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页 头条 要闻 看湖南 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炫闻 本网专稿

先进制造急需跳出高息融资陷阱

2018年05月07日 17:01:09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苏晓洲

  内容提示:金融利率比实体经济利润高;银行挣的利息比企业利税多;钱都去了平台、房产和网络;中国先进制造受困融资陷阱。

  在中车株洲电力机车公司厂区,工人在为我国自主研发的“2.0 版”磁浮列车布线 薛宇舸摄/本刊

  融资利率高达两位数,商业银行资金更青睐地方政府性融资平台和房地产行业……一个时期以来,类似这样“脱实就虚”的融资现象一度频频发生,使得一些地方的先进制造业面临着“利率比利润要高,利息比利税还多”的尴尬局面。尤其是在创业型和创新型的高科技产业领域,“融资难、融资贵”的信贷环境仍然是影响我国先进制造业健康发展的最直接外部因素。

  “只有包括先进制造企业在内的实体经济‘借贷少花钱,生产多挣钱’,‘中国制造2025’才能行稳致远。”采访中,相关主管部门和制造业研究人士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今年以来,我国先进制造业受到的外部压力越来越大,我国先进制造业亟需攻克一些“卡脖子”的关键性技术。“为此,金融部门应下大力气解决当前我国先进制造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促进商业银行‘脱虚向实’。”

  融资规模与贡献不相称

  地处中部地区的湖南,拥有一批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湖南省委办公厅了解到,近年来湖南抢抓“中国制造2025”机遇,突出发展先进轨道交通装备、先进储能材料及电动汽车、新能源装备、人工智能及传感器等20个工业新兴优势产业链,涌现出一大批先进制造企业。

  湖南一家金融机构人士介绍说,湖南先进制造业发展离不开金融支持。例如,针对该省包括高端装备制造在内的先进制造业企业,这家国有商业银行湖南分行在资源配置、信贷政策、产品创新等方面提供了全面金融服务。截至2017年末,战略性新兴产业贷款余额229.1亿元,较2017年初增长48.9亿元,增速27.1%。

  但本刊记者在湖南经济主管部门和企业中采访发现,类似这家银行对先进制造业大力扶持的案例仍然很少。受访人士在肯定近年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有所加强的同时,普遍反映“不解渴”。

  湖南省经信委主任曹慧泉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2017年湖南省各类贷款余额31850亿元,工业贷款余额3913.2亿元,仅占12.3%;全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5.7%,而制造业贷款余额同比反而是-0.6%。

  有业内人士表示,湖南先进制造业的融资状况,是全国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比较集中的省份所不得不面对的共同难题。比如,同期江苏制造业贷款余额只占贷款总余额的15.6%。

  央行数据也显示,2017年我国金融机构年末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为120.1万亿元,其中工业中长期贷款余额为8.1万亿元,仅占6.7%。而2017年我国实现生产总值827122亿元,制造业为242707亿元,占29.34%。

  “制造业获得的银行贷款,与其对GDP的贡献很不相称。”曹慧泉说。

  “利率比利润要高,利息比利税还多”

  融资贵,则是当前先进制造业面对的另一大挑战。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企业资金周转压力较大,票据结算业务量随之上升。但眼下票据贴现利率有的竟然超出企业生产利润率。”湖南一位外向型先进制造企业财务总监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银行一方面多头授信、同业竞争,但另一方面授信使用率却不高。大家都喊金融创新,但遇上智能制造、‘互联网+’、创新业态就裹足不前。”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社会融资(企业)成本统计报告》显示,当前中国社会融资(企业)平均融资成本为7.60%,银行贷款平均融资成本为6.6%,企业发债平均融资成本为6.68%,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的平均融资成本为7.24%,小贷公司和网贷平台的平均融资成本则超过21%。加上名目繁多的手续费、评估费、招待费等,社会平均融资成本至少达到8%,中小企业平均融资成本高于10%。

  另有企业财务人员向本刊记者透露,一些商业银行通过抬高信贷门槛、表外业务、同业拆借或名目繁多的投资基金,变相投资参股小贷业务的金融机构,以从中套利,进一步在融资市场上抬高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还有部分商业银行办理续贷要求先“还旧”再“借新”,迫使企业以平均年化利率27%左右的高息筹资“过桥”。

  湖南省统计局《2017年1-12月工业企业主要经济指标统计表》显示,湖南2017年规模工业企业财务费用与利息净支出合计高达726亿元,远高于全年应缴增值税691亿元。湖南一位企业负责人说,企业融资成本高,削弱了企业的竞争力,还导致一些企业还旧账后无法获得新贷款,甚至导致资金链断裂而破产。所有这些都严重影响了融资环境的健康发展。

  本刊记者采访期间获悉,一家投资咨询公司对今年4月2日至8日60家非银金融机构发行的187个融资项目的分析显示,这些项目分布在62个城市或地区,融资规模为621亿元,能够充分反映当前“钱紧、钱贵”的金融环境:融资平均成本最高的为西南地区11.6%,最低的为东北地区11%;融资成本排名前十的省区市,融资成本均高于11.4%。

  “当前国际竞争环境严峻,不把‘钱价’降下来,‘中国制造2025’再上台阶困难会更大。”一位专家忧心忡忡地说。

  “脱虚向实”优化融资环境

  根据麦肯锡、《财富》中文网等发布的研究报告,中国金融业利润占经济整体利润比例超过80%。中国最赚钱的40家公司中,金融机构占了14家;在利润率最高的40家企业中,金融机构占了32家。

  采访中,中部一家大型制造业企业副总会计师和一家上市医药企业负责人认为,造成目前状况的原因,在于商业银行居于优势议价地位。但银行业也有自身的苦衷。有金融业界人士说,过去一个时期经营模式趋于固化,导致商业银行过度依赖利差盈利模式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对实体经济形成“挤出效应”并推高融资成本。

  此外,在商业银行投入实体经济的资金中,还存在“僵尸企业”挤压资源现象。同时,先进制造企业自身财务成本控制水平不够强,地方政府支持扶持政策亟待完善等等因素,都制约了金融业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先进制造业的支持力度。

  曹慧泉等人士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当前中国先进制造业面临的融资困境,根本原因在于,一个时期以来金融业一定程度地脱离实体经济基础。他建议,相关主管部门应结合新一轮金融改革,从如下几个方面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

  一是明确商业银行信贷规模中制造业信贷比例。他建议,金融监管层面可明确商业银行对制造业信贷占其信贷总规模比例,并作为考核评估商业银行的标准,倒逼商业银行走出“脱实向虚”“泥淖”。同时,鼓励金融部门研究制造业发展规律,找准先进制造业发展方向,服务和推动制造业迈上中高端,并引导社会资本投向先进制造业,加快实现“制造强国”目标。

  二是落实商业银行对“中国制造2025”重点领域和“白名单(批准识别系统)”企业的重点支持。他认为,可以引导商业银行对相关领域适当下调贷款利率标准,减免信贷手续费用清单和标准。同时,鼓励商业银行构建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在项目融资、出口信贷等方面加强融资支持和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三是支持面向先进制造业优化货款交付制度。这方面,他建议开通货单保全借贷和续贷“绿色通道”,建立快速对账和交易功能的供货交易资金结算银行服务平台,继续扩大续贷政策适用主体范围,探索“未来可期待知识产权和收入授信”,打破制造业企业借贷高息过桥资金瓶颈。

  四是在先进制造金融领域先行先试扩大对外开放。比如,进一步引进外资银行,打破内资大型银行对市场和融资利率的垄断,通过引入竞争来降低融资成本。

[责任编辑: 张晶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0701122795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