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专题主页→

  一江沅水

  它没有藏在深山密林里,却敞开怀抱面对一江沅水。

  难道它想让僧侣祈祷众生平安的诵经声,伴随滔滔沅水奔涌800里,通洞庭,达长江?

  难道它想让千年不绝的暮鼓晨钟和香火,去降服一条以恶浪险滩闻名的千里长河?

  难道它想以名山古寺少有的开阔心态,去迎接四方香客,八方信徒?

  龙兴寺静默无语。

  它面前波光粼粼的沅水是五强溪和凤滩水电站征服的。

  它的殿堂里已许多年没有僧侣、没有信徒、没有香火。

  它可是唐贞观二年(公元628年)由唐太宗李世民“敕建”,由大臣尉迟恭监修,曾经一度辉煌的庙宇。

  沅陵人有另一种说法:,因为李世民要收服崇山峻岭间的“五溪蛮”,才不惜重金在有“大湘西门户”之称的沅陵修建这样一座大庙,让龙兴寺担当起教化蛮民的重任。因为看中了虎溪山上高大的楠木,可以就地取材,所以才把龙兴寺修到了沅水边上的虎溪山上。

  这两种说法似乎都可信,我在沅陵的县志上看到这一段:古黔中地也,全楚西南扼要、左属湘汉、右达滇黔,峰峦重复、耕鲜平畴、水陆交衢,民疲力役……且有近20年来的接二连三的重大考古发现证明:沅陵在商周秦汉时期就十分繁荣,为兵家必争之地,战事频仍。一个如此重要的地方,唐太宗在这里建庙,当然在情理之中。再说,虎溪山上的楠木和红砂石,应有尽有,也免了长途搬运之苦。

游龙腾浪 秋阳无语

  一窥真颜

  一个秋日下午,在龙兴寺屹立了1376年的沅水之滨,我终于一窥它的真颜。龙兴寺已不是当年的龙兴寺了,它历经漫长的风雨飘摇和宋元明清的修葺。然而它依然雄峙在高高的虎溪山上,俯瞰沅水上过往的船只,它仍然比别处的寺庙更巍峨更庄严更神圣。

  当我在似乎没有尽头的盘山公路上颠簸完,终于立在它的大门前,顿时觉得自己渺小如尘。一级级石阶上去,一道道佛门洞开,那最高的飞檐似乎顶着了天。我想象着当年的信徒,跋山涉水而来,通过50米高墙,在门前哼哈二将的注目下,那种激动和敬畏之心。他们一定是三步一叩、五步一拜,上得山来,踉踉跄跄,就要飞奔那蒲团,拜倒在佛的跟前。

  这样的情景肯定天天得见。史志上记载:龙兴寺寺庙极盛时,僧侣数百人。高僧讲经时,听讲僧众信徒多达3000余人。寺有庄园数处,寺田千余亩。历代香烟飘渺,四季钟磬长鸣。

  而今日的龙兴寺,唯留空空的寺庙,安静得能听到枯叶飘地的声音。秋阳下,岁月的流逝,让人恍惚惊慌。幸亏我不是信徒,这一片红墙绿瓦、规模宏大达25000平方米的建筑已足够我兴奋了。

  踩着红砂石台阶,沿中轴线拾级而上,由头山门至二山门、天王殿、弥勒殿、大雄宝殿、观间阁、弥陀阁。翼角重檐、升托斗拱、雕龙画凤,是那么古朴素雅,又是那么雄伟壮观,气势不凡。

  我停留在二山门前,久久不想离去。二山门,看上去是一座牌坊,但两边往后筑墙,上又盖檐以成殿,似鸟儿展翅,又似给牌坊带帽。门脸非常精美,正中是黄为底,有“敕建龙兴讲寺”的竖匾,匾上是一浮雕的蝙蝠,匾两旁是两只高浮雕的游龙,脚踏祥云、头昂尾摇,身上片片鳞片暴出,似在翻云腾浪。龙两旁是两只瑞兽,一只玩球,一只抚仔。拱门上是“幡盖云从”四字,可想见当时有多少富户豪门来此烧香求佛。四字两边又是两条细长的四爪盘龙。

  当然龙兴寺最有价值的建筑是它的大雄宝殿。

  殿前第二层檐下,悬有“眼前佛国”的木匾,与明代尚书董其昌有一段渊源。传说董其昌舟行沅水龙兴寺下,突患眼疾,双目不见,部下抬到寺中,被好心的住持治好。董其昌睁眼一看,就看到了一处祥和的佛门净地,惊异之余,书“眼前佛国”四字,以示感谢。

  大雄宝殿虽经历代修葺,仍保留着唐、宋时期的建筑形式和部分构件,殿高近20米,362平方米的面积由24根需两人合抱的楠木支撑。这些楠木其中的一根1986年经国家文物局C14测定,距今约720年。其中4根金柱呈梭形,两端1.84米,中间却有2.1米,柱顶有卷刹,柱与础之间有0.13米长的鼓状雕花木,石础是复盆式,饰莲花纹。这四根梭柱令许多专家大为惊叹:原以为只是存在教科书上的标本,没想到在沅陵的龙兴寺还能得见。天花板上有25个四角藻井,都是龙凤牡丹图案。梁上勾白粉明式彩画。殿内的月梁、斗拱、驼峰、蜀柱,均具宋代建筑之特征。

  大雄宝殿之中还有一镂空石雕讲经莲座,工艺极精。莲座周围是石雕六对和尚,弹琴下棋读书,乐在佛国,但无人能说出它的准确来历。

  龙兴寺依山就势,顺其自然,是湖南省现存年代最早的木构建筑群,建筑格局仍保存完好,是一部以建筑艺术形式讲述千百年历史的教科书。

  但在龙兴寺一边看,一边还是忍不住叹息。

  据说寺内原藏有唐代女皇武则天所赠全套佛教经书一本,明穆宗隆庆二年(公元1568年)皇太后李凤姣赐“千佛袈裟”一袭,上用五色丝线绣了999尊佛,每尊身高一寸八分,宽一寸三分,形神各异,连同穿上此袈裟的方丈,就是名副其实的千佛袈裟。可惜这些宝贝在文革后荡然无存。据说,文革前,沅陵城里的老百姓端午节在龙兴寺前看完赛龙舟,都争相去看“千佛袈裟”,不知当时怎一个盛况了得。

响鼓无声 翘角飞檐

  一代大儒

  其实,对读书人来说,要说为龙兴寺增光添彩,一袭华贵的千佛袈裟远远比不上王阳明在此讲学的千古佳话。

  500年前的王阳明,是中国明代的一位大儒,一位影响中国历史的思想家,他认为良知是每个人的本性,通过个人的“致良知”,“知行合一”,可以达到圣人的境界。这位王阳明,被贬贵州龙场悟道后,后又被朝廷重用。返京途中,在龙兴寺讲学。为纪念他,寺院专门在后殿之上修了“阳明书院”,后改为虎溪书院。

  近代著名学者梁启超说,人们在朱子学说禁锢下,好像得了贫血症,猛然听了王阳明的讲学,像“打药针一般,令人兴奋”。在今日静寂的虎溪书院,已无法想象僧侣和士子当年对王阳明的追捧。但在寺里保存的沅陵县志中,却见到了诸多人来虎溪寻访王阳明遗迹留下的诗词。

  现虎溪书院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重建,作为文物陈列室对外开放,有元代夫妇合葬墓专题陈列,倒也值得一看。

  一位500年前的一代大儒,就这样与龙兴寺结下了佳缘。从那时起,龙兴寺就有龙兴讲寺的别名。

  紧依龙山寺门左侧,还有一个黔王宫,祭祀唐南霁云的地方,也是贵州会馆。现存戏台,虽不见霓裳重影,但也保留了当年的华丽。

  有热闹的戏台,有理性的大儒,有心中的佛国,龙兴寺以它宽阔的胸怀,容纳着一切。

  它安静无语,就如1376年前,日日看酉水南去,看沅水北流。

  杖藜一过虎溪头,

  何处僧房问惠休,

  云起峰间沉阁影,

  林疏地底见江流。

  我无法言语,只录以王阳明的一首诗,与你好景同游。

龙凤呈祥 拾级而上

   风云


  龙兴寺为湖南著名寺庙,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住持为妙空法师(俗姓朱,桑植人)。受戒于浙江普陀山,曾在浙江宁波阿育王寺当过住持。妙空法师圆寂后,在龙兴寺当住持的依次为普昭(保靖人),宠海(安徽人),宏元(安乡人),圣华(安徽人)。1949年初,龙兴寺所属的九姆殿住持是向元成(尼姑)、所属的黔王宫住持是李本坤,所属的东岳宫住持是张普初。

  彩 龙兴寺内原有220多尊姿态各异的大小神像,水、火、哼、哈四将侍立于山门两侧,殿阁里有如来、观音、四大天王、弥勒佛像及18罗汉、28星宿、88佛像,造型生动,各具神态。可惜,这些塑像和一些钟、鼓、炉、鼎现今都荡然无存。

大儒讲学 壁上起舞

  诗文

  烟花日暖犹含雨,鸥鹭春闲自满洲,好景同游不同赏,诗篇还为故人留。

  ———王阳明《辰州虎溪龙兴寺》

  五溪五月当五日,时俗犹存旧楚风。角黍堆盘人送玉,龙舟擂鼓水摇空。人相山色隔江翠,照眼榴花向日红。

  ———无名氏《辰阳端午感怀》

  重阳与客过山头,仙乐云端奏未休。黄菊有香浮绿酽,彩鸿无影照寒流。霜酣枫叶丹重阁,风鸟芦花白满江。

  ——无名氏《虎溪谒阳明祠》

  何处龙场客,杖黎过虎溪,讲堂空夕照,云树接祥栖,风气开千古,英雄借品题,一灯辉旧道,茅空薙山赞。

  ———康仲玮《登虎溪山寻王文成公遗迹》

侧身而立 双月辉映

   ■考古

  龙兴寺始建于唐贞观二年(公元628年),明清两代曾加修葺,现存寺院规模宏大,为湖南省现存最古老的寺庙之一。主体建筑大雄宝殿,仍保留唐宋时期的建筑形式和部分构件。殿内楠木柱24根,其中金柱呈梭柱形,1986年经测定,距今约720年,殿内木构件含普柏枋、月梁、斗拱、驼峰、蜀柱均具宋代建筑之特征。

山门耸立 虎溪书院

  观音阁是龙兴寺中轴线上最北端的重要建筑,为三重檐歇山式两层阁楼。面阔三间,建筑面积215.6平方米,台基四周不露明,围檐墙,上檐施五彩斗拱一周,二檐撩檐坊下施丁头拱,四角下置圆雕斜撑,脊吻鳌鱼及翘脊凤凰均为琉璃饰件。此阁上层用作藏经楼,下层供奉观音菩萨,故名。观音阁修造年代不详,从上述特征看,应是清代早期建筑。 (来源:三湘都市报 文/易禹琳 图/陈仁省)