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页 头条 要闻 看湖南 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炫闻 本网专稿

他的工作是和麋鹿做朋友:悉心照料 东洞庭湖麋鹿增至164头

2018年08月24日 09:15:18 来源: 潇湘晨报

  他的工作是和洞庭麋鹿做朋友

  生态环境改善,志愿者悉心照料,东洞庭湖麋鹿增至164头

  8月18日,岳阳市东洞庭湖麋鹿保护协会的志愿者正准备巡护麋鹿。

  麋鹿救助避难中心的工作人员正在治疗受伤麋鹿。 组图/受访者提供

  对于生长在洞庭湖边的李政来说,麋鹿就像朋友一样亲切。为了保护这些从外地迁过来的小伙伴,李政和其他志愿者们每个月至少巡湖两次,给它们喂食物,帮它们从“迷魂阵”里解脱。

  如今,本报携手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共同举办“护水而兴”民间江河卫士评选,根据征集到的护水事迹,活动将选出5位代表(个人或团队)。让我们聆听候选代表的故事,了解江河卫士的工作,并加入到保护河流的行列中去。

  天色微明,晨雾如薄纱般浮在洞庭湖面,一群麋鹿自在悠闲地喝着水。夏日即将进入尾声,度过“危险期”的麋鹿们慢慢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

  近日,岳阳市东洞庭湖麋鹿保护协会会长李政依然坚持不定时巡湖,他和其他会员、志愿者一同坐在租来的小船里,仔细找寻湖边受困、受伤的麋鹿。“巡护的同时,我们也会统计湖区的麋鹿数量,还会给麋鹿投喂一些食物。”李政说,保护麋鹿对他来说不仅是份工作,更多的是作为“邻居”和“朋友”的关心。

  东洞庭湖麋鹿增至164头

  李政是土生土长的岳阳人,从小在洞庭湖边长大。说起麋鹿,李政觉得自己和它很有缘。“25岁那年,我第一次看见麋鹿,整个人都惊呆了,我之前都没有见过。”李政说。

  1998年,长江发生特大洪水,湖北石首麋鹿自然保护区的围栏被洪水冲垮,部分麋鹿逃出,其中多头麋鹿跨越长江逃到洞庭湖区域。此后,麋鹿一直在洞庭湖周边几个自然保护区的芦苇沼泽地繁衍。

  除了庞大的水域滩涂,洞庭湖还有茂盛的植被,这为麋鹿提供了丰富的食物,也提供了天然的隐蔽场所,非常适合麋鹿生活繁衍。2016年,洞庭湖从江苏大丰自然保护区引种16头麋鹿(11雌5雄)。它们正式“落户”之后,麋鹿的保护和救治成为东洞庭湖守护者的日常。那一年,岳阳市东洞庭湖麋鹿保护协会成立,李政成为首任会长,从这时开始,他对麋鹿的了解也逐渐深入。

  对于野生麋鹿来说,洞庭湖的生态环境非常重要。去年开始,从“环湖利剑”环保执法行动,到清除欧美黑杨、清除砂石码头、拆除矮围和围网,一场环境整治风暴来袭。“变化太大了。以前洞庭湖的每个角落都是浮游残渣,大部分湖区人都有血吸虫病。如今,小一辈都不知水蛭为何物,湖面也看不到漂浮物,清澈见底。”李政说,2012年,东洞庭湖的麋鹿还不到100头,2016年麋鹿的数量达到120头。加上洞庭湖逐步实行“退田还湖”“退耕还湿”“渔民上岸”等一系列措施,湿地生态环境逐步改善。如今,东洞庭湖的麋鹿数量已增至164头。

  避难中心相当于野战医院

  巡洞庭湖,喂食麋鹿,这样的工作协会会员以及志愿者们每个月最少做两次。尤其在洞庭湖涨水期,麋鹿栖息地的范围急剧缩小,“如果在巡湖时发现受困、受伤的麋鹿,我们会及时进行解困放归。”李政说。

  不涨水的时候,附近渔民对麋鹿干预不大。但每到汛期涨水时,麋鹿就会迁徙到湖边浅水区,路途中一不小心,它们就会被“迷魂阵”活活困住。一旦被“迷魂阵”缠住,麋鹿就很难挣脱,越挣扎反而会被缠得越紧。

  “就在这个月18日,一场瓢泼大雨打破了麋鹿平静的生活,也加大了我们救助的难度。”李政说,为了保护麋鹿,协会十几位志愿者穿上雨衣,急忙赶到注滋河口,找寻迁徙途中可能受伤的麋鹿,当时大雨模糊了视线,船也深陷于泥泞之中,“不过我们还是给30多只麋鹿投喂了食物,还销毁了三处‘迷魂阵’”。

  东洞庭湖麋鹿救助避难中心就在汛期麋鹿的栖息地附近,相当于麋鹿的野战医院,一到夏季涨水期,救助中心外的麋鹿会和中心内的麋鹿“一唱一和”,有时在围栏附近,甚至还可以见到两头麋鹿亲密互动的情形。

  此外,冬天水草缺乏之际,保护协会还要负责麋鹿过冬食物的采购与投放工作,保证东洞庭湖麋鹿救助避难中心的正常高效运转。下一步,救助避难中心将进一步完善基础性设施,包括救助设备、巡护工具等。同时进行麋鹿康复、野放及公众性的科普宣教工作,让它承担起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麋鹿医院”的角色。

  潇湘晨报记者罗雅琪实习生殷敏 岳阳报道

[责任编辑: 左栀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3320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