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首页时政国际财经高层理论论坛思客信息化房产军事港澳台湾 图片视频娱乐时尚 体育 汽车科技食品
7米宽的环村公路,村民家门口整齐划一的停车位,山头郁郁葱葱的经济林……眼前的一幕,让人很难想象这里曾是一个村民人均年收入不到3000元的典型贫困村。在位于山腰的村部,记者见到了向家村的村书记刘振。这个年轻帅气、说着一口标准普通话的小伙,向记者讲述了向家村整村脱贫后的发展计划。
精彩观点
1
刘振

没想到村民们对我期望这么大

没想到村民们对我期望这么大
没想到村民们对我期望这么大

过去的向家村偏僻荒凉,为了摆脱贫困,村子里很多人都走出大山,在外讨生活。刘振当过老师、做过公司职员,后来自己开了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但故乡始终是他割舍不掉的牵挂。

2014年开始,向家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里走出的“能人”企业家向长江回村担任村主任,开山、修路、开荒,还为村民创业提供贷款担保。2016年,原本一片贫瘠的向家村在隆回县第一个实现了整村脱贫。

“村里有了这么好的平台,我也想像向主任一样,致富不忘家乡,回来把我们向家村建设好。”2017年6月,他高票当选为向家村的村书记。“一开始我是没抱什么希望的,没想到自己的得票率那么高,瞬间就感觉肩上的担子重了。”

1
刘振

希望在外务工的年轻人都能回到向家村

希望在外务工的年轻人都能回到向家村
希望在外务工的年轻人都能回到向家村

“我心目中的理想状态就是,在外务工的年轻人都能回到向家村,大家和和气气地生活在一起,齐心协力把乡村旅游发展好,让村民的教育、医疗都有好的保障,村里的生活基本达到县城的水平。”刘振告诉记者,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村里也提出了振兴乡村发展的三年规划,确保村民不再返贫并率先进入小康。

“向家村一共1008人,252户,其中有600多人在外务工。”聊起村里的情况,刘振如数家珍。他告诉记者,现在村里大多数还是老人和小孩,很多年轻人都外出务工去了,村里唯一的小学,也在2016年因为生源的流失,合并到了隔壁的继志村。“我们力争尽快重建自己的小学,希望村里的年轻人都能回来,在家门口就业,让孩子们都在家门口上学。”

1
刘振

向家村的发展需要全民参与

向家村的发展需要全民参与
向家村的发展需要全民参与

“我们村里自己有工程队,我们的樱桃园、杜鹃山年后都要启动建设了,只要你有手有脚肯干活儿,在村里就能有口饭吃。”刘振说,村里还将成立劳务公司,助力回村的村民更好地就业。

一直在外务工的村民刘炳奎回村后,通过村里担保的贷款承包了十几亩田,准备发展莲藕种植和泥鳅养殖生态农业。有着一手好厨艺的他,还筹划在家里开办农家乐。村民刘湘青带领村里20多个人组成了一支施工队,正在承建村里一处水渠建设工程,“村里人自己建,质量放得心。”他们告诉记者,在外务工赚得再多,也不如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

这让刘振备受鼓舞:“他们回来了,我相信有更多的人会回来,村里的建设不是光靠哪一个人就能建好的,需要大家都参与进来,才能把我们向家村发展好。”

1
刘振

要改变村民相对传统和固化的思想

要改变村民相对传统和固化的思想
要改变村民相对传统和固化的思想

刘振告诉记者,思想的“拦路虎”在土地流转的过程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我们要搞土地流转,但是对于村民而言,土地就是生命,一开始谁都不愿意流转。”刘振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村民辛苦一整年,一亩地年纯收入不超过300元。但是村里用可观的价格把土地流转过来,集约化发展产业项目,村民还能参与分红。但让刘振苦恼的是,很多村民思想上转不过弯来,他和村干部只能挨家挨户地做工作,讲政策,争取村民的理解和支持。“如何改变村民相对传统和固化的思想,我一直在尝试和探索。”刘振说。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为了让村民们真正看到发展的实效,村支两委决定带着大家先“走出去”。2017年,刘振和村主任向长江带着部分村民前往贵州省秀水村、塘约村等多地学习考察。回村后,村民们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谈起几次考察,刘炳奎和刘湘青都津津乐道:“他们发展得太好了,我们也要学习他们的模式。”

1
刘振

要发展,就要有产业支撑

要发展,就要有产业支撑
要发展,就要有产业支撑

“通过一部分思想比较先进的村民去影响和带动另一部分村民。”刘振告诉记者,目前村里樱桃生态种植园项目的50亩土地已全部完成流转,年后即将开工,牛天岭的映山红种植后一年开花两季,村里将通过旅游带动民宿、农家乐等产业发展,在进一步完成土地流转后,还将开发越野车赛车基地、水上乐园等。

“村里人这么信任我们年轻干部,我们一定不负重托。”刘振对未来的发展信心十足,他坚信在全村人共同的努力下,向家村能乘着“乡村振兴”的发展东风,一路奔着小康致富路坚实前行。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