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页 头条 要闻 看湖南 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炫闻 本网专稿

“学霸情侣”:刷题、保研……这才是恋爱的正确打开方式

2020年01月06日 11:10:49 来源: 华声在线

  一个曾是迷糊的学妹,一个曾是严肃的学长;一个现在是上海交大的准研究生,一个已开始了国防科大的新生活。恋爱两年,他们一直在对方的鼓励中相伴前行,为了那个有对方的未来而努力奋斗。“‘共勉’才是正确的恋爱方程式。”1月5日,中南大学采矿工程16级学生苟颖超告诉记者,爱情最好的状态,应该是一起变得更优秀。

  相识:因不吃早饭而被罚

  “故事要从大一那年讲起。”2016年的秋天,入学伊始,大一新生都开始了军训,中南大学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15级学生李华基作为国防生,被分配到了苟颖超班上当“带训教官”,“我是高度近视,刚开始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苟颖超告诉记者,和李华基近距离接触还是因为她不去吃早饭而被罚。

  记者了解到,苟颖超来自甘肃,由于南北差异,长沙的早饭对于她来说有点不太适应,因此有一天,常常不吃早饭就参加军训的她突然晕了过去,从此以后,作为“带训教官”的李华基开始时刻关注她的身体状况,也就在这无形之中,两人之间的距离渐渐被拉近,苟颖超也慢慢对这个“严厉又温柔”的学长多了份好感。

  然而,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学期,到了2017年的春天,苟颖超和李华基渐渐有了联系,从简单的“早安”、“晚安”问候,到日常烦恼的相互诉说,渐渐的,爱情的种子也就在这个春天开始“萌芽”。

  “我加了他几次QQ,他都把我删了。”说到这里,苟颖超仿佛有些生气,不过她告诉记者,她就喜欢李华基的这种与众不同,“在我们军训期间,他从来不加班上同学的QQ,军训结束后,他也自动退了我们的班级群。”

  为了能够聊得起来,苟颖超从书籍开始找话题,从讨论武侠小说到分享优秀的学术书籍。“我喜欢看王小波的书,我们就经常在一起探讨王小波对于生活和爱情等方面的看法。”这样一来二去,两个月后,两人的关系正式确立,“不是说检验爱情的最佳方式是一起旅行。”苟颖超说,也就是在那次去岳阳楼的旅行中,她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她告诉记者,岳阳楼里有个池塘,池塘上有条小石径供游客行走,但那天人很多,石块又滑,苟颖超一急就掉了下去。当时的她手足无措,尴尬得快要哭了出来,李华基二话不说便把湿漉漉的她抱了出来。可上岸后,苟颖超发现眼镜不见了,李华基毫不犹豫又一次回到池塘边寻找眼镜,还因耽误了游客游玩而给他们挨个道歉。“当时真的太感动了,他实在是太绅士了。”

  相知:“约自习”是恋爱的“主旋律”

  要知道,在高中或初中都是不允许学生恋爱的,原因之一就是怕恋爱耽误学习,到了大学,谈恋爱受到的阻力会减小,不少学生都会开展一次轰轰烈烈的爱情。但如何在恋爱与学习的天平上找到平衡点。

  “我觉得恋爱不是阻碍学习的绊脚石,而是共同进步的阶梯。”苟颖超说,两人在热恋期间几乎没有影响到学习。记者了解到,苟颖超和李华基的最佳“约会场所”是教室,爱情主旋律是“自习”。

  “我是那种玩起来特别疯的人,往往一开始玩就会忘记学习。”苟颖超告诉记者,李华基则不同,玩的时候他都不会忘记学习,老是想着哪个章节比较难,哪个章节还掌握。因此,两个人一起商量着将学习的时间划分为几个小部分,在任何一个小部分内既不能交头接耳,也不能浏览手机。完成这部分的任务之后,两人就去旁边的超市买点零食,再去窗外的小道散步半个小时,得到放松后再回去继续学习。

  就这样两年过去了,简单有效的模式与两人极高的执行力使得他们在感情稳固的同时,成绩一直稳定保持在优秀的水平,真正做到了恋爱学习两不误。苟颖超曾两次荣获国家励志奖学金,获校级二等奖学金,采矿工程实践大赛三等奖,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H奖等,还被保研至上海交大船舶与建筑工程学院交通运输专业;李华基荣获美国数学建模比赛M奖,中南大学校三等奖学金,研究生电子设计大赛华中赛区二等奖,保研至国防科技大学电子与科学工程学院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

  “‘共勉’才是正确的恋爱方程式。”苟颖超说,恋爱要建立在正常的学习生活上,不能放纵自我,这样就会使得原本美好的爱情酿成悲剧。“我们是情侣,也是挚友,我们是彼此学习的榜样,也是彼此可以全心全意依靠的人。”

  对话:

  问:在大学,你们是怎么平衡爱情和学习?

  苟颖超:我们两人都觉得大学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所以我们大部分时间是在自习室度过的,学习任务完成了才会有一小段时间的放松,始终要坚信个人能力的提升要摆在爱情前面。

  问:马上面临毕业,你去上海,而他在长沙,你会怎么面对异地恋?

  苟颖超:在研究生阶段,我们两个人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在两个人学业都比较轻松的时候,我可能会一个月来长沙看他一两次。

  问:你们两个人今后的目标是什么?

  苟颖超:我的梦想是去当一名特聘教授,认真钻研学术,做出一点成绩,而李华基作为一名国防生要先去部队三年,然后才能考虑以后的事情,所以我们暂时还没有很长远的计划,如果说有,那就只能说是以后工作能在一个城市。

[责任编辑: 左栀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5426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