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页 头条 要闻 看湖南 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炫闻 本网专稿

“捆绑”式年检遭遇较真长沙车主

2019年01月07日 09:33:51 来源: 湖南日报

  漫画/李雅文

  湖南日报记者 何淼玲

  不处理完所有交通违法记录,机动车不能进行年检。

  多年来,这一做法司空见惯,有车一族也习以为常。但这一惯例,近日被一位较真的长沙市民唐嵩打破了。

  2018年12月1日,唐嵩收到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撤销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行政判决和岳麓区人民法院一审行政判决;确认长沙市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以唐嵩车辆有道路交通违法行为未处理完毕为由,不予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的行为违法。

  判决结果甫一公开,旋即引起各界广泛关注。省高院为何最终判决长沙市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败诉?车辆不需要处理完毕交通违法行为即可进行年检,是否为视交通法规如无物的驾驶人打开了“方便之门”?为此,湖南日报记者进行了一番探究。

  状告长沙车管所,车主一审、二审均败诉

  2010年,长沙市民唐嵩买了一辆机动车。2016年12月20日,他向长沙车管所在长沙市兴腾机动车辆检测服务有限公司设立的业务办理窗口,递交了机动车行驶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等材料,申请领取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车管所工作人员以该车辆有4起违法行为未处理,不符合《机动车登记规定》第49条之规定为由,拒绝受理他的申请,并口头告知他,进行年检前必须将该车的交通违法行为处理完毕。唐嵩认为车管所此举违法,遂起诉至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

  岳麓区法院一审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16条第3款规定,规章可以在上位法设定的行政许可事项范围内,对实施该行政许可作出具体规定。《机动车登记规定》(公安部令第124号)第49条并未设立新的行政许可事项,只是对核发检验合格标志这一行政许可事项作出程序上的具体规定。同时,该条关于申请检验合格标志前,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将涉及该车的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和交通事故处理完毕的规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关于“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保护人身安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安全及其他合法权益,提高通行效率”的立法宗旨,与该法第13条“对提供机动车行驶证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单的,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应当予以检验,任何单位不得附加其他条件”的原则性规定并无冲突。

  一审认为,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须满足特定的条件,要有履行职责的现实可能。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统一由公安交通管理综合应用平台打印,按照该平台的设计,若存在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和交通事故未处理完毕的情形时,则无法打印出检验合格标志。因此,在唐嵩未处理完交通违法记录前要求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由于受应用平台管理系统限制,车管所客观上也无法办理。故唐嵩要求判令车管所向其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不具备现实的可能。2017年7月,岳麓区人民法院驳回了唐嵩的诉讼请求。

  唐嵩不服,上诉至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长沙中院二审认为:公安部《机动车登记规定》第49条第2款规定,“申请前,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将涉及该车的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和交通事故处理完毕。申请时,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填写申请表并提交行驶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凭证、车船税纳税或者免税证明、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合格证明。”唐嵩向车管所申请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时,有4起交通安全违法行为未处理完毕,故车管所根据上述规定不予受理其要求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的申请,具有事实依据。2017年10月,长沙中院维持了岳麓区人民法院一审原判。

  省高院再审裁定:“捆绑”式年检违法

  唐嵩是一名律师。他认为,处理交通安全违法行为是一码事,而进行车辆年检是另一码事,一码归一码,不能将两者捆绑在一起。这次,他较真了,认为长沙市两级法院适用法律错误,遂委托湖南金凯华律师事务所律师罗秋林、龙嘉佳向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8年4月23日,省高院作出行政裁定,由省高院提审本案。

  省高院行政审判庭副庭长周婷婷担任本案审判长。省高院再审认为,本案再审争议焦点是:车管所以唐嵩车辆有道路交通违法行为未处理完毕为由,不予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是否违法。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3条规定:“对提供机动车行驶证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单的,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应当予以检验,任何单位不得附加其他条件。对符合机动车国家安全技术标准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发给检验合格标志。”本案中,唐嵩提供了机动车行驶证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单,且机动车经安全技术检验合格,车管所依法应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在已有法律对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的条件作出规定的情况下,车管所在法律规定的条件之外附加“年检必须先消除车辆违章”这个条件,违反了“法律优先”的原则。

  省高院再审认为,交通违法行为被处罚的对象主要是车辆驾驶人,而非机动车,其目的是惩戒和警示、避免违法驾驶行为的再次发生。车辆年检的对象是车辆本身,其目的是及时消除车辆的安全隐患、减少因车辆本身的状况导致的交通事故的发生。将交通违法行为的处理设定为核发车辆检验合格标志的前提条件,两者对象不一致,违反了行政法上的“禁止不当联接”原则。

  2018年12月3日,省高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撤销此前的一、二审判决,认定长沙市交警支队车管所以唐嵩车辆有道路交通违法行为未处理完毕为由,不予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的行为违法。

  为何同案不同判

  长沙市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为何一审、二审胜诉,最终却被省高院判决败诉?

  此案代理律师罗秋林认为:上位法和下位法有冲突,是导致同案不同判的主要原因。

  罗秋林说,2011年4月22日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3条规定:对提供机动车行驶证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单的,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应当予以检验,任何单位不得附加其他条件。对符合机动车国家安全技术标准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发给检验合格标志。而公安部在2012年8月21日修订后实施的《机动车登记规定》第49条中,却要求机动车申请检验合格标志前,机动车所有人应将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和交通事故处理完毕。《道路交通安全法》是法律,属于上位法,而《机动车登记规定》是公安部部门规章,是下位法。从法理上讲,下位法必须符合上位法的规定,不得与上位法相冲突。而且,早在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就发布了《关于公安交警部门能否以交通违章行为未处理为由不予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问题的答复》,其中援引《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3条,作出明确答复:“法律的规定是清楚的,应当依照法律的规定执行。”

  罗秋林谈到,车辆安全性能和驾驶人的交通违法行为没有关联,交管部门不得将两者进行捆绑;核发车辆合格标志是行政许可行为,对驾驶人违法行为处罚则是一种处罚权力,两者也不能进行捆绑。如果违法驾驶人员拒不接受处罚结果,交管部门应当交由法院强制执行。

  省高院在本案判决书中这样释法析理:诚然,车管所要求先行处理交通违法行为才核发车辆合格标志,可以提高行政效率,亦隐含了对交通秩序的遵守和对个人生命的尊重。但对于行政机关而言,法无授权即禁止;于公民个人而言,法无禁止即自由。因此,对于行政机关来说,行政效率的提高须在现行法律的框架内进行。

  对策何在

  业界人士认为,对于“捆绑”式年检这类案件如何适用法律,虽然2008年最高法院就作出了明确批复,但在全国各地,判法却不尽相同。广东、湖北、山东等地,均有车主胜诉判例。湖南省范围内,湘潭、张家界车主曾起诉辖区交警支队车管所,均胜诉。长沙中院则判车主败诉。因此,省高院这次判车辆管理部门败诉,使同类型案件的判决在湖南省范围内统一了裁判标准,有利于维护法律的严肃性、统一性和权威性。

  不过,这一判决也引发了争论。

  有人认为,“捆绑”式年检是制约那些经常违法的驾驶人的“杀手锏”,有利于打击违法行为,维护交通秩序与安全。如果不处理交通违法行为也可以进行年检,岂不是助长了这些人的威风,为违法驾驶洞开了“方便之门”?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交警表示,这种担忧不无道理。据统计,截至2018年12月31日,长沙市机动车保有量达到253万台,逾期未年检车辆有37万余台,除去部分事实上已报废但未按规定办理报废手续的车辆外,还有大量的未年检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

  力挺省高院判决的人认为,“捆绑”式年检有悖于法治精神。车管所不能以自身的“违法”对付驾驶人的“违法”,更不能因为可以提高行政效率就置法律于不顾去推行。在依法治国不断推向深入的今天,依法行政、依法执法、维护法治精神是第一位的。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马贤兴认为,要真正解决“捆绑”式年检违法问题,需要对有关规定进行修订与完善,才能彻底解决下位法和上位法“打架”的问题。

  业界人士认为,对于“捆绑”式年检这类案件如何适用法律,虽然2008年最高法院就作出了明确批复,但在全国各地,判法却不尽相同。广东、湖北、山东等地,均有车主胜诉判例。湖南省范围内,湘潭、张家界车主曾起诉辖区交警支队车管所,均胜诉。长沙中院则判车主败诉。因此,省高院这次判车辆管理部门败诉,使同类型案件的判决在湖南省范围内统一了裁判标准,有利于维护法律的严肃性、统一性和权威性。

  不过,这一判决也引发了争论。

  有人认为,“捆绑”式年检是制约那些经常违法的驾驶人的“杀手锏”,有利于打击违法行为,维护交通秩序与安全。如果不处理交通违法行为也可以进行年检,岂不是助长了这些人的威风,为违法驾驶洞开了“方便之门”?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交警表示,这种担忧不无道理。据统计,截至2018年12月31日,长沙市机动车保有量达到253万台,逾期未年检车辆有37万余台,除去部分事实上已报废但未按规定办理报废手续的车辆外,还有大量的未年检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

  力挺省高院判决的人认为,“捆绑”式年检有悖于法治精神。车管所不能以自身的“违法”对付驾驶人的“违法”,更不能因为可以提高行政效率就置法律于不顾去推行。在依法治国不断推向深入的今天,依法行政、依法执法、维护法治精神是第一位的。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马贤兴认为,要真正解决“捆绑”式年检违法问题,需要对有关规定进行修订与完善,才能彻底解决下位法和上位法“打架”的问题。

[责任编辑: 邓梦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3955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