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你老了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荷兰语:Het meisje met de parel),17世纪荷兰画家约翰内斯·维米尔的作品。画作以少女戴着的珍珠耳环作为视角的焦点,现时画作存放在海牙的毛里茨住宅中。
那时你老了
     ——郁葱


我想在一个瞬间,翻过许多页码,
那时的你,如我们见到的许多疲惫的影子,
那时你老了。

那时你老了,
总在不经意中回忆着,
许多覆盖在生命短草上的时日,
一些语言、一个场景、一首诗,
一个你一直忘记,却又突然回忆起来的瞬间。

阳光不同了,绿不同了,夜晚不同了,
而经历依旧,你熟悉的旋律依旧。
步履蹒跚时,你看到那么多曾属于自己的鞋子,
照片上的容颜,
如同背景中熟透的苹果一样不可采摘。

那时你老了,
再没有了难以消解的夜。
那时没有了充盈,没有了叫喊,
没有了充满热望的火焰,
没有了湿润的唇,
没有了淹没血液的激动和盼望。

那时你老了,
平静的声音传到你细微的脉搏。
远去的是谁?走来的是谁?
那时你总在想:
身边,是谁的呼吸?

那时你老了,
那曾经年轻的都在变老。
你会说:那时的痛、缺憾、甚至背弃,
都多么的好,
那时灼热的手是张开的,
曾经随意丢掉的那些夜晚,
如玑珠一般从指缝间轻而易举的滑落。

那时你老了,
而一个人和另一些人,
也同样老了。
  潘晴霞,新华网贵州频道总经理助理,一个爱好读诗、喜欢声音表达的人。
愿你青春永驻
  郁葱的《那时你老了》,近十年内我录了三次,每次心境不同,感觉也不同。从前读起,出来的不过是字正腔圆;现在来读,觉着是一种人生态度。

  一辈子很短,短到时光转瞬即逝;一生很长,长到一瞬便是一生。在或者消逝,或者凝固的时间里,不一样的态度决定了不一样的人生。当“平静的声音传到你细微的脉搏”,当“阳光不同了,绿不同了,夜晚不同了”,你是会想着“身边,是谁的呼吸”,还是会说“那时的痛、缺憾、甚至背弃,都多么的好”……

  我们都会老去,不是吗?在塞缪尔 •厄尔曼笔下,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在叶芝眼里,真爱是经得起年岁的。在我看来,郁葱的“那时你老了”,更应该是一种心态,适合在青春时反复诵读、细细品味。这首诗描述的是细腻的暮年情景,字字敲打的却是青春的心门。它提醒你生命的意义,告诉你“珍惜”的价值。

  唯有平和、包容、不争、知足,才能把有限的生命活出属于自己的颜色。曾把笔名取为“一碗水”,因为喜欢“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种“不争”,是一种舍得,更是一种魄力和底气。

  愿你读懂,愿你青春永驻。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