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页 头条 要闻 看湖南 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炫闻 本网专稿

湖南男子冒充女性与4人网恋 还以小舅子身份与受害人同住

2019年09月11日 09:37:10 来源: 长沙晚报

  长沙晚报掌上长沙9月9日讯(全媒体记者 朱炎皇 通讯员 刘笑贫 实习生 王蔡雨 )谢军(化名)和电视台的女友谈了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花了3万多元,还与小舅子同吃同住好些日子。到头来发现,女友、小舅子都是骗子左某冒充的。9月9日,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这起诈骗案件,被告人左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处罚金1万元;责令退赔各被害人经济损失。

  设定身份,在朋友圈里发靓照

  今年23岁的左某是湖南省岳阳市人。2013年大专毕业后,一直留在长沙,先后做过几份工作,都不如意。由于没有固定工作和稳定经济来源,左某开始萌生冒充女性通过网恋骗取钱财的想法。

  为引起男性注意,左某为自己设定一个身份——“张某曦”,90年出生,爱好健身,在某电视台从事电视制作工作。为营造真实生活氛围,左某把主意打到一名女微商好友的身上。

  这个女微商好友叫cat,长得漂亮,经常在朋友圈发生活照。左某把cat的照片下载,以“张某曦”的名义发在朋友圈上。为了不让cat发现,他特意将她屏蔽掉。

  此外,左某还在微博、探探等多个社交软件上,以“张某曦”的名义注册账号,每隔几天更新生活动态,发布照片,显得更加真实。

  网恋交友,以小舅子身份与被害人同住

  鱼饵已经挂上,就等鱼儿上钩了。2018年4月,左某通过“探探”平台与谢军(化名)结识,并互加了微信好友。

  之后,“张某曦”经常给谢军发一些暧昧信息,二人也确定了恋人关系。为了讨女友欢心,谢军经常在微信上发些小红包,金额在32元至88元不等,女友也时常撒撒娇,二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交往了10来天后,谢军在微信上提出,想见女友一面。女友却回复他,最近接了项目,在浙江横店拍摄,等忙完项目再见面。

  4月底,谢军突然接到女友电话,让谢军下楼接她弟弟。经过询问才得知,女友的弟弟与家人吵架,打算来他家住几天。在小区楼下,谢军接到了这个看起来20出头的弟弟。刚见面,自来熟的弟弟就一个劲地叫谢军“姐夫”。谢军很满意这个懂事的小舅子,将他接到家中,安顿了下来。

  在5月20日这个特殊日子,谢军给女友发了一个1314元的红包,表达了爱意,女友也欣喜地收下红包。5月27日,谢军的侄子生日,女友表示要给他侄子买礼物。看到女友如此在意自己的家人,谢军立马通过微信给女友转了2000元。6月13日,二人微信聊天时,女友为难地表示:“过几天就要还房贷,可是自己最近手头有点紧。”谢军想都没想就转了5000元过去。

  11月初,女友打电话过来称:“前段时间从弟弟那拿了两万元,现在弟弟想去重庆玩,可是手里的钱不够,能不能从你这里先借一万元给弟弟。”谢军又通过支付宝转账给其弟弟1万元。

  被害人也曾怀疑,但是骗局太真实

  2018年12月20日,公安机关在侦办一起侵犯商业秘密案件中,发现被告人左某有重大嫌疑,将他抓获。到案后,左某主动供述其利用微信诈骗的犯罪事实。之后,民警通知谢军等人到派出所协助调查,4人才发觉被骗,而所谓的女友“张某曦”其实是个男的。

  谢军一时难以相信现实。“每次我要求见面或视频通话,她都以各种理由来搪塞我,由于电话里听到的是女声,所以我也没想那么多。”对于这个从未见面的女友,谢军也曾怀疑。“虽然他们一个姓张,一个姓左,但张某曦说,他们分别随父母姓。”半年间,谢军通过微信、支付宝等方式向女友转账3.2万余元。

  2017年5月至2018年12月期间,被告人左某注册昵称为“张某曦”的微信,冒充漂亮女性,在网上发布暧昧信息,并使用微信添加谢军等人为好友。确定恋爱关系后,左某以还房贷、弟弟生病、节假日红包等为由,骗取被害人谢军等4人5.6万余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左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法院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责任编辑: 邓梦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4985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