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页 头条 要闻 看湖南 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炫闻 本网专稿

追记26岁的湖南桂东县青山乡原副乡长方璇:殉职3年了,她仍是山里百姓不愿触碰的痛

2020年07月31日 10:45:27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时光,没有湮没人们心中那个活泼、爱笑,又充满倔劲的年轻女孩。尽管离开快3年了,但至今,她仍是山里百姓不愿触碰的伤痛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丁锡国、蔡潇潇、谭畅

  一名年轻干部,刚刚踏上为民服务的征程,突遭不幸,殉职在工作途中。生命,永远停留在26岁。

  463天,这是她在副乡长岗位工作的所有日子。如夜空中划过的流星,短暂却光华灼灼。

  时光,没有湮没人们心中那个活泼、爱笑,又充满倔劲的年轻女孩。尽管离开快3年了,但至今,她仍是山里百姓不愿触碰的伤痛。

  人们为她惋惜,也为遇到她,感到幸运。她的付出,已深深印在贫困山乡诸多变化里。

  今年七一前夕,中共湖南省委追授桂东县青山乡原副乡长方璇同志“湖南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方璇自拍照。

  留在孩子心底的温暖

  方璇本可以选择一条平坦、宽广的人生之路,但她却出人意料地放弃了,而是回到家乡当了大学生村官。

  2016年4月27日,时年25岁的方璇到青山乡报到。

  当年,桂东县委根据上级要求,从大学生村官等人群中选配乡镇领导班子成员。“90后”方璇通过考试,被选派到青山乡政府,提名为副乡长人选。

  地处湖南东南边陲罗霄山脉的桂东,是国家级贫困县。青山乡,是全县位置最偏远、条件最艰苦的乡镇。从县城到乡驻地,车子要在山间盘旋两小时。

  方璇本可以选择一条平坦、宽广的人生之路——2013年6月,她从湖南中医药大学中药学专业毕业,曾有机会到广州一家大型医药企业工作,但她却出人意料地放弃了,而是回到家乡,到村子里当了大学生村官。

  到青山乡任副乡长3个月后,方璇找到乡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很紧迫地提出一个问题:应当赶紧建一所幼儿园。

  她在调研中发现,因为乡里没有幼儿园,家长不得不把孩子送到70多公里外的县城或者30多公里外的沙田镇去。

  孩子上完幼儿园、小学,加上家长陪读的费用,一个家庭平均要多付出10多万元;一些年轻夫妻因经常分居,家庭破裂,孩子从小就失去了母爱或父爱。

  建幼儿园,需要300万元。这对青山乡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在乡党政联席会议上,方璇据理力争,最终取得大家的支持。

  2017年3月,幼儿园破土动工。2018年9月,青山乡幼儿园迎来了第一批19个孩子。如今,全乡适龄儿童都可以在这里入园了。

  方璇分管青山乡教育工作。时任青山乡党委书记郭应超说,她很善良、很细腻,对山里的孩子有一种特殊感情。

  2016年初冬的一个晚上,她来到乡中心小学,走进学生寝室,翻开一名学生的被褥,发现有一个大洞。

  校长告诉她,这个学生的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了,跟着叔叔过。全校有70多名留守儿童。

  “这么冷的天,盖这样的被子,还不把孩子冻坏了?”方璇跑回宿舍,抱来了自己的被子。

  当晚,她就向青山乡乡长郭会勇汇报,想发动社会力量解决留守儿童过冬的困难。

  半个月后,当方璇和同事们把71床崭新的被子送到留守儿童手上时,孩子们眨巴着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方璇生前参加植树活动。

  打造贫困户的新生活

  “做群众工作,方璇很有韧劲。没有对老百姓的深厚感情,没有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是做不到的。”

  青山乡宋家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紧贴乡驻地通往外界的公路,2018年5月,74户贫困户从深山搬到这里,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他们记得,那个年轻、漂亮、说话爱笑的女乡长为这一切付出的努力。

  青山乡山高林密,许多农户分散居住在山上,生产生活条件都非常艰苦。要彻底解决贫困问题,易地搬迁是必由之路。

  2017年4月,青山乡确定,将宋家村木梓林组一块8.8亩的土地作为搬迁户集中安置点。木梓林组有4个大家庭11户人家,要征用这块土地,必须由全部人家同意签字。

  困难显而易见,一是土地稀缺,占用谁家的地,谁都不舍得;二是一些老人住惯了老屋,不愿意离开。

  宋家村是方璇的工作联系点。搬迁的“硬骨头”,就是她一次又一次翻山越岭,跑断腿、磨破嘴,才一点一点“啃”下来的。

  虽说从小生活在县城里,但3年多“村官”经历,还是使方璇学到不少做群众工作的方法。她决定“各个击破”,一户一户登门说服群众。

  李家三兄弟是小组里有影响的人物,老大在广东,老二在县城,老三跑运输走南闯北。方璇给老大打电话沟通,跑到县城和老二、老三协商,反复多次未果。后来,她努力说服了他们82岁高龄的母亲,三兄弟这才点了头。

  村民郭大稳是老上访户,建安置点要征用他的4亩多地,自然是一百个不情愿。方璇每次上门,郭大稳回答都很痛快:先把他的事解决了,好说。他提出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大多既不合理也不合情。方璇耐心细致地一次又一次给他解释法律政策,同时帮他积极想办法解决困难,最终以诚心、耐心、热心感动了他,也感化了他。

  在方璇锲而不舍地努力下,2017年7月,宋家村安置点完成征地任务。

  郭会勇说:“做群众工作,方璇很有韧劲。没有对老百姓的深厚感情,没有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是做不到的。”

  融入“土茶”的浓香

  “虽然是城里来的姑娘,却格外吃得了苦”——这是许多山里人对方璇的印象。

  青山乡出产一种独特的茶,当地人称为斗煨茶。原料采自高山野生茶树,工艺用的是民间土法,但茶味足。一般绿茶,泡水三四遍就没了味道,斗煨茶能泡七八遍。

  方璇的父母都在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她长相清秀,却不娇气,遇到农民搬化肥、挥锄头的活儿,伸手就干。

  同事们说,方璇开朗泼辣,很快就能和村民打成一片,就像山里的斗煨茶。

  为做大青山乡的斗煨茶,方璇付出许多心血。

  青山乡有不少野生高山茶树,不用施肥、打药,纯天然无污染,但生产不成规模,到了采茶季节,农民从房前屋后摘些茶叶,加工成斗煨茶,多是自产自用。好东西没有卖出好价钱。

  经过市场调研,方璇认为,扩大生产规模,利用青山优势资源发展茶业,可以带动老百姓脱贫致富。

  这个建议得到乡党委政府支持。不久后,方璇就动员了一名在县城做生意的女老板,回乡办起了厂子,作为龙头企业,带动全乡发展茶业。

  2017年清明前,茶厂开始收购茶叶,高山野生茶鲜叶收购价格每公斤高达240元,许多人家仅靠卖茶叶,就增收两三千元。

  “虽然是城里来的姑娘,却格外吃得了苦”——这是许多山里人对方璇的印象。

  54岁的宋家村党支部委员钟桂琴是方璇的工作同伴。采访中,她红着眼圈说:“方璇就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2017年3月的一天,两人去村里最远的秧田组张贴选民榜。当时天色已晚,她们张贴在村民必经的路口就返回了。

  因为没有按要求张贴到人员最集中的地方,乡党委书记批评了方璇。

  当晚,她叫上钟桂琴一起,返回秧田组,重新张贴选民榜。为此,两人在常有毒蛇出没的山路,摸黑徒步走了两个多小时。

  每当说起方璇,钟桂琴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说:“我在这里长大,晚上走山路都害怕。她能说走就走,真不容易。”

  扎进泥土的足迹

  大家决定将方璇那只鞋子永远留在青山乡的泥土里,“就当是一块奠基石”。

  2017年8月2日上午,下着小雨,方璇和钟桂琴等5人乘坐乡里的皮卡车,前往宋家村新光组验收产业扶贫情况,并为集中供水选址。

  了解完贫困户郭履兴蜜蜂养殖情况后,在前往另一户人家的路上,车子滑下山涧,方璇被甩出车外,头撞到了岩石上。

  郭会勇告诉记者,出事前8分钟,他还接到了方璇的电话。方璇欣喜地告诉他:一个熟人回话了,东莞一家企业愿意为青山乡提供12个工作岗位……

  事故发生19天后,经市县两级医院抢救无效,26岁的方璇离开了人世。

  几个月后,青山乡宋家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动工建设;大半年后,74户贫困户全部完成搬迁入住;

  383天后,经国家专项评估检查,湖南省人民政府正式批复同意桂东县脱贫摘帽。

  这一刻,方璇没能亲眼见证。可她的青春足迹,却烙印在山里。

  那是茶厂建设期间,她去工地察看进度,踩着烂泥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一不小心陷进泥地里。同事将她拉了出来,但一只鞋子没能拔出来。方璇赤脚下山,还和同事开玩笑:这是为咱乡斗煨茶发展留下的深深的脚印!

  方璇殉职后,有人提议,把她的鞋子挖出来,作为遗物保存。

  可是最终,大家决定将那只鞋子永远留在青山乡的泥土里,“就当是一块奠基石”。

 

  

[责任编辑: 邓梦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6308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