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 炫闻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头条新闻炫闻问政舆情专题

这一群无畏奔跑,用心“听”球的孩子

2018-07-10 09:02:44 来源: 掌上长沙

黄浩南,14岁,练球一个学期。摸着球场的护栏捡到了刚刚自己踢飞的足球,却没有着急离开,依旧站在阳光里,他说他能感觉到阳光晒在身上的感觉,也喜欢足球在草地上滚动发出的响声。照片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黄启晴 摄

黄浩南,14岁,练球一个学期。摸着球场的护栏捡到了刚刚自己踢飞的足球,却没有着急离开,依旧站在阳光里,他说他能感觉到阳光晒在身上的感觉,也喜欢足球在草地上滚动发出的响声。照片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黄启晴 摄

和黄浩南一样,躺在地上的这群孩子正在教练刘丹带领下,进行传球仰卧起坐。他们是长沙市特殊职业学校足球队的队员。那个刚刚弄丢球的小胖叫钟无忌。

和黄浩南一样,躺在地上的这群孩子正在教练刘丹带领下,进行传球仰卧起坐。他们是长沙市特殊职业学校足球队的队员。那个刚刚弄丢球的小胖叫钟无忌。

钟无忌所在班级是启明部57班。刚刚进行完盲文测验,钟无忌拿起了桌上一本盲文童话故事读了起来。他没有听老师的劝告,还是用眼睛微弱的光线和手一起,品读着书里的故事。

钟无忌所在班级是启明部57班。刚刚进行完盲文测验,钟无忌拿起了桌上一本盲文童话故事读了起来。他没有听老师的劝告,还是用眼睛微弱的光线和手一起,品读着书里的故事。

在球场上,钟无忌和张皓文常常会被分到一组进行对抗训练。和钟无忌一样,今年11岁的张皓文眼睛也能感受到部分微弱的光线,看得清离得非常近的物体。

在球场上,钟无忌和张皓文常常会被分到一组进行对抗训练。和钟无忌一样,今年11岁的张皓文眼睛也能感受到部分微弱的光线,看得清离得非常近的物体。

但在足球这项依靠团队和激烈的运动上,张皓文眼睛吸收的光线,并不能让他占到优势。

但在足球这项依靠团队和激烈的运动上,张皓文眼睛吸收的光线,并不能让他占到优势。

每天下完课,张皓文和队员们就会铁打不动来到足球训练场,和队员们一起开始训练。今年4月学校为这群热爱足球的孩子们新建了一个带有护栏的足球训练场。最靠右的孩子,名叫欧彦杰,今年10岁,是队里年龄最小的孩子。

每天下完课,张皓文和队员们就会铁打不动来到足球训练场,和队员们一起开始训练。今年4月学校为这群热爱足球的孩子们新建了一个带有护栏的足球训练场。最靠右的孩子,名叫欧彦杰,今年10岁,是队里年龄最小的孩子。

欧彦杰手里捧着的这个足球,和普通足球不一样,里面特制了一个铃铛,当滚动的时候会发出声响,以帮助球员定位球。而眼罩,则是在比赛拼抢时,保护队员的眼睛。

欧彦杰手里捧着的这个足球,和普通足球不一样,里面特制了一个铃铛,当滚动的时候会发出声响,以帮助球员定位球。而眼罩,则是在比赛拼抢时,保护队员的眼睛。

在一对一对抗时,队员将球停住了,这让欧彦杰一下子失去了对球的判断。

在一对一对抗时,队员将球停住了,这让欧彦杰一下子失去了对球的判断。

除了球的声响,队员们还必须时刻喊出“位!”提醒身边的队员自己所在位置。

除了球的声响,队员们还必须时刻喊出“位!”提醒身边的队员自己所在位置。

球队队长江志远是一名老队员,去年他还曾代表长沙,参加了全国盲人足球锦标赛,并挺进了全国前十。

球队队长江志远是一名老队员,去年他还曾代表长沙,参加了全国盲人足球锦标赛,并挺进了全国前十。

但今年他们缺席了锦标赛。“去年那批队员已经毕业了,而后备队员们又太小,在没有成人和少儿组区分的盲人足球比赛序列,他们还显得太稚嫩。”教练刘丹告诉记者。

但今年他们缺席了锦标赛。“去年那批队员已经毕业了,而后备队员们又太小,在没有成人和少儿组区分的盲人足球比赛序列,他们还显得太稚嫩。”教练刘丹告诉记者。

在盲人足球比赛时,每队将会有一个引导员和视力正常的守门员,为孩子们叫喊,提供方向指引。在射门训练时,刘丹教练一手用手敲击门柱,一遍用方言提醒孩子们球门方向。为了让孩子们适应比赛和对抗,他坚持使用方言进行教学,以便在正式比赛时,孩子们对他的声音有区分度。

在盲人足球比赛时,每队将会有一个引导员和视力正常的守门员,为孩子们叫喊,提供方向指引。在射门训练时,刘丹教练一手用手敲击门柱,一遍用方言提醒孩子们球门方向。为了让孩子们适应比赛和对抗,他坚持使用方言进行教学,以便在正式比赛时,孩子们对他的声音有区分度。

因为声音可以区分,小球员们也特别粘着老师要了解世界杯的消息。在听着手里对球赛的转播,他们听的入神。

因为声音可以区分,小球员们也特别粘着老师要了解世界杯的消息。在听着手里对球赛的转播,他们听的入神。

同样因为声音可以传递情感,在长沙市特殊教育学校,老师们也鼓励孩子们学音乐,学乐器。在课后寝室里,张皓文常常和室友们一起练习乐器。

同样因为声音可以传递情感,在长沙市特殊教育学校,老师们也鼓励孩子们学音乐,学乐器。在课后寝室里,张皓文常常和室友们一起练习乐器。

而足球的训练,则让他们摆脱了日常生活中的“盲态”变得对周遭变化的环境更有信心。在下训之后,欧彦杰手搭着张皓文的肩膀说着笑着往寝室走去。

而足球的训练,则让他们摆脱了日常生活中的“盲态”变得对周遭变化的环境更有信心。在下训之后,欧彦杰手搭着张皓文的肩膀说着笑着往寝室走去。

烈日下,队员们在进行体能训练。刘丹教练告诉记者,这支11人的足球队伍,是目前湖南省内独苗。他们甚至没有办法和其他队伍进行一场比赛。但这些热爱足球的小子们,在接触之后都变得更加自信和自由,在绿茵场上享受到了足球的快乐。

烈日下,队员们在进行体能训练。刘丹教练告诉记者,这支11人的足球队伍,是目前湖南省内独苗。他们甚至没有办法和其他队伍进行一场比赛。但这些热爱足球的小子们,在接触之后都变得更加自信和自由,在绿茵场上享受到了足球的快乐。

  长沙晚报掌上长沙7月9日讯(记者 刘琦 实习生 龙美萍)“位!位!位!”下午5时,悬挂在半空的太阳依旧火热,长沙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人足球队队员们早已在足球场上展开了训练。他们一个个站得笔直,整齐列队,等待着最期待的时刻——射门练习。阳光下,他们的身影像一排昂扬挺拔的小白杨树。

  小跑,凭声音判断球门中心位置,身体向后仰,脚用力向前踢!“砰”地一声,球穿网砸在球场外边的铁栏杆上,一记漂亮的射门。这支足球队成立于2016年,是湖南省首支盲人足球队。在教练刘丹的带领下,球场上的奔跑让他们在生活中也更勇敢。没有光的世界里,他们对足球的热爱不比任何人少一分。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激情还在继续,盲人足球在中国发展刚刚十余年光阴。区别于传统足球,盲人足球采取5人赛制,除守门员外,其余4名队员都是经医学鉴定属于视力一级残疾的盲人。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今年6月18日,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行的盲人足球世界杯赛场上,中国国家盲人足球队获得季军。“这种足球是特制的,市面上买不到,比正常足球重一些,内部设有多个响铃。足球一动,响铃碰撞球内铁皮发出声音。”刘丹告诉记者,正式比赛中,队员还要佩戴专用的眼罩,在一片黑暗中踢球。因此,声音成为场上重要的判定因素,听音辨球、辨方位、辨速度成为每个盲人足球运动员必须掌握的技能。

  8年前,江志远跟着哥哥,在益阳老家的田野里第一次因追逐足球而心无旁骛地奔跑;如今,在长沙市特殊教育学校的足球场上,上初中的他作为球队队长,每周一到周五早上都独自带着队员早训跑步,下午协助老师带大家完成集体训练。去年六月,他与另一名队员代表学校到辽宁沈阳参加全国盲人足球锦标赛,队伍获得全国第十名。“我喜欢足球!”江志远语气坚定,他坚持训练,想着参加更高级别的比赛。

  11岁的欧彦杰正和队友练习防守,瘦小的他把双手大大地张开,拦住队友的身体防止他射门,自己则根据足球响声不断移动,嘴里还不停地发出“位”的叫喊声,让别人确定他的位置。“他刚来队的时候十分内向,一句话也不说,现在他已经能和队员们愉快地讨论足球明星了。”对这个小队员,刘丹给予了更多耐心和关爱。

  “今天是我们本学期的最后一次练习,希望大家抓紧时间好好复习,在期末考试中考出好成绩!”为了在大赛中让孩子们更好地接收“指令”,刘丹坚持用长沙话教大家踢球,抓训练的同时他也不忘抓小队员们的学习成绩,同时还关注着孩子们的生活和心理。“练习足球后,他们最大的改变是身上的盲态越来越少,走路不再因为害怕而用手放在身前探路,在球场上跑起来也和正常孩子没有区别。”刘丹认为,小队员们通过踢球,克服了生理和心理上的障碍,拥有了对生活的激情和目标。

 

[责任编辑:左栀子]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3102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