,国家京剧院将带着两部由田汉创作的京剧《谢瑶环》《白蛇传》来长演出。届时,星城势必又将掀起一阵京剧热。

  从全国范围来看,以国家京剧院为代表的北京京剧,被称为“京派京剧”,纯正地道;以上海为代表的京剧,则被称为“海派京剧”,勇于革新。在两者之外,湖南京剧也不断融入本地的文化符号与湘派戏剧元素,凸显着湘韵湘味。

  2014年,省京就创作了一台“湘魂京韵”京剧晚会,晚会中上演了多个极具湖湘特色的节目。毛泽东的诗词《卜算子·咏梅》《沁园春·长沙》,用京剧洪亮唱腔来演唱,气势恢弘,磅礴有力。而《打棍出箱》《醉打山门》两出小折子戏则实验性地融入了祁剧的代表性技巧,极具湖湘特色。

  众所周知,辛追夫人是湖南颇具知名度的历史人物。不少影视剧都瞄准辛追,创作出了各种各样的故事,湖南的京剧人自然也没忘记这一题材富矿。2017年,省京创作了新编历史京剧《辛追》。

  为突出本土元素,《辛追》一剧中部分演员的念白使用了湖南方言,具有浓郁的湖南特色;而马王堆汉墓出土的T型帛画等文物也有不同程度的体现,可谓是一部集京剧艺术与湖南地方特色于一体的新编历史京剧。

  湖南京剧界曾提出过“湘派京剧”的概念,但从现实情况来说,湖南京剧的根基还不够深厚,暂时当不起“自成一派”的牌子。不过让京剧多些湘味,却是湖南京剧人努力的一大方向。

  在陈争光看来,湖南京剧要发展,需要立得住的好戏与叫得响的名角。今年,省京就打造了一出大戏、一出小戏。大戏是讲述明末清初往事的《梅花簪》,小戏则是一出以湖湘名将左权的母亲为主角的折子戏。而名角,也许未来就诞生在那些热爱京剧的小学生之中。

  “省京”的老师为小演员化妆。长沙晚报记者 李锋摄

  岳麓区第一小学的小朋友演绎杨子荣。长沙晚报记者 李锋摄

  记者 宁莎鸥

[责任编辑:左栀子]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252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