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头像》由巴洛克美术的代表人物,弗兰德斯画家彼得•保罗•鲁本斯所创作,画作中孩子的脸部表情相当丰富,色彩和谐,眼神炯炯发光。金黄色的童发脉络分明,并富有立体感。有学者认为,这个肖像是画家的第一个女儿克拉拉•塞琳娜。

Dreams


  凌晨4点19分,你起身倒了杯水,走到床前吹了会儿风。因为失眠,你小心翼翼的在我身旁站着。
  你怕吵醒我,所以光着脚在阳台上心事重重地在阳台上往复踱着步子。其实脚步已经轻到极致,却步步踏进我的心里来。
  凌晨5点7分,你轻轻走到床边,温柔的拨开我散在额前的发,吻了下来。你以为我在熟睡。我屏住呼吸,感受你眼角低落在我脸上的泪水。这些年你鲜少在我面前流泪,你哭的模样真的很丑,却真的叫我心疼。黑暗中我听到你轻声说:“别恨我,别恨我...”。
  我强压喉中的哽咽,假装继续熟睡,还故作自然地擦了擦嘴角,翻了个身,背对着你。只是眼角泪瞬时打湿了枕头。
  凌晨5点30分,你拉了我藏在被子里的手,轻轻攒着,而我忍着鼻尖的酸楚感受你指腹摩挲在我手心的温度。我下意识的拉紧你的手,你挣了一下,低头去亲我的手,吻了又吻。然后走出房间,锁上门。
  凌晨6点,我听到你在客厅收拾你的衣服,你的CD,你的画,你的影集。你的行李并不多,却足足收拾了一个多钟头。我把脑袋深深地插进了枕头里,却闭着眼睛都能清楚你打包行李的过程。你开开客厅的第一层储物柜,是在找我给你买的那只丝毫画笔。你拉开角落最底层的五斗柜,是在找我去年给你织的黑色毛衣。你走到书房打开储物柜,是在找我给你寄过的那沓明信片。你重新回到卧室,拿起柜子上我们笑靥如花的合照,不舍得摩挲,却又放了下来。
  就这样,你带走了所有属于我们的印记,却唯独留下了我跟那张合影。
  记不清是几点了,我只记得你离开的时候,天快亮了。你合上行李箱,推门进来,清晨客厅里的凉气随即涌入卧室。我拉了拉被子,听见你在背后小声地叫我的名字。我不敢应声,你吸了吸鼻子说:“我走了”。你的声音沙哑,因为哭过。你好像还是舍不得我,在我身后站了很久。我当时还在想,如果最后你会抱抱我,我就会醒来留住你,不让你走。可惜,只是可惜,你只是心疼的揉了揉我的发。然后门被带上。你走了,我醒了。
  王庚,黑龙江省哈尔滨人,现就读益阳市第十三中学。是一名播音主持艺考生。校广播站站长,曾多次主持校内各种活动。
  只想为你读一首诗。
  这首诗歌情感平淡,像是在诉说失恋后的无数个失眠的夜晚,诗歌氛围似真似幻,与其说诗人是在平铺直叙描述当下,不如说他是在回忆。希望诗歌能够让你喜欢。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