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页 头条 要闻 看湖南 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炫闻 本网专稿

艺术苦旅酿醇醪 ——大型史诗歌舞剧《大地颂歌》演出侧记之三

2020年10月01日 08:45:56 来源: 湖南日报

    艺术苦旅酿醇醪 ——大型史诗歌舞剧《大地颂歌》演出侧记之三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刘瀚潞

    欢呼、呐喊、掌声和啜泣声,此起彼伏。

    9月27日至29日,连续三晚,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座无虚席。

    人们从全国各地赶来,观赏大型史诗歌舞剧《大地颂歌》。他们带着满脸的期待乘兴而来,又带着赞叹与泪痕离开。

    对他们来说,《大地颂歌》是一次近2个小时的沉浸式歌舞剧体验,但对幕后主创人员而言,《大地颂歌》却是一次从云端到现实、从山村到舞台、从春天到秋天的耗时近11个月的艺术苦旅。

    创作,从云端到现实

    “在我从事文艺导演工作以来,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经历。”在梅溪湖大剧院排练片场,《大地颂歌》总导演周雄回望整部剧的创排,感慨良多。

    2019年12月初,周雄接受任务。根据以往经验,周雄预估创排时间“至少要有一年左右”。岁末受命,时间已然不够宽裕。更突如其来的是,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几乎扰乱创作团队的阵脚。

    主创人员无法面谈,主要演员无法见面,原定的数次采风行动更是无法如期进行。剧组的对外资源的沟通和主创人员的组建,几乎是全停滞状态。创排工作甫一开始,就陷入僵局。

    特殊、难忘、艰难、刻骨铭心,剧组人员用这样的词汇来回忆那一段时间的创排工作。万难之下,剧组的沟通交流不得不转向以网络云端为主体。

    “当时,有一些专家在国外,因为疫情没办法回国。我们只能每天凌晨打越洋电话交流沟通,讨论剧本创作和主题设计”,周雄回忆。

    “有时是线上交流,有时是戴口罩见面开会”,该剧艺术总监杨霞回忆,为了头脑风暴碰撞出好的舞台艺术创意,主创人员尽量争取小规模的面对面交流。

    “因为疫情,我没办法来长沙,只能在北京通过网络与剧组联系,熟悉、背诵剧本”,作为主演之一的谷智鑫任务繁重。年初,他就在云端进组,因为无法见面沟通,剧本又一直在修改完善,常常前一天他才刚熟悉的台词,第二天就被修改。“几乎是相当于我以往参演四部剧的工作量”。

    整整三个月里,全剧组通过各种方式,在线上线下克服困难。最终,在不耽误进度的前提下,基本顺利完成前期工作,为后来舞台上的精彩呈现打下坚实基础。

    采风,从山村到舞台

    一个个真实生动的故事,紧紧牵动着观众的心;一套套独具民族特色的服饰,让苗家姑娘小伙跃然台上;一幕幕展现湘西风景的舞台场景,令观众身临其境;一件件具有田园气息的道具,引人走进山村的安逸生活。

    故事、服装、舞美、道具,这些舞台元素仿佛刚从山村“走”来,无不令人沉浸。而它们之所以能从山村到舞台,离不开主创人员一次又一次的采风。

    早在2019年12月底,该剧编剧、作词冯必烈就随主创团队前往十八洞村、夯卡村等地采风。剧中,村民们将精准扶贫误以为是发钱的剧情,就来源于冯必烈在采风中听到的“精准扶贫不就是发钱吗?”。田二毛等角色编写顺口溜讽刺扶贫队的剧情,也来源于采风中看到的十八洞村墙上的顺口溜。

    “尽管网络资讯非常丰富,但创作一定要深入生活”,该剧服装总监麦青的创作从今年2月就开始了。4月,她又深入十八洞村采风。远山、微雨、轻雾,十八洞的山水给予麦青艺术灵感,博物馆里的苗绣,蝴蝶、波浪纹、花卉等图案又赋予服饰民族风情。最终,湘西山水人文的美被融入1000多套舞台服装中。

    高高低低山峦叠翠,简洁的吊脚楼在舞台两侧展开,这样动人的苗寨场景令观众即刻进入“大山深处的人家”。“从十八洞采风回来,它的地理地貌在我脑海中逐渐形成了完整的形象”,该剧舞美总设计孙天卫将十八洞的采风见闻进行艺术概念提炼,完成舞台设计。

    在第五幕《幸福山歌》中,舞蹈演员们化作苗家绣娘,献上了一曲以苗绣为主题的表演。细心的观众可能会发现,演员们手中的苗绣虽然亮相时间并不长,但精致的刺绣也各不相同。其实,它的诞生也经历了实地采风、专家设计、苗绣手艺人绣制等复杂的环节。舞台上,苗绣、背篓等大大小小的3000多件道具,绝大部分都经采风从当地或其他渠道获得,极大程度还原了山村生活。

    排练,从春天到秋天

    演出后台走廊两侧的充气床上,演员们正在稍作休息;堆满各类道具的道具间里,道具师在根据最新要求调整道具;服装间里,几位服装老师或熨烫演出服、或用缝纫机修改服装;后台广播里,不时播报着最新的排练通知。与演出前台的井然有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地颂歌》演出后台中,多数人是神色匆匆。

    这是一场维持近11个月的“拉锯战”。

    “从来没有在一个剧组扎这么长的时间”,该剧音乐总监、作曲刘岳不禁感叹。从去年12月进组,到今年9月,刘岳一直没回过老家株洲。最初的时候,刘岳和主创团队几乎每天开会商量到晚上两三点。之后,剧本的任何修改都会带动音乐的修改。有时,合唱唱段中需要改两个不准确的字,音乐中的人声、乐器、设备等改动起来就得七八个小时。“音乐小样最早出来的时候,我还坐在暖气片旁边,现在冷气都可以关了。”

    演员余立晖是主角“龙书记”的B角。尽管登台机会并不多,但排练也不松懈。从今年5月份进组,最初他经历了“三班倒”式的训练排班,上午排练唱歌,下午排练形体,晚上排练文戏。第一天进组时,有一场形体排练,20多个舞蹈演员,把绳子绑在余立晖的腰上,拉着他从舞台上降下去……这一段,他练了三十多遍,“第二天起床,整个腿都还是麻的。”

    饰演“田二毛”的演员唐震,从6月进组以来的3个多月里,每天往返于岳阳与长沙。一边是紧张的排练,一边是医院需要陪护的母亲,唐震将活动范围缩至病房与舞台。晚上,他赶回去守护在病床前;清早,把母亲移交给父亲照顾,又驾车匆匆赶回长沙。

    “最晚的一次排练,排到了凌晨4点”,湖南省歌舞剧院舞剧团团长严伟回忆。夏天排练时,演员最是辛苦,“一些舞蹈演员受伤后会绑上绷带、护膝,等到排练时做动作,又会磨破,加上汗水浸润,伤口还会出现反复。”尽管如此,但是演员们依旧是“轻伤不下火线”,直到正式演出前一刻,演员们还在反复练习。

[责任编辑: 王婧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0721126565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